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江湖戲法 » 四大文明古國大混合

四大文明古國大混合

波希文化裏面,當然還包括古埃及的魔術。埃及人也是魔術大師,因為他們居住在沙漠,沙漠中時時有海市蜃樓,可以引起許多幻想。幻想,便正是產生魔術的基礎。

有一本書,叫做《西車之書》,內容記載西元前的埃及魔術,其中最厲害的一位魔術師,是個祭司,名叫維帕湼爾。據記載,此人能憑咒語使假鱷魚變成真鱷魚。不必說,這當然即是「水彩」系列魔術。前面提過的天竺舍利,能「激水化成比目魚」,應該便即是同類的魔術。

不要忘記,這是三千五百年前的事。人類在當時已經有這般高的智慧,真的說來令人不信。我們中國,如果不是反對「奇巧淫伎」的話,也應該在魔術上有所發明。因為我們就曾經出過一位墨翟,還出過一位公輸般(即是魯班)。據說,他們發明過會飛的木鳶,會自動行走的木車(即是後來諸葛孔明使用的「木牛流馬」),所以,如果有一個發展的空間,王亭之相信,中國一定可以創造出許多機械魔術的奇跡。不讓波希文化,天竺文化專美。

所以我們如果屈指數一數漢代時由西域傳來的魔術,就會大吃一驚,它竟然是希臘、埃及、印度、波斯文化的大混合。加上中國固有文化,真的將四大文明古國的文化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