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江湖戲法 » 大宛眩人是祖師

大宛眩人是祖師

閒話休提,且說我國走江湖的勅法佬,雖然奉呂洞賓為祖師,但倘如追本尋源,可謂將祖師找錯,因為我國的戲法祖師實來自西域。漢武帝想長生不老,便派張騫出使西域,因為那時的方士一口咬定,東方蓬萊三島有不死藥,西方則有金丹。

自從秦始皇開始,許多方士浮海去蓬瀛,結果都沒有一個人能取得長生藥回來,漢武帝自己也撞過板,後來反正想去西域大宛找馬種,因此便決心派張騫出使,找丹找良馬,算是一舉兩得。

列位看官有所不知,原來當日堂堂中國,最沒法子跟西域胡人比的便正是馬。中原的馬不耐力,在戰塲上跑久了便腿軟,因此自東周以來跟胡人交戰,吃虧便吃在戰馬身上。是故當時交戰,我們的士兵最著重搶馬,能夠「步行奪得胡馬騎」,便是一名勇士。

諸胡之中,以大宛國的馬最快,稱為「血汗馬」,馬流出來的汗微微有點胭脂色,這種馬真的可以日行八百里,負重一千鈞。漢武帝自然想去大宛找這些馬來做種。只是大宛人也不是傻子,馬不送來,郤送來兩樣事物,一人一疍。那個疍當時叫做「大鳥卵」,很可能即是西域沙漠的駝鳥疍,至於那個人,卻是一個魔術師,當時稱之為「眩人」。眩人者,亦即眩人眼目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