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習俗 » 過年憶餃子

過年憶餃子

每於過年,王亭之就想起童年少年時吃的餃子。

於童年時,家中人手多,包餃子便成為家庭娛樂。成群婦女在和麵、桿皮、包餃,小孩子趁在一旁熱鬥,乘人不覺,偷一塊麵團捏小白免,左捏右捏,終於只好捏黑豬,因為麵團已經髒黑。

家中的餃子,分成兩派,一派傳統,有山東風味,一派是由庶祖母傳來,蘇州特色。前者皮較厚,但嚼起來有麵香,後者比較骨子,富菜肉香。然而兩者都有一共同之處,即是餃餡鮮潤有汁,即使是家常的白菜豬肉餃,菜肉和香,這滋味已不堪回憶。

於少年時,家中人手已少,但先母尚能製作山東餃子,鮮潤依舊,及手藝傳至王亭婆,則已粗製濫造,尤其近年買餃子皮回來,又用攪拌機攪餡,是故家廚製作,已只是聊勝於無。

人知王亭之喜吃餃子,亦有介紹某家某家好者,此中甚至有家製餃子,要訂貨才有,但吃起來則無一滿意,餡乾糙為其通病。

幸而去年有人送王亭之一瓶意大利百年陳醋,吃餃子時用之蘸食,若用飲食節目小妹妹的術語來形容,便是:「唔,帶出左肉餡的鮮味。」然後點兩點頭,當然好味。人貴知足,餃子不靚,醋靚,已如娶得品德好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