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公案點密

公案點密

第1案 世尊陞座

開場 禪宗公案本來只能悟入,多說一字,都是頭上安頭,然而逢場作戲,亦不妨插科打諢,雖嫌多事,料亦禪家所容。 開鑼! 第1案 世尊陞座 《從容錄》舉:世尊一日陞座,文殊白槌云:觀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Read More »

第2案 師姑原來是女人

智通在歸宗座下參禪,一夜,忽然大叫:「我開悟了,我開悟了。」 翌日上堂,歸宗問:「昨夜是誰說開悟?」智通答道:「是我。」歸宗問他有何開悟,智通答言:「所悟不能說。」歸宗說道:「如來降世,為示教法,你的...

Read More »

第3案 日面佛、月面佛

馬祖患病,院主來問疾。馬祖云:「日面佛,月面佛。」 這則公案,評論的人甚多,或說是日面佛壽長,月面佛壽短;又或說如兩鏡照影,於中無有影像,種種說法都有道理。若按甯瑪派見地,則可說日面月面都只是任運圓成...

Read More »

第4案 狗子佛性

《從容錄》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有。僧云:既有,為甚麼卻撞入這箇皮袋?州云:為他知而故犯。 又有僧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曰:無。僧云: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狗子為什麼卻無?州云:為伊有業...

Read More »

第5案 野鴨子飛

《建中靖國續燈錄》舉百丈懷海禪師: 一日,隨馬大師遊田中,見野鴨子。大師問:是什麼?師云:野鴨子。   少須,鴨子飛去。大師云:什麼處去也?師云:飛過去也。大師扭師鼻,師作忍痛聲。 大師云:又道飛過去...

Read More »

第6案 龍潭問天皇

《建中靖國續燈錄》舉龍潭崇信禪師: 一日,問天皇和尚曰:弟子久事於師,未蒙指示。天皇曰:每日無不指示。 師曰:什麼處是指示?天皇曰:汝擎茶來,吾為汝受;汝若和南,吾便起手。師因開悟。 禪宗教法最重家常...

Read More »

第7案 南岳磨磚

《天聖廣燈錄》舉馬祖: 馬祖於南岳傳法院後,獨處一庵,唯習坐禪,凡有來訪者都不顧,師(南岳懐讓)往彼亦不顧。師觀其神宇有異,憶六祖讖記,乃多方誘導。 一日,(南岳)將磚於庵前磨,馬祖亦不顧,時既久,乃...

Read More »

第8案 馬祖一畫

《天聖廣燈錄》舉馬祖: 有僧於師前作四畫。上一畫長,下三畫短。云:不得道一畫長三畫短。離四句、絕百非,請和尚答某甲。 師畫一畫。云:不得道長短,答汝了也。 這僧人問得作惡,既不得說長道短,還要斷盡言說...

Read More »

第9案 馬祖說修道

《天聖廣燈錄》舉馬祖: 問:如何是修道? 師云:道不屬修,即言修得;修成還壞,即同聲聞;若言不修,即同凡夫。 云:作何見解,即得達道。 師云:自性本來具足。但於善惡事上不滯,喚作修道人。取善捨惡,觀空...

Read More »

第10案 馬祖法嗣

《聯燈會要》舉馬祖: 馬祖玩月時,弟子南泉、百丈、西堂侍立。師問:「正恁麼時如何?」 西堂答云:「正好供養。」 百丈答云:「正好修行。」 南泉卻拂袖而去。 馬祖云:「經歸藏。禪歸海。唯有普願。獨超物外...

Read More »

第11案 藏頭海頭

《聯燈會要》舉馬祖: 僧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某甲西來意。」 師(馬祖)云:「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得,問取智藏去。」 僧問智藏,藏云:「汝何不問和尚(指馬祖)?」云:「和尚教來問上座。」藏云:...

Read More »

第12案 耽源圓相

《聯燈會要》舉馬祖: 師有小師耽源。行腳歸,於師前作一圓相,於中立地。師云:「汝莫欲作佛麼?」 云:「某甲不會揑目。」師云:「吾不如汝。」 耽源畫的一個圓圈,有如無上瑜伽密施設的壇城,他「於中立地」,...

Read More »

第13案 打不得

《聯燈會要》舉馬祖: 師見僧來,劃一圓相云:「入也打,不入也打。」僧纔入,師便打。 僧云:「和尚打某甲不得。」師靠却拄杖,休去。 雪竇云:「二俱不了。和尚打某甲不得,靠却拄杖,擬議不來,劈脊便棒。」 ...

Read More »

第14案 真性緣起

《聯燈會要》舉玄挺: 初參五祖忍禪師。侍立次,有講華嚴僧問五祖:「真性緣起,其義云何?」祖默然。 師遽云:「大德正興一念問時。是真性緣起。」其僧言下大悟。 安國玄挺是牛頭法融一系的傳人,這一法系的禪師...

Read More »

第15案 南泉斬貓

《景德傳燈錄》舉南泉: 師因東西兩堂各爭猫兒,師遇之,白眾曰:「道得即救取猫兒,道不得即斬卻也。」眾無對。師便斬之。 趙州自外歸,師舉前語示之,趙州乃脫履安頭上而出。師曰:「汝適來若在。即救得猫兒也。...

Read More »

第16案 黃蘗婆心

《建中靖國續燈錄》舉臨濟義玄禪師: 初參黃蘗,問佛法的的大意。三度發問,黃蘗打六十拄杖。 至大愚,舉此因緣。愚云:「黃蘗得恁麼老婆心。」師忽頓悟,便歸侍奉黃蘗。 禪家常說:「老婆心切。」婆心即是悲心,...

Read More »

第17案 青原米價

《從容錄》舉青原行思禪師(「青原」原作「清源」,今改): 僧問青原:「如何是佛法大意?」源云:「盧陵米作麼價?」 青原行思是六祖慧能的傳人,他初參六祖,六祖問他:「汝曾作甚麼來?」青原云:「聖諦亦不為...

Read More »

第18案 這個是甚麼?

《聯燈會要》舉牛頭法融禪師: 四祖遠觀氣象,躬自尋訪。見師(法融)端坐自若。祖問:「你在此,作甚麼?」師云:「觀心。」祖云:「觀者何人?心是何物?」師不能加答。 祖於宴坐石上,書一「佛」字,師悚然,不...

Read More »

第19案 唐文宗食蛤蜊

《聯燈會要》舉終南惟政禪師: 這則公案,筆者依《聯燈會要》重寫── 唐文宗好食蛤蜊,沿海官吏時時進供。一日,禦饌中有一蛤蜊,無論怎樣都掰不開,唐文宗覺得奇怪,他信佛,所以便焚香禱告,祈禱這蛤蜊張開。蛤...

Read More »

第20案 臨際瞎驢

《從容錄》舉臨際禪師: 臨際將示滅,囑三聖:吾遷化後,不得滅卻吾正法眼藏。 聖云:爭敢滅卻和尚正法眼藏。 際云:忽有人問汝,作么生對? 聖便喝。 際云:誰知吾正法眼藏,向這瞎驢邊滅卻。 這則公案,說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