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佛 » 公案點密 » 第11案 藏頭海頭

第11案 藏頭海頭

《聯燈會要》舉馬祖:

僧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某甲西來意。」

師(馬祖)云:「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得,問取智藏去。」

僧問智藏,藏云:「汝何不問和尚(指馬祖)?」云:「和尚教來問上座。」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汝說得,問取海兄(指百丈懷海)去。」

僧問海。海云:「到我這裏,卻不會。」

僧舉似師。師云:「藏頭白,海頭黑。」

這僧人問馬祖,指明要「離四句絶百非」而說達摩為何西來,那即是說,不得落邊見而說西來意,要盡離邊見。凡用言說而說,這言說必然落邊,不落於相依即落於相對,所以釋迦說法,亦叫人不可依其言說來理解他的說法,應該體會言說中的密意,這才是「依智不依識」、「依義不依語」。現在要馬祖說,又要其言說不落邊,那便實在是無可說,所以馬祖推「今日勞倦」不說。叫他去問智藏,那是考量智藏。

智藏見馬祖不說,所以說「今日頭痛,不能為汝說得」。他實在是頭痛,因為根本不可能說出不落邊的言說,這還不頭痛!所以他順手推給百丈懷海。

到了懷海那裏,懷海直說不會,那僧人便只好回來告訴馬祖,馬祖這時應該很開心,因為那僧人替他考量了兩位弟子。

「藏頭白,海頭黑」,這「頭」,千萬不可以理解為「頭髗」。「頭」即是「邊」。我們說「這頭」、「那頭」,便是說「這邊」、「那邊」。馬祖是說,智藏這邊白,懷海那邊黑。

智藏白,因為他指示那僧人,要離言說而言說實在令人頭痛,即使佛祖亦會頭痛,所以指示得明白,是為顯說。

懷海黑,因為他只說「不會」,那便好像有會的人,這樣的指示便十分暗晦,是為隱說。

那僧人其實愚蠢,不懂得離言說來體會智藏、懷海的言外之意(密意),若懂得時,便不會再回來舉似馬祖。「舉似」者,只是依樣畫胡盧,照搬藏、海二人的言說來告訴馬祖。馬祖對他只能指示:應該由顯隱兩邊來理解二人的說法,若參透時,便知道要離四句絶百非來說達摩西來意,應該離言來見如來法身功德,見得時,西來意即知。

 

back cat forward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