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詩詞 » 方寛烈兄來信

方寛烈兄來信

錫永道兄:

示悉。上世紀香港文風鼎盛,人材輩出,堪稱全國之冠。踏入本世紀,人皆重視物質生活,正如金聖嘆所說「世上文章不值錢」矣。《拾遺》書成,決即擱筆,潛心佛典。

爾者,氣促口噤,不能出聲,嗟乎錫兄,此生已無把晤之日,但望覩書如見人會面於來生也。

烈頓首

2013年8月8日

報方寛烈詩四首

方寛烈兄病中賜書,相期來生握腕,讀之無淚,時余方病目,仍成詩四首以報。癸巳年七月


午夜傷君書數行 與君相隔兩重洋
別有心魂同岳岳 一對泰山石敢當


憶君裙屐白衫時 文采風流早已知
蓮蕙雙花勞記想 白頭猶念鬢邊脂


人到白頭事已非 文章依舊式重圍
最是小樓燈一盞 病軀猶肯記遲暉


我於涼夜苦思君 病目無眠似灼薰
酸露辛霜雙豕老 相期把腕在來生
(寛烈與我同肖豬)

方寛烈回詩

睥睨兩地雙奇士 文筆相知豈偶然
摘星此刻先君去 唾除五濁不留連

8月28日

西郊日夕滯殘雲 山上群猿哭野墳
畢竟人生緣底事 英雄豎子已難分

8月30日

錫永按:相信這是方寬烈兄最後的兩首遺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