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曲藝書畫 » 畫談 » 小記趙是旦兄

小記趙是旦兄

亡友趙是旦兄的公子錫強君,數度來「八方藝苑」,商議替他的尊人結集出版遺作,態度誠懇認真,令人感到當今之世,難得還有肯賠錢紀念上一代的年青人,實在難能可貴。

事實上,是旦兄亦是近代廣東畫壇的奇才。他善於仿古,可以仿趙大年的青緣山水,又可以仿元四家的淺絳,甚至還能仿青湘八大一路的筆墨;至於花鳥,則可以仿宋人院體,又可以仿惲南田,居然還可以仿徐青藤的草草意筆。

他的仿古,端的可以亂真,作品流傳到東瀛去的不少,由是可見其浸淫丹青,於古人已到契合的地步。

走仿古的路,是他的局限,但亦跟他學畫的歷程有關。因為他無所師承,年青時住在廣州,廣州有一個「橫墟」很出名,他每日必於天未明際即赴橫墟,收購古玩字畫,由於目光精審,便常能以賤價購得古人真跡,其後於新勝街自設「人倚樓」,跟當時廣州的書畫界周旋,日子既久,便自然而然由觀摩而臨摹,由臨摹而走上仿古的道路。

仿古而不專注於一家,則正可以表現出他的才氣。吳肇鍾先生替他寫過一篇畫序,謂其「能山水,能人物,能鳥獸,能魚蟲,能花鳥;可北宗,可南宗,可唐,可宋,可元,可明,可清;擅工細,擅意筆」,說得一點也沒有誇大,相信將來出版的畫冊,一定可以證明。

能達到這個地步,除了秉賦之外,他得力於一個「勤」字。因為他從不作無謂應酬,能邀他吹一頓晚飯,已經非常不易。真可謂兀兀窮年,潛心畫藝,將寫畫視為自己的第二生命。亦必需有這種投入的精神,他才可以博窺廣採。是旦兄廣東新會人,名傑華──由於他以別字行,目前知道他學名的人,想已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