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最新文章推介 » 台灣是燙手山芋

台灣是燙手山芋

台灣問題比香港問題複雜。香港雖然港獨人士活躍,但願意成為中國人的市民實在佔絶大多數,現在的反中人士,核心人物只是極少數,由他們鼓吹了一批人來盲從,其實人數亦不多,因此即使出重手打擊港獨、自決,亦不會受廣大市民反對,甚至還受大多數市民歡迎。台灣則不同,真願意接受統一的人數,據說,估計只有百份之二十,還有一些願意接受統一的人,則是一些台商。現在中國向台灣人招手,吸收教授與學生,還向台灣人發旅行證,因此接受統一的人數已有增加。可是,依然有一大批深綠人士,其中包括六百多萬日裔台藉人,算起來,反統者總數恐怕會超過百份之五十。所以蔡英文才老神在在,有膽去中國化、去中華化,簡直想把台灣人不當成中華民族的人,在這樣的情形下,統一台灣便變成是燙手山芋。

            如果是文統,可以說絶對沒有希望,你看,連國民黨都提出「不統、不獨、不武」。國民黨有一個集會,有人站出來喊道:「統一中華」(還不是「統一中國」)。黨主席吳敦義立即說:「現在不是統一的時機」,還說:「一百年後可能就會自然統一」。所以國民黨亦絶對不會支持統一,他們只是想得到中國的利益,同時維持現狀,最好是維持一百年。真正主張統一,只有兩個小政黨,小到無可再小,號召力亦不足,說搞甚麼統一聯盟,也只是表態而已,不足影響台灣人的思想。如此對比勢力,便足見文統是不可能的事,中國用盡統戰招數,亦很難得到台灣的當政人士來作和談,因為和談對選票不利。

            假如武統,台灣當然不是中國的對手。現在的台獨人士以為一定得到美國跟日本的幫助,這絶對是夢想。美國人目前在台灣搞很多小動作,甚至說要在台灣駐軍,可是後來立即改口說,只是派一些便裝來保護美國在台機構,由此可見,他們出小動作都要顧忌大陸,何來談得上出兵幫台灣打仗。日本本來跟中國硬抗,大小動作都有,現在忽然轉軚,高官以及親華人士頻頻訪問中國,還想為安培晉三鋪路,有知情人士對王亭之透露,這是因為美國和日本的地震研究機構,都秘密提出警告,三十年內日本會陸沉,所以日本政府便覺得非討好中國不可,否則屆時中國可能拒收日本難民,兩億多日本人,除了中國之外,實在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大量收容他們,所以安培晉三才決定調和中日關係。你看,他以前寧願去見普京,都不願意向中國稍作示好,所以現在的示好,亦分明有特殊的目的。在此情形下,日本決不會為台灣跟中國打仗。如是,中國解放台灣實在是舉手之勞,可是在戰爭時亦有諸多顧忌,不能大量殺傷民眾、不能大量摧毁建築,尤其是古蹟與孫中山蔣介石的紀念堂、不能引發台灣的地震與海嘯、甚至不能大量殺傷台灣的軍隊,他們很多人是獨生子,台灣人很重視子息傳宗接代,殺一個士兵,便可能引起一家人的仇恨。

        無論文統抑或武統,問題是統一之後如何管治台灣,如果是台人治台,恐怕問題便比香港還要複雜,歐美的民主基金會一定肯花本錢來收買漢奸,他們化裝為「公知」、「維權人士」、「異見份子」,用民主、自由、人權來做本錢,弄到台灣永無寧日,對他們又不能鎮壓,甚至扣留他們都會有「國際輿論」干涉,甚至有國家政府出來抗議,一如今日的香港,有多少英國人的口水花,有多少歐洲國家發出輿論,在台灣,恐怕這些情形會十倍於香港。最麻煩是那些日本人,日本的孩子永遠依從父母,父母反中,便可以一代一代反中。現在據說已有六百萬人,他們的生殖率高,據說三十年後就可以超過一千萬,這麼多人,「台灣特首」如何應付。何況,反中機構還可以收買水軍,所以台灣人民便會受漢奸與水軍影響來反對政府,立時樹起民主、自由、人權的旗幟。

看看香港特首,王亭之真的為未來的「台灣特首」擔心。現在已有兩任香港特首惹上官司。曾蔭權居然有罪,還曾經不准保釋,梁振英似乎好一點,律政司說未決定是否控告,但亦不敢說撤消控告,所以王亭之覺得最幸運的還是葉劉,未得提名選舉特首,是她的福氣,做特首,工資不高,事務煩忙,還要時時張開笑口,落台時還可能被告,這樣的特首做來幹甚麼!林鄭似乎當仁不讓,現在當上特首,過兩年一定會變成老太婆,真可惜!將來台灣如果要洪秀柱當特首,看她弱不禁風的樣子,怎能應付得了台灣的複雜局面。

這些還是小事,重要的是民心歸向,有一半人不心向中國,這地方便實在不能說是中國的地方,因此才有受漢奸挑撥的可能,漢奸很容易當選入立法會,這時的立法會便不可收拾。凡與中國有關的事必受拖延,甚至立法反對。中國可以給台灣很多經濟利益,台灣加入一帶一路,比香港的利益大得多,王亭之可以跟你打賭,統一之後的台灣,假如有一個立法會,凡與一帶一路有關的事必受否決,還不是拖延這麼簡單。中國在台灣唯一的利益便是駐軍,打破第一島鏈。

因此王亭之認為,目前對台灣的統一並未時機成熟,至少要做五年統戰工夫,讓大多數台灣人切實感受到中國的善意,甚至對民進黨、國民黨的政界人士都要統戰,最重要的是,要讓「統一聯盟」對台商有利,能為台商作實際服務,吸引在中國的台商、學者、學生加入統一聯盟。能做五年,燙手的山芋便沒那麼燙手了,因為那時民眾才會支持壓抑漢奸(還不是鎮壓漢奸)。有民眾支持,國外那些基金與輿論便不成影響。台灣的司法問題似乎容易一點解決,現在台灣的司法界都是中國人,很容易接受一國兩制,亦不會認為是政治干預司法,但傳媒問題則比較嚴重,恐怕比香港還要複雜,此外還有教育界,幸虧目前台灣的教育界還未被反中人士佔領,所以提出公民教育,還不會受到教育界的反對,可是目前依然要在教育界上做一點工夫。

五年之後武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