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最新文章推介 » 讀者來稿 – 當前的中國對策

讀者來稿 – 當前的中國對策

– 廖平原

又是庚子年,全球災殃突至。新冠疫情未完,世事卻已迥然。首先控制了病毒的中國,飽受美國為首的諸多國家攻擊,甚至公然要求中國賠償,實為始料所未及。

美國真厲害,明明有些科學家的研究數據,指出發病的源頭可能在美國,但他以抺黑中國為主流,居然引誘到德、英、法、澳附和,甚至連印度、意大利、奧地利,以至非洲國家,都將矛頭指向中國,都想着庚子賠款。印度大開口,要中國賠償二十萬億美元。

對於来自海外的指責與索賠,中國不能不理,因為美國污名的用意已經達到目的,各國發聲對中國已經愈描愈黑。中國雖然作出種種辨解,提出由科學家來決定發病的源頭,同時用時間表來證明中國沒有任何過失,但中國傳媒的力量不敵八國聯軍,相信許多國家的人民都會相信那些抹黑的鬼話,難怪蓬佩奧十分得意。

抹黑中國要求賠償,固然可以孤立中國,但最重要的目的,恐怕真的會搞秋後算賬。美國已經聲明,疫情平定之後,會採取行動,這便是八國聯軍一定會興師動眾來作調查,調查的結果不問而知,因為是由美國主導,當然會判中國有罪。因此,中國現在就要採取對策,在疫情中作出決定,千萬不能等到疫情過後才來見招拆招。

令人痛心的是,許多中國網民竟然主和而不主戰。歷史證明,自宋以降,在主和派得勢之後,都沒有好下場。中國有宋一代陽剛之氣漸少,對外委曲求全,對內則強壓主戰派;再加上不想二帝還朝,宋高宗甚至屈死岳飛。明、清二代的主政者,繼承南宋的傳統,為了私人利益,大多主和而不主戰,所以到清末,中國便已經變成殖民地,是故便有辛丑條約、庚子賠款。庚子賠款還不止一次,1840年與1900年共有兩次庚子賠款,莫非我們主和,還要來第三次?

有了這些歷史教訓,中國非戰不可,戰則能和,不戰反而不能得到和平。因此,中國首先必須讓全世界知道,中國完全不畏懼與世界全面脱鈎。在當今的大爭之世,在可能的軍事威脅中,在群狼環伺的氣氛下,中國不能以善良之心度掠奪與洗劫之腹,不能僅僅是口頭抗議與遣責,中國須要表現强力反擊的力量。中國更須要顯示以戰止戰的雄心和勇氣。如果中國果斷宣佈管控生產與備戰,將台灣、香港、澳門等地包括進来,以决絶的姿態實施戰時管理,可能任何國家都不會選擇開戰,對中國的圍堵、封鎖與指責也會漸漸消散。中國可以是真正维持世界和平的力量。

應對可能的軍事威脅,中國可以用進入戰時狀態為由,重新徵集已退伍的老兵和武警;更為重要的是,中國須要開始爭奪第四维空間優勢。未來改寫戰爭结局的,已不是海陸空三軍,而是天軍了。

在對外經貿上,中國可以利用行政手段和各種經濟槓桿强力反擊,包括世界各國依赖中國的抗疫物資,中國稀土和各種工業原件,都可以實施戰時管控。在當今事實上的經濟戰時狀態,中國須要外爭國權,内懲國賊。

在產業政策上,中國須要降低制度、金融與房地產成本,重新建立中低端競爭優勢。中國也須要優化實體經濟的債務結構,推動產業結構調整與科技創新,並抑制資產泡沫的惡性擴張。資本積累率降到負值,加上民間天量債務,說明中國在現有的國際分工中,利潤極低。趁此機會中國須要改變中國商品──美國貨幣的全球化分工體系和貨幣循環體系。中國不能繼續成為美元的終端信用,繼續以自己的優質資產、商品和勞務力出口海外,支持美元維持其世界貨幣地位。

中國自宋之后的歷史顯示,禍害更多是在蕭墙之内。因此,漢奸內鬼須要整治。央行近日石油期貨虧損數百億元事件,說明了一定有內鬼才會虧蝕。與除奸同時,中國需要重塑學術與文化系統,更須要戰時管控從屬於學術與文化系統的輿論與媒體。實施戰時管控,這樣,才能是對中外第五縱隊的管控。

面對疫情带来的混亂與危機,有人認為現在正是中國人民幣石油结算系統,以及人民幣全球貿易結算系统出海擴容的最好時期,也是推廣一带一路和「貨幣互換協議」的最佳機遇。只靠内需和基建,中國難以走出美元施壓的陰影,也無法全面化解危機,唯有聯合世界各國一起加快、加大去美元化的步驟,才能從危機中拯救全球經濟。

中國也須要廣泛的國際聯盟,如果俄羅斯等國宣佈不會對圍攻中國坐視不理,將是對世界和平的强力支持。

一個偉大的文明立足於世界,必然要面對其他文明的競爭。不敢面對競爭,就會被淘汰!一味苟且,放棄戰斗,摇尾乞憐求生,則必死無疑!面對强敵,暫時的忍讓是為了最終的崛起與反擊。

五一勞動節將至,我們更要否定「不勞而獲」,要鼓勵勞動致富,實業興邦。

本文部分資料來自網絡。

此外,我覺得談錫永上師一定會有特獨的見解,所以我才將這篇文章投寄「坎坎胡」網站,請談上師予以點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