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王亭之專欄 » 雜談 » 杭州行得失

杭州行得失

杭州之行,甚令人失望,中心地帶交通紊亂,三行綫 逼六架車,加上自行車、電單車,簡直水洩不通。如果人人守規矩,保証車行要快得多,但偏偏滿街交通警都視而不見,所以險象環生,加上鳴號與吵嘴,真的辱沒煞這文化古城。

西湖之遊,不說也罷。前人讚頌西湖的詩詞,斗載車量,沒一首可以用在今日西湖身上。即使論食,亦太令人失望。南宋時的宋嫂魚羹,因曾邀御賞馳名,今人吃之,無非是一碗漿粉水而已,至於西湖牛肉羹 ,王亭之相信,士嘉堡任何一家中餐館都做得出。魚羹 要熬魚湯、牛肉羹 要熬牛骨湯來做湯底;於西湖,湯底無非是滾水加味精!

然而在杭州卻結識了一位朋友,即是天石齋的吳天石先生。天石齋賣書畫玉石,王亭之於此閒逛,變成主人延座閒聊,後來出硃砂石一方讓給王亭之,此石已結凍,是過得去的圖章材料,因問他,杭州如今有何高手可以治印,他說:「不必找高手矣,我索性替你刻罷。你只畫一幅小畫送我。」真爽性人也。

後來圖章取回,刻「得意忘形」四字,布局別出匠心,用刀恍如用筆,其人原來即是治印高手,相信曾潛心西泠印藝。

能交一友,此成即杭州行的最大收穫。

(東遊記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