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亭之專欄

佛山合記盲公餅

盲公餅乃佛山名產,只是如今已愈出愈濫,大陸出品者劣貨居多,即使澳門仿製亦無非中下。吃過真正合記盲公餅的人,不會喜歡現時同名不同實的貨色。 真正的合記,在鶴鳴街,要拐灣抹角才找得到。鋪面相當大,但只有一...

閱讀全文

吃蠔

到溫哥華,最大的樂趣是吃生蠔,買蠔的人跟蠔店熟,一買四種,共買十打,王亭之逐款品嘗,吃了一打有餘,若非有人在旁苦勸,其實可吃兩三打。 這幾種蠔,王亭之只管吃,不管它們的名字,只選出兩種,認為味道最佳。...

閱讀全文

素食館之憶

王亭之素食館停業多年,但至今依然有人對王亭之說,懷念素食館的食制。其實也不敢妄自菲薄,當年的素食食制,大部分是「蘇式」,即是蘇州的古老素食。 製這些素食,本錢大半花在人工之上,燒一大煲「素上湯」,用之...

閱讀全文

此餅不吃也罷

有孩子不喜吃中式餅食,其父母希望王亭之能加以教導。誰知王亭之卻幫孩子,曰:這些中式餅,不吃也罷。孩子父母大為失望,訝曰:亭老豈非常食中式餅者乎?王亭之應曰:諾,然而卻亦有說焉。 王亭之吃中式餅,是嗜好...

閱讀全文

消夜的餅

王亭之喜食餅,乃因為消夜之故。每到凌晨二三時,非消夜不可,否則便心思思,難以入睡,故侍兒阿品云:這是早餐,不是消夜。 消夜食餅最慳家,亦最方便,泡一壼鐵觀音,吃一兩件餅,若茶香餅靚,實在好過去夜店,以...

閱讀全文

茶與茶食

蘇州茶食,味重乎清;潮州茶食,味重於濃,兩家風格鮮明,各有所長,然而皆與飲茶有關。蘇州人多飲龍井一類岕片,岕片味清,是故茶食亦非清不可;潮州人多飲鐵觀音一類嚴味,嚴茶味濃,茶食自然亦須濃郁。 同樣用芝...

閱讀全文

茶煙美食,捨港取澳

香港人以王亭之好食,每每以為王亭之在圖麟都一定捱苦,冇餐好食。殊知不然,王亭之三度回港,除三數家外,可以說香港的飲食水準實在不如圖麟都,這是說平均水準。 論物料,圖麟都用凍貨,本來先天即不及香港。可是...

閱讀全文

飣:「正飣」與「餖飣」

由於時代改變,廣府話許多詞彙都漸喪失。王亭之吃「蔥油雞」,語人曰:「蔥好味過正飣」,聽者即問:「正飣是甚麼?」足見「正飣」此詞已失。 「飣」本音「釘」,廣府話將之轉讀為陰去聲,即如「落定」之「定」音。...

閱讀全文

明代的廣府語音

明末屈大均的《廣東新語》,有一則「土言」,記錄了當時的廣東話語音,很有趣。 茲摘錄其中一些說法,則大約能知約定俗成的語音變化。 一切語音皆由約定俗成而為標準,所以語音變化乃從古以來就自然存在的現象,無...

閱讀全文

「約定俗成」的稱謂

《廣東新語》還記錄了明代時廣府語音的人際稱謂── 「謂子曰崽」。「崽」即是「仔」,只有何文匯堅持不准約定俗成,要讀之為「宰」,那麼小孩子就變成「細佬宰」,公仔亦變成「公宰」。其實我們如今用普通話唸「宰...

閱讀全文

幾個「仔」的稱謂

《廣東新語》亦採用了「仔」字。它說:「良家子曰亞官仔」。那是指有點身價的人,其子即是「官仔」。最著名的是:「大良阿斗官」,如今「大官」、「二官」的排行稱謂已不流行,在加拿大,一律叫英文名。 「奴僕曰種...

閱讀全文

稱謂的變與不變

《廣東新語》記錄的一些稱謂,亦可以顯出時代變化的痕跡,以及變與不變的原則。 「搖櫓者曰事頭。」原來明代只將搖船掌櫓的人叫做事頭。不似如今,通指老闆。「立桅竿者曰班首。」在船上立桅竿的人,是觀察風向、礁...

閱讀全文

詞義變化,約定俗成

《廣東新語》紀錄,一些明代的廣府話詞彙,如云── 「廣州謂美曰靚:顛者曰廢。」靚字的意思如今原裝不變,但「廢」則非指顛,而是指無用,例如「廢柴」。 「鯁直曰硬頸、迂腐曰古氣、壯健曰筋節、輕捷曰轆力。」...

閱讀全文

再談一些明代廣府詞彙

談明末屈大均《廣東新語》的廣府話方言,今日結束,否則可能悶到人。 「挈曰扱起。」這「扱起」即是「執起」。 「謂不曰吾」。如今俗寫為「唔」。 「來曰釐。」這「釐」音已轉讀為「嚟 」。這是韻母的變讀,而且...

閱讀全文

「說不準」與「講唔埋」

「說不準」,廣府話是「講唔埋」,兩者比較,以廣府話為佳。蓋「埋」也者,有「結局」的意思。例如「做埋的手尾」,即是收工前的清理工作。是故「講唔埋」,即有章回小說的套語:「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的意...

閱讀全文

「大碌藕」與「揮」

揮,無人不識其讀音,可是空有一個古音,恐怕只有廣府話保存下來。《康熙字典》引《音學五書》云:揮,古本音「熏」。這就是廣府人說「揮手」為「fung手」的來源了。這古音,極可能是秦漢時期傳入。 到如今,這...

閱讀全文

湯水雜俎

侍兒阿品往夷島十日,此十日,王亭之無湯可飲。阿品一回來,立刻炖湯,此乃真知王亭之習性者。 王亭之每餐無湯不歡,所以最怕旅行,旅行地點一離廣州,便到處只能供應「羹」而不「湯」,尤其是中國北方,似與湯有仇...

閱讀全文

蕪村餅‧玉露茶

王亭之有時頗覺自己人緣甚好,住在東京的王文政先生一再饋贈日本果子,已覺口福不淺,豈料昨日,居然有京都六角蕪村庵的三款茶食送來,連同京都玉露茶。送茶送餅的人在日本有點名堂,名林嘉雯,以「靈子療法」馳名於...

閱讀全文

考試局支持王亭之

今年香港考試局的大學入學試,於「中文聆聽試」部分,內容以師生對話為背景,正式批評何大博士教授的病毒音。 例如,對話中說,「那些人盲目跟隨《廣韻》」、「跟隨一千多年前的古音」,這正是王亭之挑戰何文匯的辯...

閱讀全文

香港考試局肯定「約定俗成」

香港考試局的「聆聽試」錄音,提出一個字來討論,蘇東坡的「坡」字。此字如果依照《廣韻》,應該轉讀粵音為「頗」,但粵音一定讀之為「波」,決沒有人會讀成「蘇東頗」,也沒有人會說「山頗」、「斜頗」。 所以,這...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