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江湖戲法 » 細佬祥說是火彩

細佬祥說是火彩

給茅哥這麼一變,王亭之當時自然呱呱叫。茅哥卻一手把棋盤攪亂,埋單離去,然後將王亭之引到竹林茶室,喝潮州工夫茶,慢慢細談他的法術。

二十年後,王亭之結識了袁步雲。這袁步雲實在是香港文化界的奇人,他因畫《細佬祥》漫畫成名,是故在文人圈內,人人便喊他做細佬祥。誰知他於漫畫之外,還懂演粵劇,學的是小武行當,穿紅褲出身,是以演《胡奎雙人頭賣武》聞名四鄉的顧天吾弟子。不只此也,他還懂玩魔術,有時文人集會,偶然露一手,立時技驚四座。

所以有一年,藕爺呂大呂曾經提議,組一個文化劇團租大會堂演粵劇,全部人員以寫稿佬為限,當時的腹稿,文武生即是細佬祥,正印花旦伍秀芳,網邊巾王亭之,騎龍武生呂大呂,請四家報館的老總來當「拉扯」,以此陣容,應該可以連滿三晚。何非凡對此計劃極力慫恿,拍心口借戲服,只是藕爺擅長坐言卻不擅起行,因此這計劃便始終得個講字,如若不然,香港人便有機會看到袁步雲跟王亭之對手演《王大儒》公堂審訊那一塲戲了。

且說,王亭之曾將茅哥的一些戲法告訴袁步雲,袁步雲卻嗤之以鼻,曰:「嗟,火彩,法乜鬼嘢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