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1 slide4a slide5 slide6 slide8 slide7 picture8 slide9 slide2 picture1 picture2 picture6 picture5 picture4 picture3 slide11 letter

Recent Posts

悼念仙藩甯波車

我的好朋友、敦珠法王的兒子仙藩甯波車(Shenphen Dawa Rinpoche),於四月十五日凌晨入湼槃。事前無病。  我跟仙藩兄妹三人來往得最密切的時期,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敦珠法王來港傳法,並賜給我兩次阿闍黎灌頂之時。這兩次灌頂,一次是二十多人同時受灌,一次是在法王房間秘密受灌,正由於這次秘密受灌,所以他們兄妹便跟我來往得特別密切,好像我也是他們的家庭成員,現在真的非常懷念那段日子。仙藩沒有多談佛法,但我知道,他對法王所傳的法,實在相當理解,所以他有如我的導師,或者說是顧問。舉例來說,我對法王說的snang ngos,始終無法理解。他便解釋說,你可以把它看成是 The manifestation aspect,但其實不是,因為這其實是一種功能,如來法身的功能,由這種功能,我們才能顯現,這樣一說,我便可以將 snang ngos 跟阿陀那(Adāna)聯繫起來。   後來一段時期,他沒有跟敦珠法王來香港,所以便比較疏遠了,不過,他還是很關心我,那時,他已經學習法王的「敦珠寶藏」(Dudjom Tersar),他受法王之命,將敦珠寶藏一些儀軌譯成英文,轉來給我,囑我譯成漢文,不過他說,法王不主張我修習這些儀軌,我仍應依照法王的系統教授來修。接着,他又將法王的「遙啟上師讚頌」(Bla ma rgyand ’bad)連同他的釋論寄來,要我們譯成漢文來唸誦,我們便是這樣斷續地有所聯繫。他這篇釋論,充滿大圓滿道的法要,如無證量,很難寫得出來。   記不清是那一年,他說要在尼泊爾舉行一個長壽法會,祈禱他長壽住世,我便作了一些供養,法會完結後,他賜給我一大包長壽丸和甘露丸,我放在書桌抽屜,不幸約於 2003 年,我的書房着火,剛好就是燒了整個抽屜,甘露丸和長壽丸都燒掉,這是我終生引以為憾的事。   最後一次跟他接觸,是他催促我翻譯法王的 The Nyingma School of Tibetan Buddhism,在多年前,他已經建議我翻譯這書,除了 Gyurme Dorje 的英譯本之外,他還寄來藏文文本,可是我卻因為事忙,一直沒有完成任務,所以他便加以關注,因此,我便將此翻譯事務交給弟子完成,我則詳作校訂,目前此翻譯本已經完成,分成兩本。我一直想將翻譯本送給仙藩甯波車作為記念,但卻找不到聯絡他的方法。   前幾天,有一個弟子得到信息,說仙藩甯波車將舉行長壽法會,有一個贊助法會的網址,我 知道此事後十分高興,便想叫弟子聯絡他。然而,於四月十五日凌晨,我心中便忽有感應,於是我馬上叫弟子依網址聯絡,這才知道仙藩甯波車即於此時入般湼槃,聞訊之後,徘徊往事,不勝傷心,因此我寫了一篇悼念仙藩甯波車的讚頌,其文如下:   生於揚雷飄雪地 大伏藏師遷轉身 亦是祖父三代身 兩重因緣甚殊勝   末法世間似亂絲 人如飛絮飄無定 仙藩上師金剛杵 鎮於俗世作調伏   西方弘法四十年 敦珠寶藏持法者 法如甘露灑法雨 為此世間除熱惱   師如一朶青蓮花 倔出污泥放清香 證入清淨大平等 無作意入大圓滿   普賢利他為法號 故當重來作事業 自利而能利他人 三金剛字光華滿

Read More »

定中見到港獨成功

香港近日忽然大熱閙,建制派譴責戴耀廷,泛民人士紛紛集會支持,據說還扯起港獨的標語。港獨人士跟台獨人士一樣聰明,因為中國現在要應付貿易戰,所以台灣的賴清德不斷強調自己是台獨工作者、台灣行政院長,港獨人士便亦敢公開港獨主張。王亭之閉關入定,在定中觀察香港的局面,說出來嚇你一跳,定中境界見到港獨成功,不過是五千年後,亦即西元 7018 年,「香港民主帝制共和國」成立。這個「國家」的成員,都由現在的泛民人士、港獨人士輪迴轉世而來,由此可見,「念力」的重要,只要深心一念,即使經歷五千年亦可以在入定中成功。   這個香港民主帝制共和國的國王,是戴耀廷轉世,他一登基,便想跟美國總統通電話,可惜未蒙接聽,所以他的國家未得美歐各國承認,正式跟他建交的,只有非洲一個國家,名為斯威士蘭王國(Kingdom of Swaziland)。這個國家,有 40%人民染愛滋病,平均壽命 31.99 歲。東宮娘娘似乎是陳方安生轉世,地位崇高,不過已喪失了實權,得寵的西宮娘娘極可能是陳淑莊的轉身,她口齒伶俐,喜歡對國民訓示,如果做官方民意調查,她的支持度是 98%,不過東宮娘娘卻認為民調有做假的嫌疑。東宮娘娘所生的公主格格,非常似毛孟靜的轉身,只可惜一開國,她便給國王派她去和番,所以沒法支持母后娘娘,有民眾懷疑,推她去和番的是西宮娘娘的主意,她們兩人一向面和心不和。   這個國家由西宮國丈當權,官拜太師,兼管各部衙門,很像是李柱銘轉世,他是外戚派的首領。國丈娘娘很像是劉慧卿轉生,她是西宮娘娘的幕後軍師。至於宦官派的首領是總管太監,應該是涂謹申轉世,他手下當權的宦官無數,為首司禮監是小莫子。小莫子很懂得怎樣討好西宮娘娘,所以她是宦官派潛伏在宮廷中的眼線,東西兩廠都要向他買情報,民間猜測,小莫子很可能非常快便取代了總管太監的地位,難怪總管太監爺整天面黑黑。   統領香港民主帝制共和國三軍的兵部尚書,看起來有點像是梁國雄轉生,他手下有大軍五百人,海軍三百、空軍五十、陸軍一百五十。有外國情報認為會有食額,實際人數只有五成,當國王閱兵時,臨時拉夫湊數。兵部尚書親美反中,所以當時的海軍,見到美國戰艦便鳴笛敬禮,見到中國的戰艦便跟踪監視,甚至指使漁船與遊艇向中國戰艦衝過去,中國戰艦連忙退讓,怕人說是以大欺小。兵部尚書爺還對澳門記怨,他前許多生曾給澳門海關的人毆打,他掩着面說:「不要打我個頭,不要打我個頭。」有此因緣,難怪他會派海軍去監視水翼船,十分影響澳門賭場的生意。   刑部尚書有點似梁家傑轉世,他是外戚派重臣,十分熟悉法律,連放個屁都要查一查有沒有法律文字依據,無法律明文依據的事,他便可以挑出來作選擇性反對。此派還有疑是姚松炎轉生的工部尚書,跟兵部尚書合作得非常之好,計劃由國家自產飛機、戰艦、坦克車,與土木工程毫無關係,因此宦官派對此肥缺甚為不服,只可惜他們絶對鬥不過得寵的西宮娘娘。幸而內務府亦是一個肥缺,所以兩派利益平衡,由是不發生衝突。   走中間路線的是禮部尚書,他很像是由何文匯轉生,所以他最大的功蹟就是建立香港民主帝制共和國的新粵語,跟中國廣東省的粵語劃清界線。他這個禮部機「救」,「廓」充得甚大,全國的大、中、小學都由他統領,一律教授他發明的獨立王國語音。   吏部尚書和戶部尚書兩人,王亭之不認得,可能是由如今的新仔轉生,難怪那時的許多大臣和太監,都無法一一確認。但奇怪的是,在定中找來找去都找不到何俊仁、黃毓民的轉世身,莫非都上了天道,抑或成為非人阿修羅。   定中境界如是,待五千年後王亭之再來人世,一定去做這個香港民主帝制共和國的小民,那時候,既有民主、自由、人權,又有缺水、缺電、缺食交迫,所以王亭之在定中見到自己的轉生,既快活(因為有民主、自由、人權)又淒涼(因為缺水、缺電、缺食),不過,還非得擁護這個國家不可,否則,連賣一篇文章都賣不出,因為傳播部尚書(新設的官制,是黎智英轉生)雖然極力主張言論自由,但對不滿意的文章郤一定發動口誅筆伐,當時的王亭之曾發表一篇文章,題為「香港民主帝制共和國萬歲」,發表出來變成「方歳」,立即給刑部尚書逮捕,質問王亭之有那條法律可以成立「方歲」一詞。 在坐牢放風時,見到一大群女囚犯,仔細一望,疑似是林鄭月娥、范徐麗泰、葉劉淑儀、羅范椒芬,以及好像是譚惠珠、李慧琼、梁淑儀、汪明荃等人的轉身。她們真的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王亭之對她們說:「唉,五千年前,妳們就應該估到五千年後的事。」汪阿姐最爽快,立即答口唱道:「唉,佢雖然捐了三大萬,可憐一樣要受徒刑呀。」唱完之後還甩水髮,王亭之唱道:「唉吔吔,最怕是五刑侍候,要妳地受劓刑呀,妳冇咗個鼻時,點樣扮劉金定。」一眾女囚犯哄然拍掌,於是獄卒向天鳴槍喝道:「舊時的王亭之,你挑撥她們作反呀!」所以一驚之下,立即從定中醒來。   這篇文章不負法律責任,因為是記錄定中境界,若然定中的境界都可以入罪,五千年後就不會有這個「香港民主帝制共和國」了。

Read More »

以為打勝,提防打輸

  目前中國局勢,有兩件事值得警惕。第一件是中美貿易戰,第二件是對台灣的政策。   中美貿易戰,許多網民以為中國已佔先機,肯定美國一敗塗地,我認為這是過份樂觀,如果中央以樂觀情緒來決策,恐怕會一敗塗地。   現在的情形是,中美雙方一接觸,便見到美元下跌,人民幣上升,有些人即因此而高興,我卻看到危機,這危機有點像 1985 年的「廣場協議」,弄到美元不斷下調,日元高速上升,結果美國一個反抽,日本便陷入經濟衰退,這傷口至今還未痊癒。網上也有人討論過這個問題,可是卻幾乎全面說中國不會掉入「廣場協議」的陷阱。理由是,中國經濟的底子厚,外匯儲備多,跟當年的日本完全不同,這便是筆者擔心的過份樂觀。   先談一談筆者親身目睹的現象。   1986 年底,筆者到夏威夷,有人帶筆者到海邊去看一間有自用海灘的豪宅,叫價75 萬美元,筆者想買,然而老夫人卻說:「你自己來住,我不住。」於是當然交易告吹。及至 1987 年 3 月,地產經紀給筆者看成交紀錄,這間豪宅以 350 萬美元的高價賣出,筆者嘩一聲。且慢,不要那麼快就嘩,當年 6 月,這豪宅再轉手,成交價是 620 萬美元。為甚麼房價如此颷升呢?原因是日本人開始到夏威夷買房屋。   日本人起初是個別來買,後來是組團來買,兩種買法不同,個別來買的人,是坐着經紀開的豪華轎車(limousine),七、八個經紀仔陪着他來遊車河,他指着一間房屋,說這房子看來不錯,立刻就有經紀下車,敲門問屋主,是否願意出賣,業主說不賣,經紀便說可以賣 100 萬美元,業主搖頭,經紀便出價 200 萬、300 萬……,那些夏威夷土著一生人從沒看過那麼多錢,自然立刻成交。有一個日本買家,一天便買下八間物業,電視台訪問他,是否看好夏威夷地產,他說:「不是,我只是用我的零用錢(petty cash)來買,地產漲跌與我毫無關係。」這一回答,傷盡了夏威夷人的心。   至於組團來買的人,屬於第二流買家,他們每人買的只是一、兩間房子,數量不多,而且也不是絶對不計較價錢,不過有一個好處,就是人人是必要買,因為不買便丟面子,所以整團人的成交量亦相當可觀。那時候,筆者真的埋怨老夫人,因為還是租房子來住。   那個時期,日本人瘋狂在美國置業,所以連電視節目都說,日本人是美國的業主。在拉斯維加斯看「脫口秀」(talk show),主持人問台下有那位是日本人?台下立時舉起原始森林般的手,主持人深深躹一個躬,說道:「我沒想到美國的主人有這麼多,有誰想買下這間賭場,我做經紀。」於是便聽到那些美國人的苦笑了。   如此好景沒過多年,日本人便紛紛賣樓了,100 萬買回來,50 萬便賣出去,傳媒特別留意那位 petty cash 買家,報導他一共虧了近 2000 萬美元,在日本的公司破產,夏威夷人當然人心大快。為甚麼會局面逆轉呢?那便是因為美元反抽了。你以為日本沒有豐厚的外匯儲備麼?日本當時是持美元債券最多的國家,情形跟目前的中國一樣,可是日本就是不敢賣美債,假如賣,日元更加劇跌。   見過這個情形,筆者真的有點擔心,人民幣目前根本沒有取代美元的力量,亦不是人民幣升值生產同時增量,升,只是因為美元跌,一如「廣場協議」時的情況,所以只是虛升。在此情形下美元很容易反抽,此是,有很多手法可以打擊中國的經濟,更何況目前中國的經濟已有許多弱門,若不能將這些弱門一一化解,中國金融就可以給人聯手做空,一如當年做空 A 般,弄到李克強要拍桌子罵漢奸,據說,結果中央損失了 27 億。   假如中國不對此提防,目前自以為勝利的人,便有如當年買起整個美國的日本人,恨錯不迭。     目前中國對台灣是採取統戰的方式,三十一條惠台政策一出,台灣其實十分緊張,然而,筆者卻對這政策有點擔心,假如真的有大量台灣人士到大陸發展,中國是否真的可以妥密安排。台灣人難道真的個個都是精英?若非精英,自然會感到失落,那時候就會影響台灣人對大陸的印象。「你睇我個仔,在大陸衰咗返黎啦。」(這句話閩南話怎麼說?)他們能返回台灣還算好,假如百事不成,無面回鄉,這些人中國怎樣處置。   筆者的兒子在台灣算是名教授了,問他是否想去中國發展,他答得很好,目前人際關係良好,台灣生活指數又低,回去賺多一倍工資,可是生活指數高,可能得不償失,而且要從新建立人際關係,所以還是不變為妙。這就可以代表學者的顧慮了。   …

Read More »

不要慌,世界總算平安

雜談一下目前的時局。 1、中美貿易戰,初來時聲勢汹汹,那些習慣攻擊中國的網站立即發表文章,說中國可能因此損失 3,000 億美元,由此導致經濟崩潰,習近平的日子很不好過,甚至會因此動搖他的政權。筆者為《信報月刊》作年運預測時,一點都看不到中國動搖的迹象,但這些文章卻說得頭頭是道,徵引很多數據來支持他們的論點,當時筆者真的有點吃驚。誰知只過了幾天,情勢立時緩和,這便正如筆者所說有一些小動作來干擾,但結果安然無事。現在照情形來看,中國只需像徵式作一些讓步,那個神經總統就會借階下台。 神經總統目前自身難保,通俄門、性醜聞,都可能招來彈劾,歐盟、日韓、加拿大、墨西哥,雖然在貿易戰中跟他和解,其實都有損失,因此絶對不會因為中國的強硬便跟美國聯手,看起來,神經總統的貿易戰會變成雷聲大雨點小而收場,中國可能有些損失,亦只是皮外之傷。 2、朝鮮問題,起初亦局勢緊張,亦有網上文章預言,中國可能因此引起劇變,習近平的統治動搖。甚至有些文章說,可能會爆發核子戰爭,中國亦被捲入其中,所以共產黨會倒台。筆者的預測,說朝鮮無戰事,現在果然局勢完全緩和,美國居然肯跟朝鮮舉行領導人會談,所以那些網上文章,無論如何引經據典來分析,可能因為有既定的反中立場,實在不足為信。 3、筆者的預測,說台灣星象甚劣、群魔聚會,果然局勢一變,美國頻頻出手,連續兩招踩上中國的紅線,台灣政界人士十分高興,有如小狗失路,忽聞主人的呼聲,那個賴清德立刻踩線,說台灣本來就是一個主權國,只是中國想來吞併,這種言論,連李登輝、陳水扁都不敢說,所以筆者的預測已有應驗。如果台灣政局人士如此得勅,恐怕真的會引起一場戰爭,所以筆者建議蔡英文要主動向中國輸出誠意,不過從目前的情形來看,美國一個副助理國務卿來台,她已親自出面招待,那是有如總統招待副處長,現在只能希望台灣自求多福。照星象來看,台灣只需表現出一些善意,例如不派地方首長去美國示威,對美國來人表示低調,更不歡迎美國戰艦停泊台灣海港,相信中國立即對台灣就會改變態度,這是台灣的一線生機,未必沒有可能發生。 4、香港方面,果如預測,官司纏綿不斷,這不單是訴訟者的問題,法官律師其實亦有問題,鄭若樺的位子很難坐,如果情形繼續發展,相信大陸會出手來整頓法律界,那時候,反中人士當然呱呱叫,甚至國際輿論亦罵聲沸騰,但中國若然出手亦一定不會退縮,這便是香港的星象了。 林鄭特首目前是想兩邊討好,以為討好就可以以和為貴,這做法其實有問題,捐三萬元給民主黨,不如捐三萬元給老人家買生果。以和為貴亦要給一些壓力,你看,戴耀廷居然在台灣有意踩紅線,然後還說自己不主張台獨,因為沒有一個朝代不會結束、沒有一個統治者不會下台,意思是說,他說的是千百年之後的事,是未來的世界,所以誰也不敢擔保,台灣永遠不會成為共和國、香港永遠不會成為共和國。這樣的解釋分明強辭奪理,如果縱容,那麼香港人便可以公開鼓吹港獨,因為誰也不敢說一百萬年內香港不會成為共和國,請問,林鄭的和解思想如何應付? 要和解,亦應有一個堅定的立場,現在看看,凡反中者必得輕判,鄭律政司對此毫無反應;再看,凡親中者必受重判,律政司對此亦無所作為。在這樣的情形下,三萬元可以和解得了嗎?還有,一地兩檢居然阻礙重重,英法一地兩檢、美加一地兩檢,都從來不需經過立法機構通過,由行政措施便可以成事,這便是因為林鄭志在和解,所以才不敢用行政措施來拍板。所以現在法律界和議員便出來質疑,基本法有那一條可以准許一地兩檢,為甚麼他們不問一問,一地兩檢違反了基本法那一條。一切行政措施,假如都要在基本法中找依據,而不是看它有沒有違反,那是絶對不合理的事。假如說,增加老人的生果金,要看基本法有那一條可以派錢,那是不是荒謬的事。由此可見,現在的香港政府事事示弱,反不如梁振英應強則強,他的錯處只是強得過強,那總比應強反弱好得多。可惜葉劉淑儀運氣太好,連參選特首這樣的衰運都逃過,如果她的運氣比林鄭差,當選特首,目前政府的情形應該有所不同,這才是香港之福。 不過不要慌,香港始終平安,因為除了天災,世界總算平安。

Read More »

台灣是燙手山芋

台灣問題比香港問題複雜。香港雖然港獨人士活躍,但願意成為中國人的市民實在佔絶大多數,現在的反中人士,核心人物只是極少數,由他們鼓吹了一批人來盲從,其實人數亦不多,因此即使出重手打擊港獨、自決,亦不會受廣大市民反對,甚至還受大多數市民歡迎。台灣則不同,真願意接受統一的人數,據說,估計只有百份之二十,還有一些願意接受統一的人,則是一些台商。現在中國向台灣人招手,吸收教授與學生,還向台灣人發旅行證,因此接受統一的人數已有增加。可是,依然有一大批深綠人士,其中包括六百多萬日裔台藉人,算起來,反統者總數恐怕會超過百份之五十。所以蔡英文才老神在在,有膽去中國化、去中華化,簡直想把台灣人不當成中華民族的人,在這樣的情形下,統一台灣便變成是燙手山芋。             如果是文統,可以說絶對沒有希望,你看,連國民黨都提出「不統、不獨、不武」。國民黨有一個集會,有人站出來喊道:「統一中華」(還不是「統一中國」)。黨主席吳敦義立即說:「現在不是統一的時機」,還說:「一百年後可能就會自然統一」。所以國民黨亦絶對不會支持統一,他們只是想得到中國的利益,同時維持現狀,最好是維持一百年。真正主張統一,只有兩個小政黨,小到無可再小,號召力亦不足,說搞甚麼統一聯盟,也只是表態而已,不足影響台灣人的思想。如此對比勢力,便足見文統是不可能的事,中國用盡統戰招數,亦很難得到台灣的當政人士來作和談,因為和談對選票不利。             假如武統,台灣當然不是中國的對手。現在的台獨人士以為一定得到美國跟日本的幫助,這絶對是夢想。美國人目前在台灣搞很多小動作,甚至說要在台灣駐軍,可是後來立即改口說,只是派一些便裝來保護美國在台機構,由此可見,他們出小動作都要顧忌大陸,何來談得上出兵幫台灣打仗。日本本來跟中國硬抗,大小動作都有,現在忽然轉軚,高官以及親華人士頻頻訪問中國,還想為安培晉三鋪路,有知情人士對王亭之透露,這是因為美國和日本的地震研究機構,都秘密提出警告,三十年內日本會陸沉,所以日本政府便覺得非討好中國不可,否則屆時中國可能拒收日本難民,兩億多日本人,除了中國之外,實在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大量收容他們,所以安培晉三才決定調和中日關係。你看,他以前寧願去見普京,都不願意向中國稍作示好,所以現在的示好,亦分明有特殊的目的。在此情形下,日本決不會為台灣跟中國打仗。如是,中國解放台灣實在是舉手之勞,可是在戰爭時亦有諸多顧忌,不能大量殺傷民眾、不能大量摧毁建築,尤其是古蹟與孫中山蔣介石的紀念堂、不能引發台灣的地震與海嘯、甚至不能大量殺傷台灣的軍隊,他們很多人是獨生子,台灣人很重視子息傳宗接代,殺一個士兵,便可能引起一家人的仇恨。         無論文統抑或武統,問題是統一之後如何管治台灣,如果是台人治台,恐怕問題便比香港還要複雜,歐美的民主基金會一定肯花本錢來收買漢奸,他們化裝為「公知」、「維權人士」、「異見份子」,用民主、自由、人權來做本錢,弄到台灣永無寧日,對他們又不能鎮壓,甚至扣留他們都會有「國際輿論」干涉,甚至有國家政府出來抗議,一如今日的香港,有多少英國人的口水花,有多少歐洲國家發出輿論,在台灣,恐怕這些情形會十倍於香港。最麻煩是那些日本人,日本的孩子永遠依從父母,父母反中,便可以一代一代反中。現在據說已有六百萬人,他們的生殖率高,據說三十年後就可以超過一千萬,這麼多人,「台灣特首」如何應付。何況,反中機構還可以收買水軍,所以台灣人民便會受漢奸與水軍影響來反對政府,立時樹起民主、自由、人權的旗幟。 看看香港特首,王亭之真的為未來的「台灣特首」擔心。現在已有兩任香港特首惹上官司。曾蔭權居然有罪,還曾經不准保釋,梁振英似乎好一點,律政司說未決定是否控告,但亦不敢說撤消控告,所以王亭之覺得最幸運的還是葉劉,未得提名選舉特首,是她的福氣,做特首,工資不高,事務煩忙,還要時時張開笑口,落台時還可能被告,這樣的特首做來幹甚麼!林鄭似乎當仁不讓,現在當上特首,過兩年一定會變成老太婆,真可惜!將來台灣如果要洪秀柱當特首,看她弱不禁風的樣子,怎能應付得了台灣的複雜局面。 這些還是小事,重要的是民心歸向,有一半人不心向中國,這地方便實在不能說是中國的地方,因此才有受漢奸挑撥的可能,漢奸很容易當選入立法會,這時的立法會便不可收拾。凡與中國有關的事必受拖延,甚至立法反對。中國可以給台灣很多經濟利益,台灣加入一帶一路,比香港的利益大得多,王亭之可以跟你打賭,統一之後的台灣,假如有一個立法會,凡與一帶一路有關的事必受否決,還不是拖延這麼簡單。中國在台灣唯一的利益便是駐軍,打破第一島鏈。 因此王亭之認為,目前對台灣的統一並未時機成熟,至少要做五年統戰工夫,讓大多數台灣人切實感受到中國的善意,甚至對民進黨、國民黨的政界人士都要統戰,最重要的是,要讓「統一聯盟」對台商有利,能為台商作實際服務,吸引在中國的台商、學者、學生加入統一聯盟。能做五年,燙手的山芋便沒那麼燙手了,因為那時民眾才會支持壓抑漢奸(還不是鎮壓漢奸)。有民眾支持,國外那些基金與輿論便不成影響。台灣的司法問題似乎容易一點解決,現在台灣的司法界都是中國人,很容易接受一國兩制,亦不會認為是政治干預司法,但傳媒問題則比較嚴重,恐怕比香港還要複雜,此外還有教育界,幸虧目前台灣的教育界還未被反中人士佔領,所以提出公民教育,還不會受到教育界的反對,可是目前依然要在教育界上做一點工夫。 五年之後武統吧!

Read More »

香港在天秤上

王亭之沈潛佛學研究之後,本已無心再論世事,現在寫這篇文章,可以說是發自悲心。近年有些人說王亭之已受大陸統戰,實在是胡說。論利,王亭之沒收過大陸一塊錢,大陸亦從未對王亭之提出過金錢收買;論名,王亭之近年在佛學研究上所得的微名,實由國際學者所賜,大陸邀王亭之回國講佛學,即與這國際微名有關,所以王亭之是先在國際成名,然後才回大陸講學,此微名絶非中國所賜。現在王亭之評論世事的論點實發自內心,絲毫不受任何政治的影響。             近年來,顯然是美國給中國巨大的壓力,此當然跟中國崛起有關。美國已經習慣成為國際警察,由是成為世界霸主,現在看見中國崛起的勢頭,尤其是見到人民幣崛起可能影響美元的霸主地位,所以給中國壓力亦是理所當然的事,如果這壓力只是為了平衡,王亭之覺得正常。現在的問題是,美國近年的行為是針對宗教、針對民族、針對一些國家的內政、針對一些國家的領導人,這樣的行為並不是為了平衡,實在可以說得是霸到不能再霸的國際霸權。看看現在的中東,你便知道所謂民主、自由、人權無非只是口號,甚至可以說是侵略的工具。             美國自己違反民主、自由、人權的事例甚多,舉不勝舉,只舉出一個關塔那摩監獄也就夠了,奧巴馬曾經說要取消這個監獄,可是現在又不取消了,現任總統可能覺得這個監獄十分正常,因為是恐怖份子的囚禁地,既然恐怖,當然就不說甚麼人權了。那麼,死在美國手下的一些國家領導人呢?還有,現在由文件解密暴露出來的暗殺行為,難道是為了民主、自由、人權,是故要暗殺這些國家領導人嗎?暗殺不是恐怖行為嗎?所以王亭之覺得,美國其實已經變成最殘酷的世界霸主,中國本身雖然有很多缺點,卻並不是因為這些缺點而為美國所厭,實在是因為他雖有缺點仍能崛起,才為美國所忌,中國除非舉手投降,發誓聽從美國的指揮,否則的話,美國絶不會放過中國。         美國不放過一個國家,最拿手的動作便是發動政變、發動顏色革命,收買一個反對黨來推翻領導人,可是這些招數對中國卻不管用,因為中國「獨裁」。其實,並不是每一個國家都可以像中國那樣「獨裁」,利比亞的卡扎菲給美國說為獨裁者,要給國際法庭審判,這「獨裁者」就獨裁不起來,結果為美國殺死。這說明甚麼?說明中國崛起的勢頭已被絶大多數人民認可,所以根本無法用政變來推翻中國「獨裁政權」。道理很簡單,大多數人民認可的「獨裁」就不是獨裁。             網上有許多文章攻擊中國,說「一帶一路」是錯誤的政策、說中國政權必然崩潰、說中國經濟會引發金融危機,這些還可以說是「講道理」的文章,還有一些文章是攻擊中國領導人,家族如何暴富、如何腐化,還說這些領導人如何內鬥,所以黨內如何不穩,這些文章千變萬化,甲跟乙鬥,乙要下台了;忽然又說,乙要上來,目的是打倒丙;阿丙久久不倒,又說乙非常危險;然後又說阿甲亦可以倒台,諸如此類的「內幕消息」看到人眼花撩亂。王亭之幾年前還對這些文章有興趣,現在一看標題,根本便不想看。諸如此類這些文章分明是有組織、有平台、有背景。這些文章的確能夠影響一些人,中國的「公知」、香港的「自決」人士,應該對這些文章都有興趣。這樣一來便明白香港問題之所在了。             香港的確有些人覺得香港受中國控制,所以「假普選」,可是發動反對「假普選」來佔中的人,相信便沒有那麼簡單,沒有政治意圖的人不會帶頭站出來發動群眾。王亭之認識一些文化人,他們亦支持佔中,但卻沒站出來發動,甚至自己亦不參加,因為他們沒有政治意圖。對於有政治意圖的人,因為有利益關係,王亭之沒法跟他們溝通,但對於受他們鼓動的人,尤其是年青人,卻覺得十分可惜,所以王亭之只想對他們說一句話,概念上的民主其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民本,以民為本,所作所為便自然有利民生。台灣選出蔡英文做領導人,絶對是普選、絶對符合美國的民主,可是現在民望插水低落,那便可以說選出蔡英文的只是所謂民主,可是卻忽略了民本。假如香港真的獨立,你看一看現在那批反中人士,有誰人堪為香港領導人。由他們自決,會決出怎樣的場面出來。中國政府對香港其實已不斷釋出善意,替香港出主意參加一帶一路,可是那些反中人士卻依然不領情。如今,反中人士其實已經主導了香港的傳媒界、司法界、教育界,所以反中力量已經十分龐大,可是有政治意圖及經濟利益的反中頭人們,依然不滿意,我們這些老百姓便應該想一想:香港受美國支配對香港有甚麼利益、香港脫離了中國的領導對香港有甚麼利益、香港不依靠中國試問如何生存?             如果你說香港人要靠飲東江水,那些人便會說是用「水軍圍城」,即是說中國用水來威脅香港,那就說明,這些人對中國支持香港並不領情,甚至對中國供應香港肉食與蔬菜亦不領情,難怪對中國支持香港參與一帶一路便亦毫不領情了。             如果你說,現在的香港政制其實比港英時代的政制要好,他們就會嗤之以鼻,不過你試平心比較一下,港英政府有一個政治局,政治局有一份黑名單,可以隨時驅人離港,理由只是「港督不歡喜你」;蘇守中在尖沙咀碼頭示威,結果得到甚麼際遇,現在的佔中人士比他好過得多,佔中三子現在還在大學當教授。諸如此類,不堪比較。王亭之就曾蒙友人告之,名字已列入政治局的黑名單,要王亭之寫文章小心一點。現在,無論你是法官、律師、傳媒、校長、教師,即使反中,亦絲毫不受威脅,還有平台給他們發言,可是他們卻認為現在司法系統已經受損,受政治干預,傳播界亦認為沒有言論自由。王亭之想問一問:如果香港獨立,反對獨立的人會不會受到司法保護,會不會可以用不明液體來淋警察?還有沒有發表反獨立言論的平台?             王亭之的本意其實很簡單,民本!若凡事以民為本來考慮、以民為本來行動、以民為本來決策,一定是對的。王亭之接受大陸邀請到大陸各大學介紹佛家如來藏思想,與大陸一些機構合作,創辨世界第一家漢藏佛學研究所,現在已是八十四歲高齡,依然計劃在一家名校開辨如來藏講座,替他們邀請國際佛學名家來講學,設計講學課程,絶對是以民為本,因為如來藏思想在世俗來說,恰恰便是民本思想,假如這民本思想在中國得以推行,凡事以人民的利益為首,不落於民主、自由、人權等概念,那便對中國絶對有利。貪腐當然違反民本、濫權亦當然違反民本,所以王亭之此生最終的願望,便是如來藏思想得以在中國傳播,亦即民本思想得能成為主流思想,這樣由一帶一路引發的世界大同,便應該得到成功。             所以,目前香港正在天秤上,受「民主」等概念薰陶的人在一邊,不受薰陶的人在另一邊,現在是有政治利益的人在操縱這個天秤,希望王亭之提出的民本思想,能令天秤得到平衡。老人之言,未必合聽,只願對王亭之有意見的人,能夠體諒王亭之的苦心,不要一開口便說王亭之接受統戰。平心、平心、再平心。

Read More »
  • 「唯一真實」的愛與「一帶一路」

    Bharati,我的一個印度女弟子,在看完我評論愛因斯坦遺書的文章後,給我送來一本書,Brian Weiss, M.D. 著的Only Love Is Real,同時附上一封她寫的長信。在多倫多暴雪之後,我坐在窗前,讀她的信,翻閱這本書,再望着積雪的草地,灰藍色的天空,我頓時感受到愛因斯坦所說的「愛」(love)。在心理學家Brian Weiss眼中,這愛是「唯一的真實」;在愛因斯坦眼中,這愛就是一個神秘的「統一力場」;在甯瑪派學人的眼中,這愛就是「如來法身功德」。三種覺受可以說是相同,也可以說是不同,不同的是,「唯一真實」說的只是我們這個世間;「統一力場」說的只是我們這個宇宙;「如來法身功德」說的卻是無數時空無數宇宙的統一。 說這三種覺受的不同,其實還要說三者的相同。相同的是,即使我們去覺受無數時空無數宇宙的統一,其實我們所覺受到的,亦可以說是「統一力場」,亦可以說是「唯一真實」。同樣,愛因斯坦所覺受到的「統一力場」,亦無非就是「唯一真實」。只不過是觀察的着眼點不同,所以便用不同的語言來表達。 時間的變異、景象的變異,令我們看不到「唯一」。春天的草地開花,冬天的草地積雪,那便是「異」。我們見到「異」,便喪失了「一」,因此我們就無法感受到法界的恩情、法界的功德、法界的愛。所以我們便要輪迴,因為既無如是感受,人世便有許多是非。相信上帝造人的信徒,沒感受到上帝的恩情、功德與愛,才會有種族之見、宗教之見,因此才會去欺凌弱小的民族和他們的宗教。假如把上帝的愛看成是「唯一」,自然就會覺得平等,不平等何來有「唯一」呢?所以,凡是從事橫霸與侵略的人,都不會是上帝的好信徒。決定他們要不斷輪迴。 …

    Read More »
  • 雜感

  • 愛因斯坦遺書說如來藏

  • 鄔金具力王唐卡題詞翻譯

  • 答問《圓覺》《楞嚴》真偽

  • (1) 略說《圓覺經》

    有讀者反映,本專欄所說甚深,很難理解。這的確是實情,因為本欄許多文章本非為上網而作,是由書本摘錄。筆者寫的書本有次第,如果依次第來讀,而不是隨意抽出其中一本來讀,那就很容易明白書中之所說,所以,這其實是基礎的問題。筆者說如來藏,是依藏傳了義大中觀的基、道、果來說,其中有些是甚深秘密,一般不說,所以內容甚為深密,倘如無了義大中觀的基礎,憑空讀其中一書一段,就自然摸不着頭腦。因此筆者覺得應該為讀者補習(得罪,得罪!)。 筆者經思量後,覺得不如在本專欄稍為講述《圓覺經》。所謂稍為講述,那便是依了義大中觀來表達《圓覺經》的密意,而不是像華嚴、天台宗那樣,用自宗模式詳細演述,因為必須這樣,才能跟用大中觀說如來藏配合。 本文算是開端,向讀者作一交代。      

    Read More »
  • (2) 關於《圓覺經》真偽

  • (3) 《圓覺經》說甚麼?

  • (4) 十一位菩薩問佛 ──《圓覺經》的基本內容

  • (5) 釋迦入如來藏說圓覺

  • 第1案 世尊陞座

    開場 禪宗公案本來只能悟入,多說一字,都是頭上安頭,然而逢場作戲,亦不妨插科打諢,雖嫌多事,料亦禪家所容。 開鑼! 第1案 世尊陞座 《從容錄》舉:世尊一日陞座,文殊白槌云:觀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這則公案可說是禪宗第一公案,世尊即是禪王。本來世尊陞座乃是閒事,文殊卻擂楗槌白眾,說「觀法王法如是」,他明明知道法王法即是無言,所以世尊非下座不可。 禪家本來亦是無言,可是禪家著作卻汗牛充棟,這是禪家的婆心,因為他們原未說說法王法。  

    Read More »
  • 第2案 師姑原來是女人

  • 第3案 日面佛、月面佛

  • 第4案 狗子佛性

  • 第5案 野鴨子飛

  • 如來藏決定

    (原文收《如來藏二諦見──不敗尊者說如來藏》) 談錫永 前言             「如來藏」〈tathāgatagarbha〉思想為佛家甚深教法,如來藏系列經論一直強調其難以認知,且一再警告誹撥如來藏過失甚大,然而近數十年,如來藏果然受到否定與批判,可以說是符合了佛家對末法時代如來藏際遇的預言。             事情的發端,可以說是由對《大乘起信論》的懷疑開始,由於《起信》以「一心二門」說如來藏,是故遂由疑其為偽作,以致波及如來藏引起質疑。在漢土,具體表現為對華嚴天台兩宗的否定。即使在近年,此否定依然成為一家之言。             此如韓鏡清先生在《慈氏學九種譯著》的〈內容提要〉,一發端即指責云 ── …

    Read More »
  • 寶性論五題 (增訂本)

  • 談錫永上師的如來藏學說

  • 甯瑪派說“阿賴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