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亭之專欄

「還原」讀音云云

何大博士教授的「統讀」,雖然說是「以古今音變為脈絡」,實際上他真的是取捨隨心。 以「陽上陽入的變化」一節為例,他在文章中說:「粵音陽上聲往往因口語變調作陰入聲而不知還原,久而久之,便以陰上讀法為流讀」...

閱讀全文

焙青豆的聯想

王亭之近來常以焙青豆為口果,一邊吃,一邊給兩件事牽縈懷抱。 一是想起故庶祖母盧太君,焙青豆即是她常給王亭之吃的口果,那是從蘇州帶來的零食,如今吃的,已遠遜其俊味。俊味者,較風味更高一皮,非筆墨可以形容...

閱讀全文

唐代的「蕃」

「吐蕃」讀為「吐凡」,本來已鐵證如山,由《大英百科叢書》,及一篇法國學者的研究專論(有中譯,刊《西藏研究》),已知「吐蕃」是Tufan的譯音,於唐代時,波斯人將西藏稱為Tufan焉,何來「吐播」。 可...

閱讀全文

口水滴滴渧

「外母見女婿,口水滴滴渧」,這「滴滴渧」是宋人的口語,如今仍保存於廣府語中,此中「滴滴」,又唸為「爹」音的陰平聲及陰上聲,是「滴」字的中州音,未曾變讀,由此可見,「滴滴渧」一詞,是整個詞彙移入廣府話,...

閱讀全文

笨伯

王亭之在此談過「豆泥」一詞後,有點反應,有讀者希望王亭之多談點這類廣府話的語源。然而這類已面臨淘汰的詞彙,有時要觸機才可以想到,因為連王亭之如今亦已少用。 前兩天,王亭之忽然衝口而出說了一句:「識就驕...

閱讀全文

二打六

對於「閒角」,廣府話稱之為「二打六」。為甚麼有此稱謂呢?那是沿自粵劇對下手演員的叫法,叫之為「八分」。二搭上六,那就是「八」了,遂用此以代替「八分」之稱,猶之「八婆」叫做「孖四」。 所以「二打六」,應...

閱讀全文

打電話

前由「打」之一詞,談到「二打六」、「九唔搭八」,於是聯想到「打電話」。 昔年陳子鈞做議員時,在電視節目中提及,不應說「打電話」,應該說「撥電話」,因為「打」字不通,電話只受撥,不受打,如是云云,似乎言...

閱讀全文

「粵語協會」的網站

香港及廣州一批對音韻有認識的學人,組成一個「粵語協會」,宗旨有二,一是反對「痕身銀行」之類的「懶音」,另一更重大的目標,是推翻何大博士教授推出的邪音。他們有一個網站,網址是www.cantonese....

閱讀全文

「阿泰月餅」

如今已過中秋,王亭之可以寫這篇文字矣。 今年圖麟都推出一款新字號月餅,名為「阿太月餅」,名字相當吸引,有家廚製作的涵義,亦有高格調的意味。王亭之食過,亦相當滿意。可是,王亭之卻不敢估計此款月餅會暢銷,...

閱讀全文

壽桃與壽包

如今粵菜業普遍犯一個極大的錯誤,將「壽桃」稱為「壽包」,不祥之至。 昔日廣州的業界,壽桃壽包二者分得很清楚。擺生日酒,上的是「壽桃」。擺喪家的「解穢酒」,因為喪事已經辦完,語貴吉祥,因此上「壽包」,此...

閱讀全文

邪音避粗口

「金學專家」潘國森電郵王亭之一篇文章,指責何文匯大博士教授的「正讀」犯雙重標準。潘老弟是「英國語言專業學會會員」,憑他的語言專業知識,一眼就看中何大博士教授的死穴。 購與構,依《廣韻》是「古候切」,即...

閱讀全文

由宋詞看「莖」音

關於「莖」字,早於邪音盛行之前,即有人讀之為「亨」音,否定了傳統的「敬」音,當時曾令許多中小學教師迷惘。 王亭之當時撰文,說一段舊事──於解放前,廣州市長為「李楊敬」,時人笑之,因為其名與「陽莖」同音...

閱讀全文

年羹堯家塾對聯

年羹堯大將軍的家塾請老師,報酬十分豐厚,衣著食用供給亦優渥無比。可是,個個老師都心理負擔甚重,原因是,家塾門口貼著一對對聯:「不敬先生,天誅地滅;誤人子弟,男盜女娼。」 這對聯由年大將軍親筆寫成,故身...

閱讀全文

略說反「正音」本末

傳媒新聞部的人,怕讀錯字音,這本來是負責任的態度。可是,他們卻給何文匯鑽了空子,誤將他提倡的讀音作為標準,根本不知道他違反學術原則,漠視廣府話的種種語源。 當年何文匯的老師劉殿爵提倡「時奸」,王亭之立...

閱讀全文

正告傳媒

目前,已愈來愈多人起而反對廣府話邪音,初步改變了麻木不仁的現象,這個情形,希望兩家電視台的新聞部重視。 邪音只流行香港,這是硬銷的結果。可是廣府話地區廣大,除香港外,根本無人承認邪音。報新聞的人應該想...

閱讀全文

妖音自露邪面目

有意變形來推廣何大博士校長(如今叫做校長了!)那套謀殺廣府話毒藥的節目,《最緊要正字》,由於不慎,暴露出可悲又可耻 的面目。其詳如何,且聽王亭之道來 ── 話說在節目中,一個中了「何氏病毒」的女博士,...

閱讀全文

「何氏病毒」出陰招

「何氏病毒」愈傳愈得勅 ,於是便要人改姓了。姓任改姓淫;姓韋改姓圍;姓衛亦要改姓圍,諸如此類。改姓是大件事,自然受到反擊。熱心推廣「何氏病毒」的傳媒可能怕得罪任志剛,所以不敢叫他「淫」。加拿大傳媒亦不...

閱讀全文

犬儒與「跌打」

一說到「犬儒」,人必想到一個糟老頭子的形象。殊知不然,那個何文匯做靠山的節目《最緊要正字》,有一個據說拿過甚麼小說獎的有型後生哥,新潮打扮,居然就是個地道的犬儒。 他指二著一個「跌打」招牌來「正字」(...

閱讀全文

對「抗爭」的反應

王亭之抗議電視台新聞部用邪音報新聞,得到加拿大廣州中學同學會響應,他們招待傳媒,公開支持王亭之。五家報社都派出記者蒞臨(只可惜唯《世界日報》未有出席)。 翌日,多倫多第一台的「一本政經」節目,全力支持...

閱讀全文

朝鮮不是「焦鮮」

「朝鮮」的讀音本來無可拗,一定是讀為「潮仙」,此有古書為證。 《史記索隱》說:「案,朝音潮,直驕反。鮮音仙。以有汕水故名也,汕,一音訕。」 這即是說,朝鮮之取名,是指朝向汕水。這「汕」字漢代音仙,亦音...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