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亭之專欄

「煙袋」的「袋」

電視演紀曉嵐,他有一個著名的渾號,「紀大煙袋」,此渾號見於清人筆記,不是編劇者杜撰。如果紀曉嵐生於今日,他一定編不成那套《四庫全書》,到處禁煙,躲在家中又如何能編書耶。 這「煙袋」一詞,廣府話讀為「煙...

閱讀全文

妲、坦、笪

妲己」的「妲」,廣府人唸「坦」音,亦即「妲」、「坦」二字,音無分別。可是國語則不然,「妲」唸為「打」,與「笪」字同音。只不過「笪」字廣府卻又有轉讀,讀為「撻」音,如「大笪地」。 由此一例,即可見方言的...

閱讀全文

法國美食會廚師

王亭之去鴻昇館晚飯,大廚煒哥出來送行,且致歉云:剛才太忙,沒出來打招呼,所以現在趕出來送車。 王亭之怪其何以如此客氣,大廚煒說,因為知道王亭之是「法國美食會」的會員,他也是,英雄重英雄,是故非打招呼不...

閱讀全文

說「落雨細濕」

春雨天,廣州話稱之為「落雨細濕」,雅得很,發音則為「落雨施濕」。 「細」字讀為「施」,是唐五代時的中州音。「細濕」應是當時的口語,所以五代詞才有「細雨濕流光」的句子。將「細濕」一詞分拆入句,所濕者不是...

閱讀全文

新「貼」繡羅襦

廣府話中保存著許多古代的語言。如五代溫飛卿《菩薩蠻》詞,下半闋云:「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新貼繡羅襦,雙雙金鷓鴣。」詞中的「貼」字,便存於廣府話之中。 如今許多人解釋「新貼」句,以為是在羅襦上貼金鷓...

閱讀全文

談到廣府話保存許多古代的詞語,便想起一個「戌」字。 廣府人將門窗鉤鎖,稱為「戌起度門」、「戌埋度窗」,此「戌」字可謂來源甚古。六朝時梁簡文帝詩,「織成屏風金屈戌」,即與「戌」字有關。「屈戌」是名詞,「...

閱讀全文

天階

識廣府話,對讀詩詞曲賦都有幫助。 比如李白的《菩薩蠻》:「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瞑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 此詞「玉階」,句,見一註本將之解...

閱讀全文

闊佬炒飯

王亭之前來溫哥華小住,人請王亭之飲茶,去一家三層樓金碧輝煌的酒家,叫一碟名為「闊佬炒飯」的瑤柱蛋白炒飯。飯來,灰白色,王亭之心知,此即起鑊用油既少,又不勤於洗鑊之過,見其色不由作悶,於是悄悄起座,溜出...

閱讀全文

荔灣艇仔粥之憶

天時暑熱,不禁想起廣州荔枝灣的艇仔粥。賣粥的艇插一枝黃旗,十分醒目,以便遊艇上的客人叫船娘呼喚。 那些粥艇獨沽一味,賣艇仔粥就艇仔粥,連油條都不賣,所以遊艇上的船娘叫買十分方便。「蝦記,五碗」,簡單清...

閱讀全文

「三更」與「少人行」

王亭之在此談點廣府話的字音,反應不俗,今日斬多四兩。 周邦彥的《少年遊》十分出名,因為常涉到京師名妓李師師跟道君皇帝的一段情史。詞的下片云:「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閱讀全文

吐蕃與「吐播」

今人喜歡附和,一有標奇立異之說出籠,便必有附和者,這些附和者又多為傳媒,於是標奇立異之說立刻變成「正」,傳統則自然是「負」。 最明顯的例子是「吐蕃」,此乃西藏的「唐名」,一向讀為「吐凡」,從無異說。然...

閱讀全文

「倚」──千餘年的古語

廣府話有一個「倚」字,甚古。此字作「恃」字解。 「嗟(音車),佢倚住個老竇之馬」;「咁醜樣,有乜好倚呀」;還有一句常用語,人人都識:「倚老賣老」。 讀《紅樓夢》五十七回,薛姨媽說最好是將黛玉嫁給「寶兄...

閱讀全文

釋「豆泥」

有位讀者居然識窿路,電郵到樨樨的網址,問王亭之「豆泥」的語源。王亭之見問,不必合指一算,即知這位讀者必然是上了年紀的人,蓋如今的後生仔女,已經好少講「豆泥」矣。他們的語言,已代替了父祖輩的語言。 要談...

閱讀全文

高興意大利奪盃

世界盃給意大利捧去,王亭之心中亦有一點高興,因為歐洲各國當中,唯意大利跟中國的淵源最深。 王亭之去滿地可,由地頭蟲帶路,去吃一家正宗意大利餐館,那真是一頓好餐,頭盤八式意大利粉,主菜八式烤肉,都用食盒...

閱讀全文

「三及第」文體

廣府文人有一種文體,稱為「三及第」,此即文言、白話、方言齊用。有人以為這種文體創於香港,其實不然,四五十年代的廣州報紙,於副刊即見此種文體,尤多用於小說。 對於「三及第」,爭論頗多,讚之者捧到天花龍鳳...

閱讀全文

廚藝與移民

八月多人來探訪,來必出外飲茶食飯,更番不休。來客口味不同,飲食文化背景亦異,但眾口一詞,皆曰圖麟都的飲食超過香港,何只「食得吓」,簡直「真好味」。 香港近年飲食水準大跌,王亭之多年前返港一行,可謂食不...

閱讀全文

「出位」與「人氣」

時代興出位,一出位就有「人氣」。王亭之一定不在此「人氣」範圍之內。因為「出位」者,無非即是嘩眾取寵,或名之為「灑狗血」。江湖人士為之尚須講分寸,何況平民老百姓如王亭之者焉,是從來不欣賞此「出位」者也。...

閱讀全文

「統讀」與「正音」

統讀」這個名詞,出自大陸。一九八五年由「國家教委」與「國家語委」聯合發表公告,訂出一個《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將異讀統一,規定一個標準讀音。 何文匯大博士教授的「正音」即在這時期之後兩三年推出,他可能...

閱讀全文

何博士教授的立場

何文匯大博士教授搞出來的「正音」,其實即是搞「統讀」,所以他出版了一本《粵音正讀字彙》。「正讀」者,「統讀」之謂也,只是他不能像「國家語委」那麼權威,所以才客氣一點,不稱為「粵音統讀」,改稱為「粵音正...

閱讀全文

「陷阱」讀「陷靜」

看粵劇《再世紅梅記》,座後有人討論「脫阱」的「阱」字,一人說,讀「井」,另一人說:「但係佢地讀靜音個噃」。 到楊海城飾賈似道出場,果然是讀「靜」音。王亭之覺得座後的人好有學問。可能當年任白演出亦讀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