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最新文章推介 » 「唯一真實」的愛與「一帶一路」

「唯一真實」的愛與「一帶一路」

Bharati,我的一個印度女弟子,在看完我評論愛因斯坦遺書的文章後,給我送來一本書,Brian Weiss, M.D. 著的Only Love Is Real,同時附上一封她寫的長信。在多倫多暴雪之後,我坐在窗前,讀她的信,翻閱這本書,再望着積雪的草地,灰藍色的天空,我頓時感受到愛因斯坦所說的「愛」(love)。在心理學家Brian Weiss眼中,這愛是「唯一的真實」;在愛因斯坦眼中,這愛就是一個神秘的「統一力場」;在甯瑪派學人的眼中,這愛就是「如來法身功德」。三種覺受可以說是相同,也可以說是不同,不同的是,「唯一真實」說的只是我們這個世間;「統一力場」說的只是我們這個宇宙;「如來法身功德」說的卻是無數時空無數宇宙的統一。

說這三種覺受的不同,其實還要說三者的相同。相同的是,即使我們去覺受無數時空無數宇宙的統一,其實我們所覺受到的,亦可以說是「統一力場」,亦可以說是「唯一真實」。同樣,愛因斯坦所覺受到的「統一力場」,亦無非就是「唯一真實」。只不過是觀察的着眼點不同,所以便用不同的語言來表達。

時間的變異、景象的變異,令我們看不到「唯一」。春天的草地開花,冬天的草地積雪,那便是「異」。我們見到「異」,便喪失了「一」,因此我們就無法感受到法界的恩情、法界的功德、法界的愛。所以我們便要輪迴,因為既無如是感受,人世便有許多是非。相信上帝造人的信徒,沒感受到上帝的恩情、功德與愛,才會有種族之見、宗教之見,因此才會去欺凌弱小的民族和他們的宗教。假如把上帝的愛看成是「唯一」,自然就會覺得平等,不平等何來有「唯一」呢?所以,凡是從事橫霸與侵略的人,都不會是上帝的好信徒。決定他們要不斷輪迴。

我的後園種着十多棵樹,我從來沒見過粗大的樹會欺凌幼小的樹,很奇怪,大樹永遠會留出空間給小樹的枝生長。我在草地上種了很多花,不同種類,每種花都能吐蕾開花,從來沒有一個品種凌虐別一個品種的事。所以當我聽到,居然有些人會說,地球上只要留下三億人就夠了,我就想到大自然中的花和樹、我就想到被欺凌的民族與霸權,人不如草木,因為人懂得思維,但卻不懂得「唯一」,或者,他將「唯一」誤解為「唯我」。

我為甚麼擁護「一帶一路」,因為這就是「唯一真實」的愛。海外有許多華文網痛駡中國,甚至說中國必定滅亡,理由就是中國沒有自由、民主、人權。其實這些概念,已經變成橫霸欺凌的工具,與「一帶一路」相比,他帶來的只是戰爭與動亂,「一帶一路」帶來的卻是和平與共利。有些人誹謗說「一帶一路」是中國的侵略工具,所以在非洲一些小國,已經有人作出挑撥與離間,發動非洲人反對中國,非洲人始終會明白,誰人給他們帶來利益,誰人給他們帶來損害。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但我認為「一帶一路」一定會取得最後的勝利,伐林者畢竟無法與護林人抗衡。

現在提倡「一帶一路」,很提倡王陽明的思想,說「知行合一」,其實這還不夠,應該提倡「唯一真實」的愛,「統一力場」的愛,「如來法身功德」的愛。用「愛」來抗衡霸權,因為耶穌愛世人,真神阿拉也愛世人,如來法身功德更周遍無數的宇宙,我們就順從着這些愛或功德,讓「一帶一路」的幼苗結蕾、開花、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