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曲藝書畫 » 藝談 » 遺禍子孫教飲茶

遺禍子孫教飲茶

王亭之一生人做過一件遺禍子孫的事,那就是教會他們飲茶。樨樨常在王亭之身邊,是故中茶毒最深,現在已經很難戒。

茶人品茶先論水,說言:「無水不可與論茶也。」可是如今的茶商,寧可賣「聞香杯」、「公道壺」,卻不肯進口一些好水來賣。

友人李道安,昔年遊虎跑泉,便買回泉水一大瓶舉贈,王亭之用來泡碩果僅存的「宋種單欉」,然後才回憶起七十年代以前品茶的樂趣。當時就想,為甚麼沒有人去大陸的名泉買水呢?姑無論其遠者矣,廣州白雲山的泉水,也總比我們用自來水好。

或曰,可以用礦泉水。但王亭之對此實在不放心,必狂滾五分鐘才敢用,此乃遵從專家的勸告。尤其是如今興禽流感,誰知道有沒有候鳥在那些礦泉中飲水。可是狂滾之後水質已老,甚麼「蟹眼已過魚眼生」,都成虛話。

其次是茶葉。王亭之已算有福,長時有人以靚茶葉舉贈,可是這些據說是走後門走回來的茶葉,連樨樨都搖著頭來飲。

再然後是茶具,尤其是那個名為紫砂的壺,即貴價者亦不知含多少紫砂。不過王亭之亦有福,宜興有人,想王亭之去宜興畫一批壺,答應以舊藏真紫砂壺為報,王亭之期諸明年,是則還總算有點品茶的樂趣。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