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March, 2008

  • 29 March

    重整杭州飲食

    杭州賣傳統菜的字號,首推樓外樓,以及仿其字號的山外山、天外天。拿樓外樓來說,亦只有西湖醋魚跟叫化雞做得好,恐怕許多杭幫菜都已失色。這比起蘇州的「吳門人家」,在發揚傳統菜式上可謂有所不如。 農家菜與土家...

  • 29 March

    杭州總印象

    杭州市有一個節目,名為「印象西湖」,由張藝謀領銜主導,成為熱門的旅遊節目。王亭之本文,則想整體談一談「杭州印象」。 熱鬧中有寧謐之美、寧謐中又有熱鬧氣氛,是王亭之喜愛杭州之處。比如杭州人喜燒煙花,婚嫁...

March, 2007

  • 30 March

    《塘西花月痕》

    黃滔老哥寄給王亭之的書,其中有一本《塘西花月痕》,乃報人前輩羅澧銘的力作,亦為胡爵坤兄主政《星晚》時邀得的猛稿。如今的副刊已無此類「連載」,於是讀者乃無稿可追,未免可惜。 《塘西花月痕》的歲月,非王亭...

  • 30 March

    永恒小家庭

    如今流行小家庭,一夫一妻及未婚子女,那就是全部家庭人口。這小家庭制度其實有好有壞,壞處就是父母年老即無人照顧,倘若喪偶,情形更加淒慘。 子女毋須供養父母,亦不能說他們不孝,他們要納稅,所以養父母的責任...

  • 30 March

    「黃鶴樓」與「針嘜」

    港客來圖麟都,給王亭之帶來三包「黃鶴樓」,此乃目前大陸最貴族的香煙,每包售價人民幣六百五十元,即一百加元一包,五加元一口。王亭之一邊吸煙,一邊自感折墮。 問「黃鶴樓」有何好處,便值得如許高價,答云,此...

  • 30 March

    「少」就健康

    現在一提「健康食品」,一定說「少油少鹽少糖」,甚麼都少,就健康矣。 王亭之對此有點懷疑,因為如今的健康原則久不久就會改調。例如食油,十多二十年前提倡粟米油,於是花生油幾乎給趕絕,可是忽然又說粟米油有問...

  • 30 March

    懺煙

    王亭之最受佛教人士詬病的痛點,是抽煙。許多人告訴王亭之,某人某人一提到王亭之,第一句話必然是:他抽煙(第二句話則是:他算紫微斗數)。 誠然,煙對於王亭之來說,甚於吃飯,如今年事漸老,遵醫囑減少飯量,可...

  • 30 March

    「營衛之氣」問題

    現代人的抗病能力,真的可能已愈來愈弱,中醫的說法,叫做營衛之氣不足。 如今看新聞,久不久就會報道說,要小心甚麼甚麼菌,或者某處發現甚麼甚麼病毒。預防之法則唯一,勤於洗手。好像如今的人,每小時洗三四次手...

  • 30 March

    說「卑詩」

    加國各省的中譯,最不令人開心的是「卑詩」。詩是民族的心魂,《詩經》、《楚辭》,以至漢代的賦與樂府,發展到唐詩、宋詞、元曲,即是幾千年的漢民族精神結晶,由明清至今,詩風漸弱,然而延綿不絕,是則焉能「卑」...

  • 30 March

    可愛「爬山虎」

    書房西牆,種爬山虎三株,到五月便滿牆皆葉,擋住西斜的陽光。未種前,書房夏天的溫度可以高達攝氏28度,空氣調節無濟於事,種後則降溫至23度左右。真的料不到,一牆綠葉竟可以降四五度室溫。 爬山虎及秋即轉為...

  • 30 March

    東遊講學

    王亭之東遊,歷時七周,依然行程緊湊,曾經試過一日之間六個節目,其中四個是會客,是故回圖麟都後勞累不堪,休息三四日始告恢復,真可謂一動不如一靜也。 此行主要目的,是代表「北美漢藏佛學研究會」在人民大學國...

  • 30 March

    胡仙答應成立基金

    為了支持人民大學國學院成立「漢藏佛學研究中心」,王亭之由北京赴香港,接觸一些人士,商量是否可以成立一個基金以助運作。由是跟胡仙博士會見。 她問明基金的運作後,十分爽快,答應跟王亭之共同成立一個基金,命...

  • 29 March

    十六道點心的早點

    此次東遊,行經上海、杭州、蘇州、無錫、宜興、天津、北京,以逗留北京時間為最長,其餘城市,只是匆匆一過。最開心是到無錫與宜興,最失望是上海與天津。 在無錫,見太湖煙波浩蕩,心神為之一爽,尤其無絲毫商業化...

  • 29 March

    「吳門人家」吃「國宴」

    記東遊之食,不得不記蘇州的「吳門人家」。這家飯館開在一條小巷中,巷頭破屋七八家,如非熟人帶路,一定無法找到這家字號。 飯館的老闆娘沙佩智是飲食名家,後來下海開飯館,以蘇州傳統家宴的菜式應客,曾經招待過...

  • 29 March

    結交李年才

    在上海,最高興的事,是跟朵雲軒的李年才先生交上朋友,緣份可謂不可思議,彼此面見已覺投緣,交談之下,彼此對書畫的見解相同,遂碰杯結交,恍如莫逆。 朵雲軒以木刻水印馳譽,跟北京的榮寶齋齊名,可是近年兩家字...

  • 29 March

    杭州行得失

    杭州之行,甚令人失望,中心地帶交通紊亂,三行綫 逼六架車,加上自行車、電單車,簡直水洩不通。如果人人守規矩,保証車行要快得多,但偏偏滿街交通警都視而不見,所以險象環生,加上鳴號與吵嘴,真的辱沒煞這文化...

  • 29 March

    宜興緣

    王亭之於上海、杭州分別結交上一位朋友,卻在宜興收了一個徒弟。他是宜興高級工藝師尹祥明,開設一家「日月陶坊」。 訪日月陶坊,原只想欣賞他的陶塑與砂壼,因為尹祥明的陶塑以「如意」為基調,風格獨特,售價數十...

  • 29 March

    穫贈兩個紫砂壼

    在宜興還蒙徐秀棠之約,得訪其幽居之所。徐秀棠有「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國家名銜,為當代陶塑家之翹楚。 徐秀棠的住所清幽無比,當着 車路是一堵照壁,中嵌一陶塑金錢,圍着 方形錢眼環佈四個字「五、隹、矢、」...

  • 29 March

    北京的人和

    此行目的是在北京講學,故居北京達三週之久。堂堂京華卻非可住之地,交通異常混亂,空氣污染嚴重,真耽心如何應付明年的奧運。 雖然地擠天染,但王亭之接觸的人緣卻好。故可謂失天時地利而得人和。這可以舉一個例子...

  • 29 March

    飯店服務分「生熟」

    在大陸旅行,千祈不可去名店,愈名店服務愈差,除非你跟店中重要人物熟悉。 於上海,去一家分店甚多的蘇浙名店,因為是兩桌人,而且點的菜高價,故起初還有經理級人馬來招待、遞卡片,頗為「貴賓」矣。可是「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