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玄空

談玄空

庭園風水

連日來王亭之後園賞花的人,絡繹不絕,許多人乘機問及風水設計,因為連種花草都關及風水,聽起來似乎很新鮮,而在江湖上行道之輩,恐怕亦只能支吾其詞,未必能找出一本古籍來做根據,且連古籍之名亦不知也。於是一聽...

Read More »

螺旋梯,盤陀煞

樨樨打算回圖麟都定居後,忽然向王亭之提出一個問題:「許多住宅都犯盤陀煞,爸爸有沒有提出來談過?」 所謂「盤陀煞」,即是旋轉樓梯,轉的角度愈大,煞愈重,因為似是一個盤旋乏力,將要倒下的陀羅(廣府人稱為「...

Read More »

何以會推廣「盤陀煞」?

談到螺旋樓梯,其實是古人一向禁忌的「盤陀煞」,王亭之其實有點感慨。 這種旋轉樓梯,不知是誰人提倡的傑作。香港、台灣、美國,都沒有什麼人用旋轉樓梯,唯獨圖麟都卻極喜歡用。用的原因,是避免門口對正樓梯,這...

Read More »

建築界反對螺旋梯

樨樨請客,一共五位建築師、一位建築系教授,皆主流社會知名之輩。王亭之作陪,居然還可以用英語來應酬,連樨樨都覺得奇怪。 席間談起「螺旋梯」,這回輪到王亭之覺得奇怪,原來座上客無人不反對用此設計,只是徇建...

Read More »

有「螺旋梯」且勿慌

樨樨向童松興透露「盤陀煞」之後,各方面反應強烈,王亭之因此須要將此問題逐步澄清,以免引起驚慌。 首先,家有「螺旋梯」的人不必吃驚,應先了解「盤陀煞」的克應。除非是凌空而起,居中矗立,而角度又大的螺旋,...

Read More »

螺旋梯兩大病

自從「盤陀煞」的問題提出以後,連主流社會都有反應。一位有地位的建築師跟樨樨閑談,即歷數螺旋梯的毛病。其中兩點是–螺旋梯對上年紀的人不利,人到五十以上,骨節開始疏鬆,落普通的樓梯,不必用力,...

Read More »

地產經紀應做的事

華人社會,特別是新移民,目前若想保存元氣,首先要影響房地產經紀,要他們知道,濫用「螺旋梯」實在對華人社會不利,為長遠計,他們應該影響建築商,要他們放棄凡住宅必用「螺旋梯」的成見。 如果房地產經紀不合作...

Read More »

如何改動「盤陀煞」

「盤陀煞」如何改,要分別很多情況,屋向、地勢、樓梯的形勢,都影響及此煞的性質。目前的「盤陀煞」,大致而言,南北向的屋不利財,東西向的屋不聚丁,影響老人健康。 照古書的記法,此煞住三年後才發動。但若是「...

Read More »

直衝之水有吉凶

王亭之自受命傳法之後,便不談術數,連術數書都不寫。但近日隨樨樨到處勘風水,又接觸到一些地產經紀,知道一些「經紀風水學」,為破其疑,遂略談一二,以釋群疑。這些問題,其實由樨樨來談更好,可以圖文並茂,更易...

Read More »

「水法」第一講「排龍」

古人風水之法,十分精微,若無人指點,則雖讀破萬卷書,亦猶夢夢,此中「水法」,尤其重要,以一切道路,包括屋內的通道,盡皆「水」也,若不知水法,定然誤盡蒼生。 看水必先看「排龍」。王亭之去到一戶人家,對宅...

Read More »

「丈量」即是量「排龍」

古代堪輿家看「排龍」,以八呎長的手杖為工具,一杖一杖地量,稱為「杖量」,如今則已通俗地稱為「丈量」矣。更現代,稱為「測量」,蓋已用鏡來「測」,而非用杖來量,故同樣量度地皮,亦數變其名。 如今樨樨跟她的...

Read More »

再答「盤陀煞」

每周二,必有人來素食館問王亭之,關於螺旋梯的事,他們攜備照片,或屋宇平面圖,誠意之至。因問者太多,故不妨再在此公開說明「盤陀煞」這個問題。 凡「盤陀」,必由頂向下望,但見層層盤旋而下,然後才構成此煞。...

Read More »

風水師來信自懺

香港轉來一封來信,乃馬來西亞一位職業風水師所寄。這封信,可以說是「風水師懺悔錄」,所提出的問題,亦足令人深思。 他讀過王亭之一些書之後,「汗流狹背,無地自容」,因為他「就如書中所形容的江湖術士無異」。...

Read More »

江湖術士挨鬧記

王亭之因整理「玄空水法」,於是乘機整理一些古籍。這些書,如今能讀者恐已不多,不整理一番,再過幾十年,便真如天書也。 整理到蔣平階的《平砂玉尺辨偽》,才發現這位玄空宗師原來脾氣甚大,罵起人來,指斥入骨,...

Read More »

寫書有如「交代後事」

王亭之十二月大忙,雖閉門謝客,且少出外,依然忙到眠食非時,晨昏顛倒。 這次忙,說得不好聽,真有「交代後事」之意。蓋於七十年代初,王亭之遇劉惠蒼老人,惠老要收王亭之為弟子,傳以「中州派」術數,王亭之從學...

Read More »

香港富人不快樂

香港人重風水,連董特首都不例外。夫,董特首者,無非為中上富人耳,大富之家,當然更重風水。 可是這幾年,卻似乎沒有哪一家大富之家快快樂樂,一味出新聞,令人難受。 這證明什麼呢?證明風水師的工夫,未能令人...

Read More »

玄空的秘密

玄空的秘密,一向保存在中州派手上,一代一師傳一徒。然而在明末清初之際,忽然出了一位蔣大鴻,著書立說,廣宏玄空。並為此跟當時流行的「三合」派展開筆戰。此筆戰延綿百多年,至嘉慶、道光之際,無錫出了一個章仲...

Read More »

「大玄空」無益世道

王亭之計算大玄空,有「末日大難」之感。坦白說,今年飛星其實尚未大壞,只壞在東南亞而已,可是竟然波及全世界,連圖麟都亦受影響,此即今日社會結構不同古代之故。古代的祖師算「大玄空」,可以孤立一地一地來算,...

Read More »

「王亭之師妹」往事

一直以來,都有「王亭之徒弟」在行走江湖。澳洲有過一個,羅省有過一個,據說紐約亦有一個,不過此人如今已轉口風,「聽過佢講,不過冇嘢教」。 至於三藩巿,「王亭之徒弟」之興起,乃兩年間的事,此人居然上電台傳...

Read More »

並非瘟疫提前到

依大玄空,今年許多地方有瘟疫。港、台皆然。然則香港的「禽流感」何以提前出現,王亭之百思不得其解,反覆推算,終難明其所以,以致通宵達旦。 樨樨卻提王亭之曰:「如果照從前的科學,可能直至今時今日還未知道有...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