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王亭之專欄 » 王亭之談食 » 「屠蘇酒」小記

「屠蘇酒」小記

舊俗,元旦日飲屠蘇酒。

陳元靚《歲時廣記》引《歲華紀麗》云:俗說屠蘇者,草庵之名也。昔有人居草庵之中,每歲除夕,遺里閭藥一帖,令囊浸井中,至元日,取水置於酒樽,合家飲之,不病瘟疫,今人得其方而不識名,但曰「屠蘇」而已。

是則「屠蘇」本是庵名,而「屠蘇酒」則並不是藥材浸酒,只是用浸過藥材的井水來兌酒耳。

趙彥衞《雲麓漫鈔》引《荊楚歲時記》曰:是日進椒柏酒,飲桃湯,服卻鬼元(丸),敷於時散。次序從小起。

趙氏以為「敷於」二字,音訛為「屠蘇」,似乎理由未足。

凡飲「屠蘇酒」,一家中年輩最小人先飲。順次以及長輩,是謂之「次序從小起」。

大抵漢晉之際,元旦日服藥多種,有酒、有湯、有丸、有散,猶之乎端午舊俗,飲雄黃酒、燒艾葉、食五辛,古人於年箭之際,不以飲食為重,但重攝生。

但時代稍晚,卻不耐服椒柏酒、桃湯、卻鬼丸、敷於散等物事,寧可留下肚皮來飲酒食肉,所以才將一應服食,簡化為「屠蘇酒」。

曩年雖廣州舊家,亦已廢飲「屠蘇酒」之俗,但於除夕夜焚燒扁柏葉。焚柏葉的爐,滿盛炭塊,爐有雙耳,圖案作狻猊形,蓋相傳狻猊為吞火的瑞獸也。闔家圍爐,將柑皮、橙皮、扁柏葉向狻猊爐中投擲,香生一室,室暖如春,所謂「香烟瑞靄猊鼎」,歡樂無過如是矣。

尤其於守歲之時,家人歡笑,至今尚如舊夢。

由飲屠蘇酒,一變而為焚扁柏葉,儼然尚有漢晉之際「椒柏酒」的遺風,唯時代愈晚,風俗愈趨於簡單,難怪今時今日,已不知椒柏屠蘇為何物矣。

王亭之談食
出版日期:一九八七年二月

 

back cat forward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