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該推廣如來藏修心法(四) 🔥

5、思想主權

我們祖先的思想其實十分可貴,「寒鋒時評」舉管仲(西元前723-645)為例,認為他是經濟學家、管理學家,(筆者認為他還是法學家)。可是如今我們卻只懂得研究西方傳入的經濟學、管理學,根本忘記了管仲,這便是中國思想主權喪失的現象。

筆者很同意「寒鋒時評」的說法,例如儒家的民本思想,如今已經完全失落,中國人只知道民主、人權、自由這些西方口號,已經不知道「民本」其實已包括真實的民主、人權與自由,反而,西方的口號無非只是能建立多重標準的概念,絕不真實。

現在中國傳統的九流十家思想,其實都已受遺棄,原因只是覺得西方的思想科學,九流十家的思想老土,所以大學的哲學系便不會有介紹九流十家思想的課程。這種滅絕思想主權的現象,便弄到許多人會懷疑國家的正確政策。例如一國兩制,實在是基於法家的變法,而且是依法而變法,並不是恃勢而變法、玩弄權術而變法,一旦迷於西方思想,就不會認識到建立一國兩制的偉大、認識到一國兩制就是改革開放。

又如一帶一路,實在是利益全人類的大同思想,但還有些漢奸,將之說成是國家胡亂花錢,或說是花錢收買外國,甚至同意美國的說法,一帶一路是債務陷阱。

思想主權的侵略很可怕,因為這是對中國傳統思想的割裂,一個民族失去了傳統思想,不需要戰爭就可以亡國,所以我們要提倡去除名言概念、去除六根六識領受的抉擇與思維。

6、媒體主權

「寒鋒時評」指出,美國操縱了許多「白手套」,「白手套」又操縱了媒體,媒體便影響了許多中國人的言行,這便是媒體主權的失落。

筆者由此想起一件事。有一個大學教授,在大學公開演講,一開頭便說:我今天說的話,即使將我槍斃我都要說。(你看,說得多偉大,因為偉大,所以就動聽了。)他說甚麼呢?認為中國不應該反制美國的貿易戰,中美貿易,中國逆差甚多,分明是賺了美國人的錢,人家才因此發動貿易戰。所以中國應該向美國多納點關稅來贖罪,他還諷刺陳平教授的說法,說道:有人說中國打貿易戰,大打大勝,中打中勝,小打小勝。你看,現在打成甚麼樣子!

筆者看視頻時,覺得現在中國也沒有打輸,到底是甚麼樣子呢?便期望聽到他的分折,誰知他根本沒有分折,這樣就說完了。用「打成甚麼樣子」就否定中國對貿易戰的應對,那就是「白手套」的做法了,「白手套」根本不需要說明理據,只需說些煽動感情的說話,就可以影響聽眾,難怪他一開口就說「將我槍斃我都要說出來」,這句話就是極度的煽情了。

西方滲透中國很懂得煽情,因為當年蘇聯解體,就是以煽情為武器來操縱媒體,弄到蘇聯很多人真的以為美國想幫助蘇聯富強,這樣,才會解散共產黨,同意將蘇聯分裂。分裂之後,美國又煽情地推出「休克療法」來搜刮蘇聯的財富,許多政客及媒體居然認可,於是弄到蘇聯大部份財富轉移到美國。由此即可見喪失媒體主權的可怕。香港的黑暴事件、攬炒香港(將香港炒到滅亡,大家一齊死),同樣是由一些媒體來鼓動,這又是一個例子。

如果不落在西方民主自由的概念,不落在休克療法的概念,不認為美國的民主可以令國家富強,媒體的操縱就沒有效力了。現在有些漢奸,還有媒體上宣揚,中國不應該跟美國對抗,不應該對台灣武統,我們不能令這些媒體奪去中國的媒體主權。

 

back  forward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