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易 » 答「易數原則」之問

答「易數原則」之問

有一位俄亥俄州讀者黃君,寄信給王亭之,討論《梅花易數》。他說,大約七年前,人在香港,在收音機聽過王亭之談梅花易數,很感興趣,便買了有關這面方的書來讀,又搜集王亭之一應談及易學的文章,兩相比較,發現王亭之所言,跟他買回來的書本,說法大不相同,因此疑團滿腹。

他說,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王亭之占某賽手在澳門賽車,是否可以掄元。王亭之在收音機說,初時有障礙,但最後可以取勝。後來果如所占。當時占得的卦,是「雷火豐」變「澤火革」。

這些七、八年的事,王亭之已經忘記,當時不記得是應李英豪之邀,抑或是鄧惠嫻所約,曾在電台談過術數,可是節目做了兩三個月,便興緻索然。索然的原因,不提也罷,不關電台的事,而是是非太多,又太濕碎。王亭之不怕是非,卻怕濕碎,因此就自動收檔。

王亭之得這位黃君來信,實在歡喜,七八年播點種,想不到居然有少少收穫。可是黃君來信,要王亭之發表一些文字,提供占算《梅花易數》的原則,那又未免考起王亭之。

台灣出版關於《梅花易數》的書,王亭之亦看過兩三本,很佩服作者能夠提供一些「原則」,教人如何占算,至於王亭之自己,卻真的沒有什麼「原則」可言。如果一定要講「原則」,那只能說,先要將漢代經師的「易例」學熟,尤其是京房的《京氏易》、虞翻的《虞氏易》,以及鄭玄的《鄭氏易》。第二步,是研究宋儒邵康節的「先天易學」,因為《梅花易數》用先天不用後天。

能如是,大概就不必再學什麼「原則」,隨機取數,由數得卦,由卦生象,便可以占算矣,焉有那許多「原則」耶。黃君其努力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