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曲藝書畫 » 藝談 » 唐滌生「失黏」

唐滌生「失黏」

《演藝》第五期,刊登繼光先生一篇文章,題為「《帝女花》的探討」,對唐滌生的《帝女花》有所質疑,亦有所批評。這篇文章十分有料,人若以為繼光牙刷,連唐滌生都敢批評,那就淺薄了,因為王亭之相信,若唐翁在生,見到這篇文章亦必首肯。

文章分三段,今且論其「詩的討論」一節。

《帝女花》有詩白云:「孔雀燈開五鳳樓,輕袍暖帽錦貂裘,敏捷當如曹子建,瀟灑當如秦少游。」這詩白唸來拗口,第三四句犯了格律的錯誤,王亭之看《帝女花》時已覺突兀,但覺得這可算是小毛病耳,況唐翁已故,那就不必批評,只期望有編劇家出來更改幾個字,令唐翁的劇作完美。

這事一按下來已三十多年,如今始見繼光先生提出,說第二三句失黏、第三四句失對。於是將詩白改為:「孔雀燈開五鳳樓,輕袍暖帽錦貂裘,文思敏捷如曹植,倜儻風流勝少游。」這麼一改,二三句為「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那就相黏了;三四句為「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那就相對了,真改得好。

今人寫格律詩,最容易犯的毛病是「失黏」,其實記住,第二句若用平聲字起,第三句亦必須平聲字起,反之,仄起亦如是,那就可以「黏」了。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8年8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