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詩詞 » 有句無章

有句無章

寫詩不是絕不可經營詩句,只是至少要知道兩點:第一,經營的目的,是為了突出詩的內涵;第二,絕不可因為偶然經營得好句,便寧可損傷內容,對此好句遷就。

南宋末年的詞風,論者毀譽不一,其實平心而論,他們的缺點正在於有句無章。所以「有句」,是從經營而來;所以「無章」,是由於寧願損傷詞意,也捨不得對自己千辛萬苦經營得來的句子稍加揚棄。

試隨手舉吳文英的《雙雙燕》一闋以為例:

小桃謝後雙雙燕,飛來幾家庭戶。輕煙曉瞑,湘水暮雲遙度。簾外餘寒未卷,共斜入紅樓深處。相將占得雕梁,似約韶光留住。  堪舉、翩翩翠羽,楊柳岸,泥香半和梅雨。落花風軟,戲促亂紅飛舞。多少呢喃意緒,盡日向流鶯分訴。遷過短牆,誰會萬千言語。

檢點全詞,單獨來看,幾乎無句不佳。譬如說,「輕煙曉瞑,湘水暮雲遙度」,寥寥十字,即宛然暮春景色,而且是江南的暮春;「簾外餘寒」兩句,寫來深得燕子飛入人家時的神理(筆者就曾因這兩句詞,悠然神往,想起自己的童年歲月);「楊柳岸,泥香半和梅雨」,原是一地的泥濘,潺潺不堪行步,卻給詞人寫得異樣芳馨;「落花風軟,戲促亂紅飛舞」,「軟」字是前人經營所得,夢窗隨手轉拾,「促」字則是夢窗自己千辛萬苦的經營讀起來,遂覺得紫燕竟也頑皮,在風雨中,與落花相逐,可謂一片天機。

然而,試把全詞貫串起來讀,你覺詞人實在想告訴你甚麼呢?

沒有,甚麼都沒有,只除了是寫眼前的景色之外,內容便是一片空白。而且,詞人寫景亦可謂不成章法。既已說「飛來幾家庭戶」,則以後的「斜入紅樓」便是意複。既說舉羽飛舞於楊柳岸,則以後的「戲促亂紅」便是境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