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心經內義 » 般若波羅蜜多與彌勒瑜伽行 (三)

般若波羅蜜多與彌勒瑜伽行 (三)

(原文收《心經內義與究竟義》)

談錫永

第五「發問」。

觀自在菩薩之「觀照」(vyavalokayati),諸家多譯為「照見」,以此詞實含「見」(vyava)義。但譯為「照見」,則失「觀」義,當以譯「觀照」為佳,以「照」亦已含見義故。

強調之為「觀」,非止觀之觀,此實為廣義,即凡具對境而修者即是,若止觀,則須說觀為有分別,止則無分別(此見下來所說)。

於此「觀」之定義下,無垢友謂薄伽梵依「薄伽梵所行而住」,即住於法異門上入三摩地之境界,而諸菩薩則「依如來行而住」,此即謂其別別住於空觀,或無相觀,無願觀,以此三者為如來三解脫門故。有此差別,故薄伽梵所證為究竟,諸菩薩則未究竟。

觀自在所住之觀,為見「五蘊悉皆自性空」。無垢友言,說蘊已隱含說處與界,即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悉皆自性空。蘊、處、界即是法相,故知觀自在所住如來行已非唯自性空,實亦隠指無相,及由空、無相現證無生。指出此點,於說內義時至為關鍵,此當於下來說「十一答」時更說。

此處無垢友指出法相義,是不以唯識能含容法相學理。

 

 第六「十一答」。

此分涵蓋《心經》全部正文,均為觀自在為答舍利弗問而說。依無垢友,此可總為十一答。何以為十一答?阿底峽認為,此中十答為鈍根而說,一答為利根而說。所謂利根,通指密咒道上行人。

然阿底峽疏卻有疑點。彼云:「對鈍根之五道修學,即為授以五道一切性相之現觀,分五;當如是教授其五道時,見地亦分為五,是即為十。」如是即應五道各有二答。然其後又云:「資糧道與加行道各一答;見道三答;修道一答;無間道一答;佛道三答。」此即不同上說。若詳無垢友本論,當以後說為是。

但若以無上密之道次第義理視之,則前說亦未嘗不可,以前道次第之現證,即為後道次第之基,於基上作抉擇,更生決定見,故不可但說之為前道次第之現證,亦不可但說之為後道次第之見地。如是每答皆於前後有所關合,故未可截言說此為前為後。

阿底峽作參差二說,其意或即為學人留一思考地步。

然則何謂鈍根、利根?阿底峽亦分二說。一者,以堪能密咒道者為利根,餘為鈍根;二者,以堪能修學般若波羅蜜多者已為利根。如是判別,具有深意。

阿底峽實以大乘行人為利,小乘為鈍;大乘中人以密咒乘為利,餘乘為鈍,而二者差別,僅在於後者不知密與非密實據「覺」而言,而非為「秘密教授」。所謂據「覺」而言,即謂「覺」是即秘密,否則將以為覺性可藉修持而證得。如是,成佛便亦是新成。

以下當隨文討論此十一答。(….待續)

 

back cat forward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