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最新文章推介 » 香港在天秤上

香港在天秤上

王亭之沈潛佛學研究之後,本已無心再論世事,現在寫這篇文章,可以說是發自悲心。近年有些人說王亭之已受大陸統戰,實在是胡說。論利,王亭之沒收過大陸一塊錢,大陸亦從未對王亭之提出過金錢收買;論名,王亭之近年在佛學研究上所得的微名,實由國際學者所賜,大陸邀王亭之回國講佛學,即與這國際微名有關,所以王亭之是先在國際成名,然後才回大陸講學,此微名絶非中國所賜。現在王亭之評論世事的論點實發自內心,絲毫不受任何政治的影響。

            近年來,顯然是美國給中國巨大的壓力,此當然跟中國崛起有關。美國已經習慣成為國際警察,由是成為世界霸主,現在看見中國崛起的勢頭,尤其是見到人民幣崛起可能影響美元的霸主地位,所以給中國壓力亦是理所當然的事,如果這壓力只是為了平衡,王亭之覺得正常。現在的問題是,美國近年的行為是針對宗教、針對民族、針對一些國家的內政、針對一些國家的領導人,這樣的行為並不是為了平衡,實在可以說得是霸到不能再霸的國際霸權。看看現在的中東,你便知道所謂民主、自由、人權無非只是口號,甚至可以說是侵略的工具。

            美國自己違反民主、自由、人權的事例甚多,舉不勝舉,只舉出一個關塔那摩監獄也就夠了,奧巴馬曾經說要取消這個監獄,可是現在又不取消了,現任總統可能覺得這個監獄十分正常,因為是恐怖份子的囚禁地,既然恐怖,當然就不說甚麼人權了。那麼,死在美國手下的一些國家領導人呢?還有,現在由文件解密暴露出來的暗殺行為,難道是為了民主、自由、人權,是故要暗殺這些國家領導人嗎?暗殺不是恐怖行為嗎?所以王亭之覺得,美國其實已經變成最殘酷的世界霸主,中國本身雖然有很多缺點,卻並不是因為這些缺點而為美國所厭,實在是因為他雖有缺點仍能崛起,才為美國所忌,中國除非舉手投降,發誓聽從美國的指揮,否則的話,美國絶不會放過中國。

        美國不放過一個國家,最拿手的動作便是發動政變、發動顏色革命,收買一個反對黨來推翻領導人,可是這些招數對中國卻不管用,因為中國「獨裁」。其實,並不是每一個國家都可以像中國那樣「獨裁」,利比亞的卡扎菲給美國說為獨裁者,要給國際法庭審判,這「獨裁者」就獨裁不起來,結果為美國殺死。這說明甚麼?說明中國崛起的勢頭已被絶大多數人民認可,所以根本無法用政變來推翻中國「獨裁政權」。道理很簡單,大多數人民認可的「獨裁」就不是獨裁。

            網上有許多文章攻擊中國,說「一帶一路」是錯誤的政策、說中國政權必然崩潰、說中國經濟會引發金融危機,這些還可以說是「講道理」的文章,還有一些文章是攻擊中國領導人,家族如何暴富、如何腐化,還說這些領導人如何內鬥,所以黨內如何不穩,這些文章千變萬化,甲跟乙鬥,乙要下台了;忽然又說,乙要上來,目的是打倒丙;阿丙久久不倒,又說乙非常危險;然後又說阿甲亦可以倒台,諸如此類的「內幕消息」看到人眼花撩亂。王亭之幾年前還對這些文章有興趣,現在一看標題,根本便不想看。諸如此類這些文章分明是有組織、有平台、有背景。這些文章的確能夠影響一些人,中國的「公知」、香港的「自決」人士,應該對這些文章都有興趣。這樣一來便明白香港問題之所在了。

            香港的確有些人覺得香港受中國控制,所以「假普選」,可是發動反對「假普選」來佔中的人,相信便沒有那麼簡單,沒有政治意圖的人不會帶頭站出來發動群眾。王亭之認識一些文化人,他們亦支持佔中,但卻沒站出來發動,甚至自己亦不參加,因為他們沒有政治意圖。對於有政治意圖的人,因為有利益關係,王亭之沒法跟他們溝通,但對於受他們鼓動的人,尤其是年青人,卻覺得十分可惜,所以王亭之只想對他們說一句話,概念上的民主其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民本,以民為本,所作所為便自然有利民生。台灣選出蔡英文做領導人,絶對是普選、絶對符合美國的民主,可是現在民望插水低落,那便可以說選出蔡英文的只是所謂民主,可是卻忽略了民本。假如香港真的獨立,你看一看現在那批反中人士,有誰人堪為香港領導人。由他們自決,會決出怎樣的場面出來。中國政府對香港其實已不斷釋出善意,替香港出主意參加一帶一路,可是那些反中人士卻依然不領情。如今,反中人士其實已經主導了香港的傳媒界、司法界、教育界,所以反中力量已經十分龐大,可是有政治意圖及經濟利益的反中頭人們,依然不滿意,我們這些老百姓便應該想一想:香港受美國支配對香港有甚麼利益、香港脫離了中國的領導對香港有甚麼利益、香港不依靠中國試問如何生存?

            如果你說香港人要靠飲東江水,那些人便會說是用「水軍圍城」,即是說中國用水來威脅香港,那就說明,這些人對中國支持香港並不領情,甚至對中國供應香港肉食與蔬菜亦不領情,難怪對中國支持香港參與一帶一路便亦毫不領情了。

            如果你說,現在的香港政制其實比港英時代的政制要好,他們就會嗤之以鼻,不過你試平心比較一下,港英政府有一個政治局,政治局有一份黑名單,可以隨時驅人離港,理由只是「港督不歡喜你」;蘇守中在尖沙咀碼頭示威,結果得到甚麼際遇,現在的佔中人士比他好過得多,佔中三子現在還在大學當教授。諸如此類,不堪比較。王亭之就曾蒙友人告之,名字已列入政治局的黑名單,要王亭之寫文章小心一點。現在,無論你是法官、律師、傳媒、校長、教師,即使反中,亦絲毫不受威脅,還有平台給他們發言,可是他們卻認為現在司法系統已經受損,受政治干預,傳播界亦認為沒有言論自由。王亭之想問一問:如果香港獨立,反對獨立的人會不會受到司法保護,會不會可以用不明液體來淋警察?還有沒有發表反獨立言論的平台?

            王亭之的本意其實很簡單,民本!若凡事以民為本來考慮、以民為本來行動、以民為本來決策,一定是對的。王亭之接受大陸邀請到大陸各大學介紹佛家如來藏思想,與大陸一些機構合作,創辨世界第一家漢藏佛學研究所,現在已是八十四歲高齡,依然計劃在一家名校開辨如來藏講座,替他們邀請國際佛學名家來講學,設計講學課程,絶對是以民為本,因為如來藏思想在世俗來說,恰恰便是民本思想,假如這民本思想在中國得以推行,凡事以人民的利益為首,不落於民主、自由、人權等概念,那便對中國絶對有利。貪腐當然違反民本、濫權亦當然違反民本,所以王亭之此生最終的願望,便是如來藏思想得以在中國傳播,亦即民本思想得能成為主流思想,這樣由一帶一路引發的世界大同,便應該得到成功。

            所以,目前香港正在天秤上,受「民主」等概念薰陶的人在一邊,不受薰陶的人在另一邊,現在是有政治利益的人在操縱這個天秤,希望王亭之提出的民本思想,能令天秤得到平衡。老人之言,未必合聽,只願對王亭之有意見的人,能夠體諒王亭之的苦心,不要一開口便說王亭之接受統戰。平心、平心、再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