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王亭之專欄 » 談「廣府話」

談「廣府話」

請何文匯正面回答王亭之的問題

明窗霍詠詩編輯轉何文匯博士教授收 何文匯最近出了一本書,對王亭之諸多批評,王亭之對此不想有所回應,因為王亭之自知有許多不足。不過,關於病毒音的問題,並不須要一個有正牌正照的博士教授,然後才有資格提出。...

Read More »

王亭之三鞠躬何文匯

一鞠躬! 何文匯認為,由於宋代以前的韻書殘缺,因此便只能用宋代修訂的《廣韻》為語音標準。這個說法,可以移用他批評王亭之的說話來評價他,即是:「匪夷所思,勇氣有餘,學識不足。」 假如像他所言,便須肯定:...

Read More »

何文匯沒資格坐入殿堂

香港一群文化人發起反「正音」霸權,難得有一本《東周刊》注視此事,加以報導,但何文匯的反應卻十分橫霸,他表示「只會與對讀音有一定研究及認識的人進行學術討論」。初聽起來似乎十分合理,但其實正是霸權的表現,...

Read More »

反「正音」有浪潮

香港最近忽然多人聲討「正音」;有報章轉載了王亭之的《請勿謀殺廣府話》;教育界的資深教師怨氣沖天。此為何耶?只因為有半官方組織大規模派員出動,向各校老師強迫推銷「正音」。 這番出動,包括諸位行政頭頭,連...

Read More »

要人改姓,雙重標準

關於「正音」,問題多多,得閒可以一一提出,如今只想談談正音寡頭的雙重標準。 他根據宋代的《廣韻》,要人改姓── 姓衛的人要姓「圍」。 姓韋的人亦要姓「圍」。 姓任的人要姓「淫」。 姓仇的人要姓「求」。...

Read More »

妖音乃不祥之兆

香港目前似乎又見太平盛世,早幾年還人人自危,如今則似已人人自豪,被人稱為「港燦」的日子,一去不復返矣。 其然,豈其然耶? 如果沒有大陸的黑錢來買豪宅,住在乜嘢灣的師奶,可以對住電視鏡頭悠然自得,說自己...

Read More »

妖音開始受反擊

看電視新聞的朋友,最近不知有沒有留意,在新聞中同一個字,無線電視記者的讀音,不同圖麟都新聞報告員的發音。 例如報告煤礦大火,無線記者已講返人話,將礦字讀回「抗」音,可是我們本地,卻依然堅持要kwong...

Read More »

對粵語妖音有四問

對於粵語妖音,王亭之公開向何文匯博士教授質詢四個問題── 第一,有六個時期的中原音傳入廣府,所以如今廣府話還保存著《詩經》時代的中原音,是則豈能專用宋代的《廣韻》來規範廣府話,其餘五個時期傳入來的語音...

Read More »

妖音直逼「微敦道」

目前妖音瀰漫電台電視的原因,是出於傳播界的心虛與盲從。 始作俑者是張敏儀,她一聽見「時奸」,因為對自己的讀音沒把握,立刻就盲從了。後來總算不再堅持,但妖音教授的歪理卻依然影響了香港電台。所以凡出身港台...

Read More »

「正音」是歷史醜劇

「正音」可以說是復古,而且只復宋代的古,除宋代外,其餘時代傳入廣府的音都不准讀。其橫蠻霸道,可謂無以尚之矣。 王亭之那組《請勿謀殺廣府話》的文章發表後,反應不俗,即是因為王亭之根據音韻專家羅常培、趙元...

Read More »

方言入文

韓牧兄寄來的剪報,又關係到方言入文字的問題。他看一場足球比賽的電視廣播,同時紀錄講波佬的評述動詞,一小時內,共記下七十幾個,例如:拉、閘、逗、拖、抽;剷、帶、點、搓、收;把、引、托、批、撩;彎、掛、殺...

Read More »

「埃」與「哀」

將地名譯音的人,一向喜歡將「I」譯音為「埃」,讀如「挨」,可謂譯音甚準。然而這個音一入廣府話傳媒人之口,立即出問題,因為他們堅持要將「埃」讀為「哀」。 「埃」音為「哀」,用國語來讀,完全一樣,但用廣府...

Read More »

廣府話的「一音兩變」

王亭之前此談及,「埃」字有兩音,一音「i」,一音「哀」,這是廣府話將中州音變讀經常可見的「一音兩變」。 還可以再舉一些例。 例如「挖」字,廣府話可讀為「蛙」,如「挖苦」即讀為「蛙苦」;亦可讀為「wut...

Read More »

翳膩

同一個字,放在不同的詞語中,就有不同的讀音。這情形在國語中雖有,但卻遠不如廣府話之多,更不如其別有風味。 例如「膩」字,在「細膩」、「肥膩」等詞中,讀為「利」音。可是在「翳膩」一詞,卻忽讀為「麗」。 ...

Read More »

「鈔」票與面皮

廣府話有音就有字,不過有些字甚為古老,寫出來已無人識讀,所以就給「約定俗成」的俗字代替。 清末民初時,廣州有一位舉人公詹憲慈,用畢生之力完成一本《廣州語本字》,在四書五經以及史書中找出「有音就有字」的...

Read More »

四個字,夠大聲

如果問「磅」字怎樣讀,人一定多以為自己完全識讀,一磅兩磅,誰人不識耶。 其實不然,如今說多少「磅」,這「磅」是譯音,而且譯音譯得十分正確,因為「磅」字的確讀pound音。 或曰,用國語來讀,「磅」是p...

Read More »

考考個「歷」字

廣府音的轉讀,至今為止,未有一位音韻學家敢說全部弄清。即如大師王力,半生用功於研究廣府話音韻,亦說自己只是研究的起步。可是何大博士教授卻敢拿著一本《廣韻》來規範廣州音,此正因其所知愈少,是故膽子愈大,...

Read More »

「湯斗」的「湯」

正由於廣府話中,有六個時期中州移民傳入的語音與詞語,所以研究廣府話實在要非常小心,絕不能自訂一個準則,就跳出來「正音」。這樣做,只如「教阿爺剃鬚」,膽大,可是笑話。 「熨斗」,用來「熨」衫,此字明明讀...

Read More »

「煙袋」的「袋」

電視演紀曉嵐,他有一個著名的渾號,「紀大煙袋」,此渾號見於清人筆記,不是編劇者杜撰。如果紀曉嵐生於今日,他一定編不成那套《四庫全書》,到處禁煙,躲在家中又如何能編書耶。 這「煙袋」一詞,廣府話讀為「煙...

Read More »

妲、坦、笪

妲己」的「妲」,廣府人唸「坦」音,亦即「妲」、「坦」二字,音無分別。可是國語則不然,「妲」唸為「打」,與「笪」字同音。只不過「笪」字廣府卻又有轉讀,讀為「撻」音,如「大笪地」。 由此一例,即可見方言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