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圓覺經 » (2) 關於《圓覺經》真偽

(2) 關於《圓覺經》真偽

《圓覺經》在漢傳佛教中是一本很重要的經典,首先推廣這本經的人,就是身兼禪宗與華嚴宗祖師的圭峯宗密,由他在兩宗推廣,兼且將華嚴教義引入禪宗,又將禪宗心性引入華嚴,因此便影響到研究心性與佛性的天台宗,隨即又對淨土宗發生影響,所以這本經的地位,便高如須彌山。

然而卻有人對這本經質疑,認為是偽經,理由有二:一、本經不見於早期譯經紀錄;二、本經譯者可疑。

說不見於經錄,並不足以推翻本經的真實性,因為有些譯經亦同樣不見於經錄,而且本經並非「奉詔譯」的官譯,只是私譯,私譯不入經錄並不奇怪。所以,後代智昇的《續古今譯經圖記》便替本經辯護,他說:「沙門佛陀多羅(Buddhatrāta),唐云覺救,北印度罽賓人也,於東都白馬寺,譯《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一卷,此經近出,不委何年。且弘道為懷,務甄詐妄,但真詮不謬,豈假具知年月耶?」那便是說,譯出的年份雖無根據,只由本經的內容真實,沒有半點詐妄,就可以對本經作出肯定。

但談到譯者,佛陀多羅的來歷,從來沒有人指出,他來漢地後的言行,亦無半字紀錄,好像是從天上掉下來,在白馬寺譯經後,又返回天上去。所有曾在漢地譯經的譯師都無此情形,因此可疑。這一點,亦從來沒人解釋。所以近代學者呂澂認為,本經是漢人高僧所作,並非由印度傳來。但是我們對呂澂的看法,亦未能盡信,因為當年支那內學院否定的經論有九十餘本之多,連《楞嚴經》都給他們看成有「百偽」,那是僅依文字,不依內容來否定,這就忽略了譯經筆受者對譯文的影響,未為公平。

持平之說,筆者覺得應該像智昇那樣,由經的內容來判別真偽,而不是由具體的翻譯年代紀錄來判別。譯人的可疑可以研究,但亦不能單憑他沒有生平紀錄,便否定他的存在。筆者正是用這樣的態度來接受《圓覺經》,因為他與大中觀見相應,倘如作偽,作偽者亦必為精通瑜伽行中觀,持大中觀見的大修行者,那我們便把這本經當成是一篇論來讀,依然可以受益。

back cat forward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