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曲藝書畫

曲藝書畫

字畫詩

春寒料想怯羅衣 鼓樂催花第一枝 驚破慳紅和澀翠 天香吹遍上林池 太真宮畔暮雲輕 一夜東風著意迎 仙苑花開誰與共 錦屏繡幄駐飛瓊 淡香明艷露華濃 晚粧添色略勻紅 卷上珠簾花影近 畫堂西畔曲闌東 丙戌春晚...

Read More »

題陳炳光書

丁酉開歲,陳炳光令劉季送字二幅來,見其書法與前年所見者大異,因問劉季,據云,炳光近兩年用功於草書,至今自覺有成,故以書幅相示,因喜題一絶云── 退翁八十字通神 以畫入書意更真 豬肝一片無須食 同是交乘...

Read More »

臨江仙

七十九年如鏡影,鏡中影事消磨,本無來去與一多,更無生死路,塵影見當初。 春色十分常對眼,眼邊風月婆娑,散花天女問云何,叩關都不答,無語病維摩。 癸巳八月病目中作    ...

Read More »

舊日山行

二十年前,小住鼎湖,日日山行,卻從未得山行之樂。今秋心境落寞忽又竟如往昔,因試追寫當時行腳如此。 翻一山紅葉 翻一山 度入雲邊的明滅 翻一山淡似僧衣的草色 西風 寺鐘 叩答於山額 携酒山中 任風鼓滿襟...

Read More »

咏馬八首

短策破西風,鞭雲十二重,既見西王母,不望廣寒宮。 千載憶長安,金鞭襯玉冠,看花蹄得得,紅袖倚闌干。 遊春細袖衫,短髻插長簪,誰憐如駁象,垂頸入花壇。 今日白長牙,埒塲屬貴家,綵衣騎士短,鞭勒卻由他。 ...

Read More »

「嶺南派」平議

談錫永 廣州嶺南派紀念館擬出版紀念趙崇正先生的專集,向筆者徵稿,由是檢出兩篇舊作,現轉載如下。本文初刊於台北《雄獅美術》第118期(1980年12月)2012 年12月修訂。 居巢‧居廉‧隔山派 要談...

Read More »

嶺南派第二代傑出人物── 趙崇正先生的藝術與生平

談錫永 廣州嶺南派紀念館擬出版紀念趙崇正先生的專集,向筆者徵稿,由是檢出兩篇舊作,現轉載如下。本文初刊於香港《明報月刊》第210期(1983年6月)2012年12月重寫。 一 大約是三年前,《雄師美術...

Read More »

歷程

要談我的藝術歷程,可以先由一管羊毛筆開始。 依古老的風俗,嬰孩出世一百日,稱為「百晬」,晬是「周歲」、「周時」的意思,這是先秦時代的語言。幾十年前廣州還保持著這種風俗,嬰孩百晬之日,將種種物品擺成一個...

Read More »

國畫的用粉

一位對書畫極其愛好的青年人,表示極其討厭國畫的用粉。這個印象,不知是否因參觀了最近的一個同人畫展而來,如果是的話,筆者便感覺到這是個極大的不幸。寫花卉用粉,原是國畫很有成就的傳統,宋院的用粉,有染、有...

Read More »

潘天壽的賦色

用色彩來表現自我以及物象,最強烈的,筆者以為,無過於近人潘天壽的畫。 他寫山水,山石一律用黑或赭黃去染,樹葉則用花青,近處的草叢,略用石綠,全幅著色單純,正好配合他勾勒物象的線條。 別人寫這樣的畫,可...

Read More »

鮑少游三長卷

筆者日前曾有機緣,連續欣賞了鮑少游先生四十餘年前的作品,三件長卷,分別寫廣州、香港、澳門的景色。 寫廣州景色的一件,高劍父先生書引首「羊城暮靄」四字,展卷即見廣州北郊的景緻,然後由鎮海樓迤邐至二沙頭大...

Read More »

徐劉畫藝不相侔

當年徐悲鴻和劉海粟,曾展開過頗為激烈的論戰。因為徐悲鴻在素描方面曾痛下苦功,自然就對「寫實」執著,大不以馬諦斯之類的畫風為然──他喜歡將馬諦斯譯為「馬踢死」,憎惡之情見乎辭。劉海粟則不然,對寫實的畫甚...

Read More »

潘簡黃繁各擅場

近代山水畫家,黃賓虹與潘天壽的作品,都有個人的獨特風格,然而彼此又卻截然不同。 黃賓虹的畫極繁,尤其晚年目力減退之後,積墨寫山,遠望之但見一片墨韻,近看卻無一筆不交代清楚,絕不靠墨色來掩蓋敗筆。正唯其...

Read More »

談傅抱石

讀傅抱石的畫,常常易生起兩種聯想── 直覺上,容易聯想到明末清初的石濤及龔賢,以及元代人物畫家張叔厚跟明代的陳老蓮。在感情上,卻常常聯想到飯顆山頭的杜甫,跟汨羅江畔的屈原。 傅抱石的山水畫,受石濤的影...

Read More »

談趙崇正師

從來都很忌諱談及自己的師門,因為自己學的東西很雜,有些前輩,自己把他當成老師,他卻未必肯把自己看成弟子,為了避免攀緣,還是不談也罷。再說,倘若自己有所成就,擺師門來歷自然很令老師高興,若是一無所成,卻...

Read More »

掉丁衍鏞先生

冬至後一日,適逢周末,難得閒散在家,正泡一壺清茶,翻幾頁破書消遣。梅創基兄忽然撥來一個電話,劈頭第一句話便是──丁公今日下午已經棄世了! 頓時,我不知道怎樣回答梅創基兄的說話。 哀傷,說不上。但這個訊...

Read More »

小記趙是旦兄

亡友趙是旦兄的公子錫強君,數度來「八方藝苑」,商議替他的尊人結集出版遺作,態度誠懇認真,令人感到當今之世,難得還有肯賠錢紀念上一代的年青人,實在難能可貴。 事實上,是旦兄亦是近代廣東畫壇的奇才。他善於...

Read More »

重新認識水墨畫的傳統

中國繪畫由偏重彩色,轉變為偏重水墨,是一個很大的發展。 在人物畫方面,唐吳道子可能是首重墨物的畫家。他的畫,世稱為「吳家樣」,其特點是筆似蓴菜條,焦墨痕中略染淡彩,這樣的畫法,分明是當時張僧繇重彩暈染...

Read More »

經濟催生藝術流派

在明代以前,廣東畫家在全國畫壇中根本沒有地位。晚唐的張詢,宋末的白玉蟾(葛長庚),只是偶然的例外,而且他們的藝事在當時亦絕非舉足輕重。 到了明代,雖然出現了一位林良,以水墨淋漓的雄健之筆寫花鳥,一時與...

Read More »

平心論嶺南派

自有「嶺南派」以來,即使在它聲勢最鼎盛的時期,藝術界對它的評論,一向都是毀譽參半。 批評它的人,一般只從「東洋氣息」著眼,說它輕視了國畫的寶貴傳統。而讚揚它的人,卻從「改革」這一點來著眼,說它為未來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