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最新文章推介 » 漫談己亥年的世局

漫談己亥年的世局

筆者在《信報月刊》預言世事,並沒談到世局,現在卻想在本欄中稍作談論。

事情應該由玄空九運談起,2024年交入九運,距離現在只有五年,目前的世局當然跟九運甚有關係,因為今日所種的因,便是九運時的果。依大玄空,九運絶對不是美國的好運,屆時當權的政客,陰險橫霸,在這些政客的影響下,整個地球都不得安寧。目前種下如是政客的因,所以便得到這些政客當權的果。

凡是政客,一定懂得騙選票,這便是民主制度的壞處,Donald Trump橫霸之極,但卻不陰險,不幸的是,他目前正依賴着一班陰險的人,假如他繼續當政,美國便會變成既橫霸亦陰險的國度,這情形延續到九運,世界當然受害,但依玄空九運風水,其實受害更大的是美國自己,這樣一來,美國便可能發動戰爭來解困。九運之前,看不到有世界大戰的星運,到九運時便非常危險了。

依大玄空,中國走入「金生水」的局面,只是麻煩,不見得會崩潰。然而,筆者卻不敢十分肯定的一點,因為水文改變得太厲害,已有三峽工程,接着又南水北調,假如調得違反玄空原理,恐怕便不只是麻煩而已,一個不好,便要內部鎮壓漢奸,那時反中的人便更多反中的藉口,現在只能希望南水北調工程不要破壞黃河的局勢,因為長江的水文已經破壞了,剩下一條黃河,如果亦壞,這情形,筆者根本無法預測。

照大玄空,目前西方、北方對中國有利,所以中國應該利益歐盟、利益俄羅斯,過兩年或三年,中俄歐結成同盟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恐怕關鍵即在今年己亥年,今年有很多契機,希望中國能夠把握。倘如真的結盟成功,到九運時便可以消除美國的影響,甚至可以令美國不敢用兵,消戢了第三次世界大戰。

己亥年納音屬木,己屬土,亥屬水,木土水連環相克,頗有刀兵災病的現象,幸而刀兵只是小刀兵,那便是局部戰爭,筆者擔心的是人禍,人禍到底能引發一些甚麼災害,筆者說不出來,因為目前各種事務太複雜,一環牽一環,並不像古代那麼簡單,所以只能說是災禍。至於天災,日本台灣都要小心,中國西北部應該做好防災工作。那些官吏能否切實留意,那便是人禍的問題了,一個疏忽便會釀成大災。

雖然水文資料不足,筆者還是想談一談中國。一向以來,筆者對習近平毫無非議,他改制連任,只認為他是想一手一腳將一帶一路做好,並不覺得是專制。試想一想,假如兩任後他便要下台,一帶一路還怎樣進行下去呢?「中國夢」又怎能夠圓夢呢?所以習近平非做多一兩任不可,至少要再做多一任。凡事應該寛容點來想,不可拿着一些死的概念來套入現實,恣口罵人可能得到一些網民高興,一些青年人捧場,但卻於世事無補。現在依大玄空來看,中國只是碰到麻煩,並不見有大崩潰的現象,所以我很相信「眉山劍客」陳平的分析,中國可以打赢貿易戰。有一位教授說,要槍斃他都要爆料,中國在貿易戰中會大崩潰,目前中國陷入極大經濟危機,但筆者卻看不出有絲毫跡象,有多方面的困難,但應該都可以軟着陸。正因為這樣,目前中國才有利益歐盟,利益俄羅斯的可能,這才是整個世局的大事,假如中國孤立,九運時便相當危險,會成為美國唯一要攻擊的對象,獨力難支,我們自然要戒慎恐懼。

談一談俄羅斯,看起來,美國已經收買了一些俄國政客,甚至想搞顏色革命,所以普京目前並不安樂,到九運時,俄羅斯的政局會非常複雜,假如有中國幫助,危險會安然渡過。歐盟的情形一樣,美國已經收買了一些小國,在法國已經有顏色革命的影子,其實德國亦有不少政客受到收買,但依大玄空來看,整體局面並不太壞,如果中國能給予以小小的利益,只要不是絶對親美的政客上台,一定可以在經濟上跟中國結盟。

好了,目前就暫時談到這些,以後想到甚麼,還會說一些甚麼。讀者請參考筆者「會不會打第三次世界大戰」一文。再見,祝各位萬事如意,圓滿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