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習俗 » 徒弟拜年,引起話題(過年風俗憶往之一)

徒弟拜年,引起話題(過年風俗憶往之一)

年初一,徒弟阿新偕其新婚嬌妻來王公館拜年,他們兩夫婦皆在王亭之手下做過事,給王亭之罵過,但亦知道王亭之「罵者愛也」,假如對其人毫不看重,則簡直連眼尾都不睄他一睄,所以若逢王亭之召來痛罵之際,即是學嘢之時,若見王亭之娓娓而談,便知心情大佳,更乘機可以諸多提問。

由於王亭之不重「新年」重「舊年」,所以每逢春節必興致勃勃,而且心情大佳,加上年初一精神健壯,故阿新乃特意挑起王亭之的談興,東拉西扯,便扯到王亭之談及往年在廣州老家的過年風俗。

王亭之既談得口沬橫飛,徒弟阿新亦聽出耳油,乃建議曰:「你老人家何不將此種種在販文認可區寫出來耶。」

王亭之曰:「這種舊俗,日前知者尚多,甚無謂也。」徒弟阿新則正色曰:「不然,荊楚歲時記,東京夢華錄等風土誌書,皆當時人所記,成書之日,風土習俗亦盡人皆知,而流傳至今,則成為掌故文獻矣,亭老尚能憶往談舊,亦何嘗不能成為鄉邦文獻耶。」

王亭之於是想起多年之前,一本台灣出版的廣東文獻雜誌,曾囑王亭之撰寫「廣東八旗禮俗」,終以事忙不果,則是徒弟阿新之議,固亦未嘗無益也。故乃立意先撰「過年風俗憶往」,以後仍按節序撰述。

王亭之原籍瀋陽,先世隸漢軍鑲白旗,自清初移居廣州至今已二百餘年,故老家風俗,實為廣州旗人之風俗,與滿州風俗不殊,亦與廣州土人風俗有異,大抵乃瀋陽風俗與廣州土俗之合流,其特點在於甚多繁文縟節,所謂「郁郁乎文哉」者也。

此種風俗,表面工夫做盡,寧可骨子裏勾心鬥角,非常之封建。但習俗得以維持,亦必有其樂趣。

王亭之談食
出版日期:一九八七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