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亭之專欄

正告傳媒

目前,已愈來愈多人起而反對廣府話邪音,初步改變了麻木不仁的現象,這個情形,希望兩家電視台的新聞部重視。 邪音只流行香港,這是硬銷的結果。可是廣府話地區廣大,除香港外,根本無人承認邪音。報新聞的人應該想...

閱讀全文

妖音自露邪面目

有意變形來推廣何大博士校長(如今叫做校長了!)那套謀殺廣府話毒藥的節目,《最緊要正字》,由於不慎,暴露出可悲又可耻 的面目。其詳如何,且聽王亭之道來 ── 話說在節目中,一個中了「何氏病毒」的女博士,...

閱讀全文

「何氏病毒」出陰招

「何氏病毒」愈傳愈得勅 ,於是便要人改姓了。姓任改姓淫;姓韋改姓圍;姓衛亦要改姓圍,諸如此類。改姓是大件事,自然受到反擊。熱心推廣「何氏病毒」的傳媒可能怕得罪任志剛,所以不敢叫他「淫」。加拿大傳媒亦不...

閱讀全文

犬儒與「跌打」

一說到「犬儒」,人必想到一個糟老頭子的形象。殊知不然,那個何文匯做靠山的節目《最緊要正字》,有一個據說拿過甚麼小說獎的有型後生哥,新潮打扮,居然就是個地道的犬儒。 他指二著一個「跌打」招牌來「正字」(...

閱讀全文

對「抗爭」的反應

王亭之抗議電視台新聞部用邪音報新聞,得到加拿大廣州中學同學會響應,他們招待傳媒,公開支持王亭之。五家報社都派出記者蒞臨(只可惜唯《世界日報》未有出席)。 翌日,多倫多第一台的「一本政經」節目,全力支持...

閱讀全文

朝鮮不是「焦鮮」

「朝鮮」的讀音本來無可拗,一定是讀為「潮仙」,此有古書為證。 《史記索隱》說:「案,朝音潮,直驕反。鮮音仙。以有汕水故名也,汕,一音訕。」 這即是說,朝鮮之取名,是指朝向汕水。這「汕」字漢代音仙,亦音...

閱讀全文

魚皮與燕皮

許多人喜歡吃魚皮餃,以之為廣州美食,其實「魚皮」出自廣西的「玉林唐」。 如今吃的魚皮,據稱是將魚肉和麵搓粉,然而廣西玉林縣的唐師傅,卻是將魚脊肉刮出「魚滑」,然後全用魚滑製成餛飩皮,於是包成「魚皮餛飩...

閱讀全文

邪音害少年

廣府話應不應該正音呢?應該正,例如讀別字、讀懶音,都應該正。但是卻不能夠依一本韻書來改發音,便以為是正音。 音韻學大師趙元任做過「國語正音」,那是在承認國語音的基礎下來做。他說,當訂定正音表後勘對韻書...

閱讀全文

何文匯終於有反應

王亭之收到署名「回頭是岸」的網民電郵,轉來一份資料。他將王亭之向何文匯質問的四個問題,上何文匯的網,請他答覆,終於收到「香港中文大學粵語研究中心」的一封電郵,代何文匯答。「回頭是岸」於是將全部資訊轉給...

閱讀全文

何文匯間接招供

「香港中文大學粵語研究中心」(香中粵心)那班博士男女,提出「正音南移的現象」,支持用《廣韻》來正音,此答真的「傷盡粵心」,香港人納稅,用來養這個「中心」,真的欲哭無淚。 既然稱為「正音南移的現象」,即...

閱讀全文

何大人升堂

「香中粵心」代何文匯回答,還有一段奇文,可以共賞 ── 「談讀音,先從嚴,掌握了標準,然後於嚴處論寬,以期照顧一些習非勝是的讀音,那就法與情都兼顧。」 由此可見,何文匯的「正音」原來有如法官判案,從嚴...

閱讀全文

抗議違反正音原則

關於古音與今音,趙元任說:「可是有時候啊,古時候通行的韻書,像《切韻》、《廣韻》、《集韻》之類,差不多跟全國多數省份裏的讀法不同。所以從前我在那個委員會編訂國音的時候,就覺得我們對,而《廣韻》錯了。」...

閱讀全文

「何氏病毒音」包裝推銷

由於《最緊要正字》節目的刺激,香港人紛紛上網反彈,許多文章都有學術性,根據學理來反對何文匯包裝推妖音。包裝者,即借「正字」之名來推銷他的「正音」。 王亭之想趁此機會,向加拿大傳媒正面討論這個問題,希望...

閱讀全文

「約定俗成」是天籟

凡語音,必定是「約定俗成」。試想想,當未有「石」這語言時,原始人對石頭的語音表達一定非常混亂,正由於約定俗成,大家承認「石」這個語言,「石」音才能成立。一旦成立,大家就易溝通了。 何文匯不敢公然否定約...

閱讀全文

奉《廣韻》為「圭臬」!

於否定了約定俗成之後,何文匯就根據《廣韻》來發展他的病毒音了。為甚麼用《廣韻》呢?他認為此韻書「集中古音的大成」,「所以時至今日,他們還是奉《廣韻》的切音為圭臬。」 這兩句話彼此其實毫不相干,今日的生...

閱讀全文

生活語言無「圭臬」

無論何地的語音,都不能「奉《廣韻》為圭臬」,這是很自然的事。以廣府話為例,倘若規定要以《廣韻》作為標準,那麼,原來的方音就要廢棄了(「獠」不能讀為「佬」);秦漢時期、魏晉時期、隋唐時期傳入廣府的中原音...

閱讀全文

需要一本好字書

王亭之說,生活語言不能以韻書作為標準,可能有人抽秤,當我們不識一個字的讀音時,怎樣去學識它的讀音呢? 問得好。這其實需要一本正確紀錄生活語言的字書。歷代韻書的編彙,其實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但時間一久,語...

閱讀全文

對聽眾觀眾負責

何文匯慣稱之為「廣播員」的傳媒人士,可能以為,要將「呂不韋」讀為「雷阜圍」;要將「貝聿銘」讀為「貝月明」,不關他們的事,所以便堅持傳播病毒,毒害在加拿大學中文的青少年。因為他們常傳播的病毒音,只是「構...

閱讀全文

「病毒音」雙重標準

即使用《廣韻》為「圭臬」,何文匯亦採取雙重標準。王亭之已舉過例,「鳥」字,《廣韻》讀為diu,在廣府話是粗口動詞,他便立即認為這只是「本音」,不必依從,應讀為niu。這便即是忽然以生活語言為「圭臬」,...

閱讀全文

朗誦《千字文》

「粵語文化傳播會」的網站(www.cantoneseculture.com)最近新添了一項內容,由王亭之朗誦《千字文》,潘國森註解。 《千字文》原是梁武帝用來教王子的書,他命文學侍臣集會王羲之一千個字...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