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該推廣如來藏修心法(一) 🔥

 

網上有一個「寒鋒時評」專欄,發表了一篇題為「迫在眉睫!清除漢奸,奪回我們的十大主權!」的文章,文章指出中國目前的十大痛點,即是十大主權的喪失。這篇文章寫得很好,讀了之後,筆者馬上想到,導致喪失十大主權,是認識事物觀點的問題,外國對中國作思想滲透,處事的人不加以為意,便會成為這些滲透思想的傳導者。又或者真如文章所說,有漢奸刻意傳導這些思想,當局又不以為意,於是便令十大主權喪失。假如國人懂得如何抉擇思想的正誤,外國的滲透思想就不克為功。

佛學思想,最深刻的是如來藏思想。學佛的目的其實即是修心,將自己的心理狀態修到正確,處事便亦會正確。要說如來藏,牽涉到佛家許多經論,筆者現在只能從最低層次來介紹這個思想。

從淺俗來說,如來藏修心可分為四個層次,但若只求正確認識事物與現象,用開頭兩個層次便夠了,這便是首先要去除落於名言概念來思維,然後要不依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六識的領受來認知事物。

先說第一個層次,我們思考問題,常會依着名言或依着概念來思考,例如,我們一看見「自由」二字,馬上就會引出一個「自由」的概念。假如這個概念是由美國製造出來,於傳播概念時,用建立美國自由的形象,來推翻中國傳統思想,甚至可以說中國幾千年來都沒有自由,這樣一來,我們就容易落在美國所說的自由來成立自由的概念了,美國便可以利用「自由」來做制高點,施展他的長臂管轄,從而干涉中國的內政,說中國這樣不自由,那樣不自由。

如來藏思想教導我們,不可落在一個人為的概念中來作思維,思維的依據是本來如是的本然,因此要抉擇這個美國建立出來的「自由」概念,就要用「民本」來作抉擇。「民本」是本然的處事標準,不需要經過人工做作、人工修飾,更加不需要法律依據。政府處事能利益人民,不傷害人民本然應有的權利,例如生存的權利、過美好生活的權利,那就夠了。根本不需要再製造「自由」這個概念。

如果由人為來製作自由,必然會有毛病。例如說「公民抗命」是人民的自由,所以可以破壞公共設施,可以拆毁人家的店鋪,甚至可以縱火燒人,將人圍毆,這些造作是「民本」嗎?這樣一抉擇,你就不會隨着「公民抗命」這個名言概念來處事,不管目的何在,公民抗命顯然是違反民本的違法行為。

再說第二層次。我們日常生活,都依據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六識的領受來處事,假如我們已經落在名言概念的牢籠之中,我們的六根六識領受就會錯誤,所以佛家教我們要懂得聽回聲。人站在空曠的地方大喊一聲,聽到回聲,如果他們已經落於「自我」這個概念,一定會說這回聲就是我自己的聲音,其實這回聲已經變異,不同他發出的聲音,所以依於本然,他應該說「這是我聲音的回聲」。現在再拿「公民抗命」來說,他們認為自己爭取民主自由是偉大之舉,所以破壞公共設施這個現象,從眼識的領受來說,便覺得不是破壞,而是偉大的「抗命」,甚至拆毁人家的店鋪,他們也會創造一個美好的名詞叫做「裝修」。所以他們耳朶領受的聲音,便是裝修店鋪的聲音,而不是破壞。

假如人人都懂得如來藏這兩個修心層次,就會正確思維,美好名詞建立出來的概念,未必就是美好,未必就是正確。美國發動的顏色革命,說是可以令這些國家變成民主國家,人民會得到自由,國家就會富強,但這是本然嗎?推翻人家的政府,殺死人家的總統,是本來就應該如是的本然嗎?這樣一思維抉擇,你就能正確認識所謂顏色革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現在經過顏色革命的國家,有那一個國家變好了。香港的「攬炒」分明就是顏色革命,如果攬炒成功,香港的情形會怎麼樣,會令香港人得到利益嗎?生活得更好嗎?一用民本來作抉擇,那便知道所謂公民抗命,根本就是以破壞一個地區為榮之舉。如果由主導攬炒的人來當政,這批攬炒新官可以給香港帶來甚麼利益呢。你說香港人會得到自由了,可是,此時若有人發出反對攬炒政府的聲音,一定被視為犯法,他們又不會說這是自由了。

已經簡單地介紹如來藏思想的兩重修心了,下文就會依此兩層次的修心,來說明中國何以會受到思想滲透,弄到十大主權喪失。

 

  forward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