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曲藝書畫 » 藝談 » 宜興與文人

宜興與文人

大陸友人來電,說替王亭之找到了兩把上好紫砂壼,三杯裝,可以日用,亦可以養壼收藏。王亭之問是甚麼壼,說要保密,留下一份驚喜,問價錢,則曰不必問了,送給亭老當壽禮。如是,更令王亭之忐忑不安,怕禮物太貴重,當不起。

其實王亭之對送壼的三數人亦無貢獻,只是他們讀經多年,愈讀愈亂,王亭之依如來藏思想為他們整理一下,那本經應該放在甚麼層次去理解,觀修時又如何配合,如是等等,可是他們卻說彷如脫胎換骨云云。送紫砂壼來算是答謝,此禮正合王亭之的心水。

於諸般民間工藝中,紫砂壼堪稱為文化因素最深、最精,非一般雕塑可比,更非其餘的裝飾品可比,因為他跟茶藝配合,竟成雙璧,合之則二美,離之則兩傷,是故六百年來為文士劇賞,留下許多紫砂壼的佳話。

例如陳曼生,當溧陽縣令,卻不辦公,跑去陽羡(今之宜興)製壼,由是有「曼生十八式」流傳。至於他題壼的壼銘,雋永而深刻,耐人十日思,那即是文人與壼結不解緣的事例。

所以王亭之亦有意長居宜興,為壼師題壼、畫壼,然後留三數十把傳給子孫。宜興風光幽雅,無現代工業污染,兼且物價不貴,更無煙禁,未始非終老之地也。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8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