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王亭之專欄 » 雜談 » 懺煙

懺煙

王亭之最受佛教人士詬病的痛點,是抽煙。許多人告訴王亭之,某人某人一提到王亭之,第一句話必然是:他抽煙(第二句話則是:他算紫微斗數)。

誠然,煙對於王亭之來說,甚於吃飯,如今年事漸老,遵醫囑減少飯量,可是抽煙此事,則著名的「戒煙醫生」亦有點躊躇,不敢勸王亭之必戒。

何以故?因為可能煙對王亭之來說,已成必需品,若戒掉,身體即欠缺所需。王亭之有幾位朋友,老年戒煙,結果反而出事,如今都已辭世。畫家陸無涯,因咳戒煙,戒後一年,傷風病毒入腦。王亭之跟陸叔交厚,聞訊時在夏威夷,竟不能一祭其靈,乃燃煙遙祭,而祝之曰:性與煙合,其為煙人,能養性靈,何必強分。

王亭之十二歲即日抽香煙十餘二十枝,到了十八歲,日抽一百枝,乃時至今日,煙民資格已逾六十年,尤其是於翻譯佛典之時,左手不挾著一枝煙即無法寫出一字。試問如今尚焉能戒掉。不過王亭之有一樣好,即是從小至今,每枝煙只吸三啖,人皆視為敗家。

所以王亭之真的想移居大陸,只是捨不得許多照顧自己的人。是故勸誡青年,生活在如今的世界,真的不可吸煙矣,以免臨老躊躇。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7年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