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王亭之專欄 » 王亭之遊戲 » 老頑童來信談特首

老頑童來信談特首

鄭重聲明

「老頑童周百通」通過lokyang@lokyang.com轉來一信,要亭老發表,但卻同時要亭老負法律責任,為此坎坎胡中央委員會,及常務委員會開擴大會議討論,決定將此信全文發表,但法律責任則由此「老頑童周百通」負擔,如亭老回港時被警察逮捕,請他自動獻身向警方自首。此信全文如下。

亭老你好,鄙人是老頑童周百通,現在寫信給你評論一下香港的特首,請在「坎坎胡」上發表。

話說當年,華仔非常開心地對我說:「通翁,中央想我做特首呀!」我便曾經潑他的冷水,對他說:「如果你做特首,因住會腳痛。」後來此事果然兌現,可是華仔卻對我毫不感激。其實事情發展,已經看出苗頭,他還未上任,香港電台便日日拍電視來諷刺他,香港電台是政府機構,擺明對他這個首長冇到,他當時就應該辭職,改去香港電台做掃地,結果上任之後,受盡女人氣,成班公務員當他冇到,還要弄到幾十萬人上街遊行,田大少說反水就反水,有甚麼辦法不腳痛。他的腳痛,留下許多後遺症,傳媒反中、教育界反中、法律界反中,都以他的腳痛為基礎,因為人人都看到,不但香港特區政府無用,連中央政府都其實無用,於是便由稱讚港英開始,很快就發展到要搞香港獨立,或者說是民主自決,現在距離華仔腳痛已十多年,八十後、九十後通通受到影響,似乎不反中就不是好青年,到如今這些人已長大成人,可以競選議員,甚至可以做律師了,至不濟也可以做個校長或者教師,在學校教育學生,要反中、要反共,所以連國民教育都不能實行,甚至連中國歷史、傳統文化都受到忽視,再加上宣傳六四,令那些細佬覺得反中、反共是天經地義的事,所以他們已經成為一股無可壓制亦無可溝通的社會力量,倘如當年華仔不腳痛,有膽不受女人氣,自己的起心肝來領導公務員,一如他後來權仔的做法,情形應該會好很多。

說到那個權仔,我通翁當年亦曾勸告過他,只不知他有沒有聽入耳,我說:「權仔,你可以硬,但一定要表面軟,骨子硬,硬出面對你沒有好處。」如果當時他向我請教,我就會教他向亭老學習,政事可以完全不理,千祈不可着意打好一份工,因為凡想打好份工的人一定沒好下場,你看公司裏佔據高位的人,幾時有想打好份工,他手下想打好份工的馬仔,能夠拿到一份退休金已經開心到極,所以打這份工,平時甚麼事都不須要理,到緊要關頭,可以賴中央,只須請反對者飲餐茶,對他們說:「各位大佬,你看,你們要這,我答應了;你們要那,我又答應了,現在我只求各位答應一件事,這件事中央給的壓力很大,不如將將就就,一人行步就算了。」相信這樣軟中帶硬,連掟杯民都會改掟雞蛋。如此一來,現在就不會弄到這麼慘,其實冇錢入袋反而變成貪官,全世界像他那樣的政客,可以說碰面即是,人人都沒有麻煩,偏偏他要入赤柱,這就是得罪人多稱呼人小的報應,他的罪,完全是因為得罪傳媒而成罪,報紙日日稱呼他貪乜貪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真的貪了十億八億,誰知他真的可能破產,這就是華仔留下來的手尾,由權仔來承擔。

講到當日的年仔,他曾經抱怨傳媒對他不公,弄到他做不成特首,他應該知到這其實是他的福氣,你看,不做特首,改入政協,如今多麼風光,假如當年當選,當選之後才被人攻擊豪華僭建,試問怎樣下台。凡是給中央歡喜的人,即使有芝麻大小的口實,都會給人將芝麻放大到成為恆星,你即使為僭建自殺,一定會給繼續鞭屍,所以你看英仔,他已經很識做人,只開罪了一隻熊仔,可是到現在依然口碑甚差。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讓年仔去受罪,自己歎世界,何樂而不為。

現在有人要英仔特赦七個警察,英仔實在很難做,因為一個不好,可能有人要追究那筆五千萬元的款項,傳媒一定不會幫他,網民一定落井下石,中央政府又怕輿論,真的可能變成舉目無親,連個女都不會幫他。

所以我其實很替娥女擔心,她看起來似乎身體很好,捱幾年,她一定會變成一個老婆婆,滿頭白髮、滿面縐紋、滿心苦楚、滿身病痛、滿面口水、滿背鞭痕,真係慘!如果安安份份,返屋企陪林生,拿着個手袋過日辰,幾自在。她上台後要應付議員、要應付傳媒、要應付網民、要應付遊行、要應付一大班逢中必反的民主人士、人權份子、自由鬥士,一不好還要應付一大堆英藉律師、英藉法官(大吉利是!只可能因為她訪問加拿大時,坐過亭老一次車),真是何苦來由。

不過特首這個位置一定要有人來做,亭老的乖孫似乎已經滿十八歲,叫他來做吧,說錯話可以說是童言無忌,做錯事可以說是年少無知,一邊做特首,一邊去中大或港大上課,同學生組織溝通。還可以請八十後、九十後、零零後的年青民主人權自由人士去蒲吧,應該可以自在好多。

最後一句,這封信可能得罪很多人,亭老如果回到香港,給警察以「不反中罪」逮捕(這是香港警察的正確發展方向,因為逮捕反中的人下場如何,已經曉得),給洋法官判罪,那完全不關我老頑童的事,亭老自負刑責,勿謂言之不先。祝好運!

老頑童周百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