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習俗 » 今日赤口

今日赤口

今日年初三,是謂「赤口」。

赤口本來並無任何禁忌之意,而且恰恰相反,是個百無禁忌,可以隨意說話的日子。原因是年初一、初二兩天,語貴吉祥,說話容易犯忌,因此這兩天凡說話必加包裝,包裝辛苦,到年初三,就可以「赤口」了。赤口也者,即是去除口的包裝,故「赤」為赤露之意。

例如年初一二,依舊俗,不能說「飽」,只能說「夠」,原因是怕值日宮曹聽見這人家呻飽,就減去他們的祿食。可是一到年初三,就可以說「我飽了」。

又如年初一二,依舊俗,不能說「光」,只能說「猛」。廳當燈火通燃,如果有人說一聲「好光」,那就會給人窒曰:「好猛,大吉利是!」這一年如果有甚麼損失,一律上那口不擇言者之數。可是一到年初三,卻又可以「光」了。

王亭之童年就是在這般禁忌中長大的,是故到了年初三,就感到自由的快慰,可惜那時不認識陳方安生,因此未受到她的民主呵護。

這樣一個赤口,不知怎樣,香港人卻會稱之為「拆口」,而且是禁忌拜年的日子,說會嗌交。這簡直是將民主與自由的日子橫加限制,美國國會與英國議會未評論這件事,可能是李柱銘忘記向他們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