Home » 王亭之專欄 » 談「廣府話」 (page 4)

談「廣府話」

需要一本好字書

王亭之說,生活語言不能以韻書作為標準,可能有人抽秤,當我們不識一個字的讀音時,怎樣去學識它的讀音呢? 問得好。這其實需要一本正確紀錄生活語言的字書。歷代韻書的編彙,其實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但時間一久,語...

Read More »

對聽眾觀眾負責

何文匯慣稱之為「廣播員」的傳媒人士,可能以為,要將「呂不韋」讀為「雷阜圍」;要將「貝聿銘」讀為「貝月明」,不關他們的事,所以便堅持傳播病毒,毒害在加拿大學中文的青少年。因為他們常傳播的病毒音,只是「構...

Read More »

「病毒音」雙重標準

即使用《廣韻》為「圭臬」,何文匯亦採取雙重標準。王亭之已舉過例,「鳥」字,《廣韻》讀為diu,在廣府話是粗口動詞,他便立即認為這只是「本音」,不必依從,應讀為niu。這便即是忽然以生活語言為「圭臬」,...

Read More »

朗誦《千字文》

「粵語文化傳播會」的網站(www.cantoneseculture.com)最近新添了一項內容,由王亭之朗誦《千字文》,潘國森註解。 《千字文》原是梁武帝用來教王子的書,他命文學侍臣集會王羲之一千個字...

Read More »

年宵市場簽名活動─「陸」續容「易」打「死」病毒音

王亭之發起的「抗病毒音運動」,於挨年近晚之際,本已準備休息,然而湖濱年宵市場(金豬年宵賀新歲)卻贈送王亭之一個攤位,624號,取意「陸續容易打死」病毒音,此攤位可以收集簽名,派發傳單。 義工們得知此訊...

Read More »

在溫市談「病毒音」

王亭之因事到溫哥華三日,臨回程前一天,本來想約文化界朋友下午茶一度,誰知卻給人邀上一家電台做「嘉賓」,談談病毒音問題。 於入廠前,王亭之跟主持人約法,除「何文匯」外,不提任何人姓名,亦不提甚麼電台電視...

Read More »

是否定,不是爭論

王亭之在圖麟都高調反「病毒音」,正由於高調,香港才有反應,足以證明王亭之並非「激烈」。反應相當正面,甚至有一位高官電郵鼓勵:「一定要堅持到底。」 電視與報紙的傳媒亦開始留意,不過許多年輕的編輯及記者卻...

Read More »

廣東省政府網站論「正音」

廣東省政府有一個「門户 網站」,提到香港的「正音運動」。有一篇文章,討論廣府話稱謂之餘,筆鋒一轉,說道── 「香港文教高層歷來明確表態,香港所用的語言是廣州話,不過奇怪的是其不以廣州話或現時廣州人說的...

Read More »

逢「行」必「恆」

報新聞的人,喜歡將「行」字唸為「恒」音。三月十五日有一則新聞,說加拿大油價受「美國行情」影響,報出來,是「美國恒情」。 光聽「恒情」此音,一定以為是「行程」,那就會以為是石油如何經美國運來加拿大,此「...

Read More »

何文匯「空中樓閣」

何文匯及其培養出來的博士男女,極力強調廣府音等如「《廣韻》」音,於是引來不少反擊。這些反擊都用學術論文的形式,內容一致,紛紛提出:廣府話的來源並不只一個層面。文章很多,其立論十分學術,很難在此一一介紹...

Read More »

報新聞的人 聽清楚了

「語言並非如硬科學一樣,只得一個標準,正音與約定俗成的讀音,可以並存。」 乍聽這句話,一定以為是主張「約定俗成讀音」的人,央求傳媒與香港考試局、教統局,給現存的廣府話一線生機,網開一面,承認它的地位。...

Read More »

試談「彌」音

很多人問王亭之,「彌」字究竟怎麼讀? 廣府話的口音,一向讀之為「離」音,此如「彌撒」、「彌敦道」;有時書面音亦讀為「離」,如《周禮‧春官》:「彌災兵」,廣府人即讀之為「離災兵」。 然而於書面音,廣府人...

Read More »

「病毒音」的離譜例

前一陣,王亭之跟十幾位中文老師座談,才知道他們對何氏「病毒音」所知有限。他們知道傳媒將「購」讀「救」;將「綜」讀「眾」;將「糾」讀「狗」等等,可是卻不知道何文匯還有許多破天荒的新發明,因為這些字,傳媒...

Read More »

指鹿為馬可炆煨

趙高太監指鹿為馬,胡亥二世祖其實並不蠢,辯說道:「這是鹿。」無奈趙公公眾手下一齊駁道:「不是鹿,是馬」胡亥於是並只好相信。 何文匯推銷他的病毒音,手法相同。如果他將病毒音一齊推出,則人人皆知鹿不是馬,...

Read More »

辯論「病毒音」紀實

香港大學語言學會主辦,關於「何氏病毒音」的討論,其錄影光碟最近始寄到王亭之手上,看罷全部討論過程,同看的人笑語王亭之:「歐陽博士原來是駁士,辯駁的駁。」王亭之有同感焉。 潘國森否定病毒音,理據主要有三...

Read More »

誰是缸瓦?誰是青花?

「約定俗成」的語音,究竟是不是「爛鬼缸瓦」呢?當然不是。古往今來,語言音韻學家都承認,「約定俗成」即是語音的標準,除此標準之外,無人有權另行規範。有關這方面的文獻,讀者可以上網www.cantones...

Read More »

語音分裂是政治

港英政府當年,炮製許多「香港形象」,最成功的例子是呂壽琨。呂壽琨雖然寫傳統國畫,卻忽然提出「水墨畫」的名堂,公開宣稱跟大陸的國畫對立,因為香港可以吸收西方藝術,所以在藝術上,香港便可以獨立,廢棄筆墨效...

Read More »

已經開始,希望進步

香港教統局說,這次會考,凡市面上字典有的音都可以接受,這是一次積極的反應,因為在此之前,他們的確有官員受到蠱惑,規定以何氏病毒音為考「拼音」的標準。 香港傳媒亦開始有人回復用約定俗成的語音報新聞了。「...

Read More »

騎馬幾乎變捉棋

中大有一位學者指點王亭之:何博士教授說「騎」字有四個讀音,亭老查查看,娛樂性很強。 王亭之依言查書(自然是那本天書《粵音正讀字彙》)。結果發現如下── 騎字音為「忌」,解釋是「車騎」。 騎字音為「其」...

Read More »

中文老師值得尊敬

王亭之因為講語音,跟一些中文學校教師接觸,雖只講了幾次,但已初步建立了友誼。在課後飲茶閒話,覺得他們真可算是有理想,盡義務的一群,雖然薪酬不高,可是他們仍然負責,想對語音多點瞭解,教學生時不致誤導。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