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曲藝書畫 » 藝談 » 「茗」得很老實

「茗」得很老實

如今茶藝界流行一個名詞:「茗茶」。王亭之飲茶六十餘年,自泡工夫茶亦五十餘年,卻真的不知道這名詞作甚解。

然而,卻見這名詞刻在所謂紫砂壺上、印在茶葉包裝上、標在茶具套裝盒上,於是自愧無知,唯有思索,想來想去,覺得「茗茶」的「茗」,可能作動詞用,是故「茗茶」者,即是飲茶,不過飲得自以為高級。

但如果依照陸羽《茶經》,「茗」則顯然是名詞。陸羽列舉茶名言:「一日茶、二日檟、三日蔎、四日茗、五日荈。」那是以採茶的早晚而分。初取者名之為茶,茗則已為第四期的採摘,老甚矣,實在只是下等茶葉。

明人張德謙《茶經》云:「凡茶,須在谷雨前採者為佳。」這即是所謂「雨前」,是為初採,亦即真真正正的「茶」。

不過他們兩人所說的茶,都指龍井之類的緣茶,若鐵觀音之類,據說一年兩造,而又不限於谷雨以前採摘。

然而無論如何,陸羽施設五種名目,顯然有高低上下之分,賣茶葉的人自稱為「茗」,十分老實,因為如今輕易買得到的茶葉,評為第四級已經過譽。王亭之喝茶喝到老,愈喝愈貴,愈貴愈豆泥,所以很欣賞這個「茗」字,不是飲茶,只是「品茗」,雖墮落,依然風雅。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