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姬主播講漢奸音 🔥

 

對於粵語視頻,王亭之相當喜歡屈機TV,三位嘉賓都有水平,尤其是彭教授,真有點似老薑,令人回味。但是看「屈姬主播」,我就愈看愈生氣,那位主播小姐,沿用何文匯的所謂「正音」,而不知這其實是漢奸音,語音與視頻內容衝突,令人愈聽愈生氣。

譬如「機構」,她一定要讀成「機救」,所以「構造」就變成「救造」了。王亭之曾經說過,萬事都有預兆,將「構」讀成「救」,加上將「綜」讀成「眾」,香港一定有一場風波,弄到大眾都要人救,果然就有顏色革命事件出現了,破壞公眾設施,堵塞馬路放火,攬炒香港等等事件,結果都要人打救。

何文匯所推出的正音,其實有政治背景,王亭之已經有文章及視頻說過,這是港英政府推廣去中國化的產物,做得最成功的,就是呂壽琨的畫與及劉殿爵、何文匯的所謂正音了。當年香港政府的藝術機構,奉命推廣呂壽琨的畫,還給呂壽琨一個爵銜,聲勢非常浩大,許多美術評論人,根據西方美學概念,認為呂壽琨的畫符合西方理論,他的畫有藝術效果,而且能用符號來表現出效果,這樣,就否定了中國國畫傳統的筆墨,將筆墨貶到一錢不值,這就去中國化了。呂壽琨那一派的畫,為了製造效果,所以每個人都創一個符號,弄到後來要用砌磚頭做符號了。

至於語音問題,首先由劉殿爵開始,說「時間」要讀成「時奸」,根本不理「時間」與「空間」的讀音分別。何文匯在美國的博士學位是研究一家唐詩,博士後是在美國一家大學的校外課程講《易經》,回到香港,附和劉殿爵,要用《廣韻》來「訂正」粵音,他的做法,等於說《廣韻》成書之後,中國各地方言都立刻依《廣韻》的音,這樣做,當然十分荒謬,因此得到劉殿爵的賞識,才能夠入中文大學做劉殿爵的助手。他比劉殿爵聰明,先由說「懶音」開始,批評許多人將粵語的發音變成懶音,這批評當然對,因此他的說法就得到認可。例如他說,將「恆生銀行」讀成「痕身銀行」,那便是懶音了,一舉例,就受到歡迎。

好了,批評懶音成功,何文匯接着就推廣他的漢奸正音了。由香港電台協助,無線新聞部跟隨,香港回歸之後,還得到一位女人大協助推廣,在中小學規定要用這些漢奸音。他說粵語的正音,一定要依照宋代《廣韻》一書,便拿出黃錫凌的《粵音韻彙》來做證據,其實黃錫凌不是廣東人,也不是音韻學家,他的書不能作為根據。王亭之在這個時候提出反對,提出六個問題叫何文匯回答,提出許多音韻學家的觀點,叫何文匯反駁,何博士教授卻只用一句話來回覆,「多查字典可以減少錯讀」。不過王亭之的反漢奸音文章,都算起到點作用。廣州視頻曾經用何文匯的音,結果受到廣大反對,廣東的音韻學家,聯同港澳音韻學家開會,正式否定何文匯的音,還編輯了一本《廣州話正音字典》,於是廣州的粵語視頻才擺脫了漢奸音。可是,何文匯訓練出來的博士學生,卻說:我們沒有否定甚麼讀音,只等於吃飯,有人喜歡用缸瓦,有人喜用青花瓷,你喜歡選用甚麼便用甚麼,我們選的是青花瓷。

在香港大學辯論粵音時,他也提出這套理論,於是根本無法辯論。

為甚麼王亭之說他的「正音」是漢奸音呢?因為當時港英除了推廣呂壽琨的「香港藝術」之外,還曾經想製造香港音樂,所以捧過林樂培,想將林樂培變成音樂界的呂壽琨,可是林樂培正直,不受其愚。王亭之還可以到現在才爆料,在亞視的「成仔」入獄之後,一位高官曾找王亭之談話,說準備邀請四大地產商收買亞視,配合香港政府將亞視辦成一間民資的香港電視台,推廣香港化的文化藝術,想邀請王亭之來主理。王亭之當時找過一些電視人來談此事,這些電視人正直,勸王亭之不要接手,此事因此作罷。

由以上的港英政府作為,便知道在香港回歸前夕,港英政府想將香港的文學藝術都去中國化,所以曾有高官質疑王亭之,說何文匯說的是「香港音」,香港音有何不可?從這些作為,王亭之就絶對有理由說,呂壽琨推廣的是漢奸畫(不過呂壽琨實在沒有漢奸思想),何文匯的音是漢奸音(他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漢奸)。

現在屈姬主播,顯然是不知厲害,隨口就跟着當年港台推廣,無線新聞部協助的漢奸音,王亭之覺得她很可憐,她甚至可能在學生時代,就被逼學識這些漢奸音,這樣的青年人,相信很多很多。王亭之雖然曾提倡(不是提唱)抵制無線新聞,王亭之的弟子不准在無線新聞賣廣告,不准收看無線新聞節目,並叫弟子向朋友推廣這個意念,但現在卻不想叫弟子抵制屈機TV,否則就對不起那三位嘉賓,尤其是彭教授。

王亭之已退休多年,已經不寫報紙專欄,這篇文章可能對屈姬主播沒有作用,不過無論如何,我都覺得這個女孩子可憐,甚至有點可惜。

 

back cat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