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曲藝書畫 » 藝談

藝談

王亭之寫曲

王亭之在七十年代初,應孫寶玲之邀,為李寶瑩、羅家英寫了兩折折子,此即《雙陽公主》之《遊園》與《追夫》。 這兩折戲,都度了新曲,由梁漢銘兄譜曲,他留學法國,但雅愛粵曲,跟王亭之合作得十分愉快。 近年此兩...

Read More »

悲涼《甘地會西施》

近人談粵劇,一談到四十年代,一定痛詆,舉出來的例,又一定是廖俠懷七叔的《甘地會西施》,認為荒謬。每見此類議論,王亭之就肯定作者未看過原劇,只是人云亦云的耳食之言,且憑戲(亂)猜度,便冤枉了七叔。 這套...

Read More »

哀傷《天上玉麒麟》

廖俠懷七叔晚年的名劇,除了《甘地會西施》之外,還有一齣《天上玉麒麟》,演出明末廣州文人鄺露的殉國故事。 鄺露字湛若,他遊廣西,與苖寨公主相戀,飲水誓盟,結為連理,原打算從此長住苖疆,採藥行醫以濟苖人。...

Read More »

粵劇的「田祖師」

粵劇戲班供祖師,於華光祖師之外,一定還有「田竇二師」。田、竇何人也,即老叔父亦不能詳言,其實關於這兩位祖師,清代李文田已詳作考證,即後唐莊宗與竇太后。如今且一談後唐莊宗。 他名李存勖,喜歡演戲,擔網丑...

Read More »

唐滌生「失黏」

《演藝》第五期,刊登繼光先生一篇文章,題為「《帝女花》的探討」,對唐滌生的《帝女花》有所質疑,亦有所批評。這篇文章十分有料,人若以為繼光牙刷,連唐滌生都敢批評,那就淺薄了,因為王亭之相信,若唐翁在生,...

Read More »

粵劇尊重丑生

粵劇供奉「田祖師」,因為他即是後唐莊宗,以「李天下」藝名演丑生戲,所以粵班中亦以丑生為尊。 此如從前的紅船,所有人都要執位,大佬倌與手下平等,執到甚麼艙位,便全年就在此艙位上起居。唯有正印丑生與二花面...

Read More »

點解叫做「吳仟峰」?

跟吳仟峰、尹飛燕兩位佬倌晚飯,席間,吳仟峰自爆內幕,點解叫做「吳仟峰」? 他初踏台板之時,藝名「吳千楓」。說句笑話,這藝名十分適合移民來加東,加國東部五湖楓葉,每到秋來,千楓大紅大紫。 可是他卻在香港...

Read More »

天意要看戲

李龍、王超群、鄧美玲、何偉凌來圖麟都演出三日,王亭之以為無緣看其演出,因為當時已應在旅途之中。楊麗和阮眉邀王亭之看梁耀安與陳美華演《唐宮恨史》,此乃阮眉編劇的成名作,王亭之以為更無法應邀,因為其演出更...

Read More »

梁耀安與陳美華

梁耀安與陳美華一對主角,演來入戲,盟誓一場,更將觀眾的情緒帶入戲內,其後高潮迭起,到了尾場《夢會太真》,唱主題曲,美華唱得好,梁耀安唱得更好,一段南音唱得出神入化,「催快」那一段,王亭之居然為之神迷,...

Read More »

紫砂陶藝似樂章

多年前,黃鉗灼(牛丁)拿十多個紫砂壼來,叫王亭之題字寫畫,問之,說是周聖希先生的作品。其後常見周先生開展覽,唯王亭之忙於譯經,故只去看過一次。 今年周先生及門人又開展覽矣,王亭之有閒,自然非去不可,蓋...

Read More »

陳曼生紫砂壼

宜興業砂壼中,有一品名「曼生壼」,乃清代文人陳曼生的設計。所謂設計,指壼式、題書、題畫,陳曼生不是壼工,不懂造壼。 如今真的曼生壼,傳世恐伯已經甚少,即使有人收藏,亦未必肯用之以泡茶。 然而王亭之好口...

Read More »

宜興與文人

大陸友人來電,說替王亭之找到了兩把上好紫砂壼,三杯裝,可以日用,亦可以養壼收藏。王亭之問是甚麼壼,說要保密,留下一份驚喜,問價錢,則曰不必問了,送給亭老當壽禮。如是,更令王亭之忐忑不安,怕禮物太貴重,...

Read More »

紫砂壺的陰陽五行

人道宜興紫砂壺「兼五行而抱陰陽」,言之成理,不能說是附會。 泥出礦砂,屬金;燒窰用柴,屬木;和泥用泉水,屬水;燒窰自然屬火;泥亦當然屬土,是之謂兼五行也。 五行中又有五行,即是所用的紫砂泥稱為五色泥,...

Read More »

「茗」得很老實

如今茶藝界流行一個名詞:「茗茶」。王亭之飲茶六十餘年,自泡工夫茶亦五十餘年,卻真的不知道這名詞作甚解。 然而,卻見這名詞刻在所謂紫砂壺上、印在茶葉包裝上、標在茶具套裝盒上,於是自愧無知,唯有思索,想來...

Read More »

遺禍子孫教飲茶

王亭之一生人做過一件遺禍子孫的事,那就是教會他們飲茶。樨樨常在王亭之身邊,是故中茶毒最深,現在已經很難戒。 茶人品茶先論水,說言:「無水不可與論茶也。」可是如今的茶商,寧可賣「聞香杯」、「公道壺」,卻...

Read More »

《茶文化》的工夫茶

台灣的《茶文化》,在七十年代已經抬頭,始作俑者是那些「純喫茶」,桌邊放三兩片石,桌面擺設聞香杯與公道壺,可是都用塑膠杯茶池,真正的福建茶人,實在很少用到那一杯一壺,反正只志在三五知己聚談,理鬼佢做張做...

Read More »

《驪鱗》談片

陳錫波先生以其大作《驪鱗》見贈。書名要解畫,「驪」本來指黑馬,馬常作對共馳,然而黑龍又叫「驪龍」,此書談對聯文學,因此「驪馬」喻對聯,以「驪龍」的鱗甲喻所談者僅得一鱗半爪。如是用意十分曲折,但這正是玩...

Read More »

喜談中樂得知己

庇詩中樂團的黎焯明先生來圖麟都公幹,王亭之得與其見面,相談甚歡,蓋見解一致,莫逆於心也。 許多人不知王亭之喜愛中樂。王亭之少年時隨著長輩,聽過不少邀請名家演奏的「響局」,及年事稍長,即與中樂家交遊。喉...

Read More »

為聽中樂,改期返歸

四月初,王亭之因事須赴溫哥華,原定七日返圖麟都,後來知道,是晚庇詩中樂團演出,乃決定改期返歸,此次演奏,非聽不可。 庇詩中樂團的演奏,王亭之從未有緣得以親賞,只是憑光碟一飽耳福,然而已經十分神往。人在...

Read More »

彭進秀的指揮

音樂指揮是樂隊的靈魂。學院派的指揮不是不好,可惜十居其九都以中規中矩為風格,因此很難看到有精采的演繹。所以在圖麟都,王亭之特別喜歡非學院派的彭進秀。 他是多倫多中樂團的客座指揮,王亭之看過他兩年的指揮...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