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易

談易

答『斗數』與《周易》之問

近日忽然有幾個人向王亭之提出同一問題:「紫微斗數」究竟跟《周易》有無關係?既然有人感興趣,而這個問題實在亦值得一談,故不妨一言究竟。 斗數有許多門派,別的門派如何說法,王亭之不知,但本門「中州派」的說...

Read More »

易數未有傳人

檢點王亭之一生所學甚雜,少年時學道家,因此兼用功於《周易》,由是浸淫術數,師長輩一時皆期許甚殷,王亭之當日,亦頗以所學自負,蓋尚未知天外有天也。 中年以後,因病改習密宗,忽然又得遇中州派宗師,於是所學...

Read More »

關於「梅花易數」

梅花易數」云創自邵康節,而且有故事流傳,例如有人用瓦枕擲鼠,枕破,露出一行字云:「此枕為擲鼠而破」。其人驚奇,於是再擲一瓦枕,則見字云:「此枕為前枕而破」。 這類故事增加了「梅花易數」的神秘性。昔年王...

Read More »

用「梅花易數」打老虎機

王亭之在大西洋城觀光,偶然靈機一觸,用「梅花易數」占老虎機,自己中了一百番餅,為同行的于峰老婆選一機,亦中一百番餅,因此偶中,便起研究之心。當時占卜的靈感,乃根據老虎機的「即撲」原理而來。原則上,老虎...

Read More »

兩塊《易經》踏腳石

關於《易經》的訓詁,近人有成就者,唯李鏡池與高亨二家,高氏的書甚流行,其所著《周易古經今注》影響力甚大。高亨用「樸學」的觀點,為卦爻辭一一梳扒訓詁,居功甚偉,大陸四十年來關於《易經》的著作,唯《周易尚...

Read More »

術數有局限

王亭之一向認為,任何術數皆有一套原理,《周易》為古代占卜之書,已成不爭之論,他的原理,漢儒以「天人感應」的道理來加以解釋,漢代經師則將陰陽交參的變化,衍發為一套卦象爻象的學說,後代研究《周易》的人,亦...

Read More »

占卜方法的演變

《周易》占筮的方法,如今可謂已經失傳,也可以說,只得傳一半。——怎樣占出一枝卦,有明文可按,因此絕無問題。可是卦有變爻,如何據變爻來占筮,則聚訟紛紛,至今尚未有定論。 二十年前,王亭之根據京氏易的原則...

Read More »

術數與背景

王亭之做過一次演講,略談中國的占卜術,有人便約王亭之寫一本洋文書,介紹由古至今的各種占卜法。這本書寫成,相信每年的版稅應該相當可觀,不過王亭之卻實在無法寫成這本書。原因很簡單,不便於翻譯。 以《六壬》...

Read More »

漢易研究一片空白

王亭之近日讀到三本大陸出版的《周易》研究著作,這或者即是「開放」的成果矣。然而這些著作,卻實在辜負了一番「開放」,因為它們始終不敢堂堂正正將《周易》看成是一本卜筮之書。 三本著作,一本講古仔,說是武王...

Read More »

答「易數原則」之問

有一位俄亥俄州讀者黃君,寄信給王亭之,討論《梅花易數》。他說,大約七年前,人在香港,在收音機聽過王亭之談梅花易數,很感興趣,便買了有關這面方的書來讀,又搜集王亭之一應談及易學的文章,兩相比較,發現王亭...

Read More »

《火珠林》與「如來藏」

烹調高手呂太,不嘆世界,搵苦來辛,跟兩位師奶合作,搞一間「當藝家政中心」。地方細細,人才濟濟,開辦課程多種,其中一個課程,是王亭之教授《火珠林》卜易。此乃用錢占卜的最古老方法。 當年王亭之拜王子畏教授...

Read More »

王亭之何以不談易

易學分「漢易」與「宋易」二種,王亭之有興趣者唯在易漢學,對於宋學,從來不屑一顧。蓋漢人談易,以象數為主,雖諸家易學皆有缺點,但卻不能欺蒙讀者,因為漢代易師都有自己的體例,一亂體例,或支吾其辭,立刻就漏...

Read More »

聽大師講「卦」

看玄學界的大師講年運、講風水,娛樂性很強。早幾年,有一位大師在電視上講年運,分析卦象,將「大畜」卦與「小畜」卦掉轉,但居然講得頭頭是道,令王亭之十分佩服,難得講錯卦象亦可以分析得出吉凶,而且表情十足,...

Read More »

家常談〈易〉

這是一道硬梆梆的文章題目,悶死人,其實不然,因為每個人原來就生活在「易」的境界,只是「百姓日用而不知」而已。 一朶花都在「易」中過日子。當它綻芽時,《周易》的卦象便是屯卦,然後是蒙卦。它的生長需要養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