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最新文章推介 » 作個遊戲,預測戊戌年運

作個遊戲,預測戊戌年運

            收到信報月刊的電郵,希望我能為戊戌年(2018年)的年運作一預測,這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便是所謂「大玄空」占算了。近三十年筆者已潛心於佛學研究,對玄空斗數之類已經封劍了,可以說已經金盆洗手,現在要我重拾寶劍出鞘,本來很不願意,不過我很了解編輯部的意思,目前網上古今預言並出,將戊戌年的世運說到非常危險,經濟大崩潰、局部大戰爭、火山大爆發、太平洋大海嘯,甚至說到由今年起中國共產黨會滅亡,台灣有一個高僧,預言台灣的行政院長賴清德會統治中國,林林種種的預言,可以嚇死人,所以編輯部才想聽聽我的意見。其實我看到了網上種種預言之後,也私自用大玄空占算了一下,現在編輯部既然約稿,那亦不防作點占算遊戲,我姑妄言之,讀者姑妄聽之可也(所以是「王亭之」、妄聽之)。

            說是占算遊戲,並非自謙,因為筆者對於自己的推算亦無十分把握,原因在於中國那個三峽水壩,建成之後,整個大陸的水文及風向都已大為改觀,用大玄空推算非有準確的水文風向不可,所以叫做「風水」,筆者的水文風向資料非常傳統,現在可能已非完全適用,所以在占算時只能加以推測,假定水文如何變化,季候風如何變化,這推測雖並非完全沒有根據,但卻不敢說是十分準確,所以只能把這一番推算當作遊戲。

一、推算中國

            大玄空占算必須由中國開始,因為大玄空法門完全以中國為中心,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有推算全世界、推算外國的法門,約二十年前筆者曾經用大玄空推算,說美國會漸漸走向末落,那是將大玄空算法外延,此非師門的傳授,而是筆者自己的創作。因此,現在亦先由中國算起,然後再作外延。

            先說中國。大玄運星是2,九宮玄運星是8,歲星是9,此三星同入中宮,加上元旦盤中宮的星是5,稍為懂點玄空的人都知道,2、5、8三星組合是吉祥的「三般卦」,更得9星相助,所以今年是中國吉祥的一年。

現在細說年運,筆者不再說明九星的生尅變化,因為讀者對這些學術的問題恐怕亦未有興趣。

首先說經濟,依現在的風向水文來推測星運的變化,可以占斷:若能堅守利益他人以求自利的原則,中國的經濟可以順利發展,而且得到意外的助力。所以照星象來看「一帶一路」,雖然有一些小動作不斷來阻撓,但亦應該可以順利推行,由是消除了經濟崩潰的風險。放在現實情況來看,應該即是,美國雖然出動三招殺手(加息、縮表、減稅)企圖吸引美元回國,可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卻成為他的防礙,所以會有資金流入中國,甚至有企業流入中國。

中國經濟本身的確有很多問題,如果照星象來看,有些嚴重的問題可能軟着陸,例如房產問題、企業債務問題之類,倘能軟着陸,便不會構成危機。但從星象中,中國一切所作所為必須得人尊重(星象是一白與九紫相合)。然後財星始能得到生發,所以中國不宜將經濟制裁用作政治手段。

再說中國的整體局面,可以說是得道多助,因此不必介意國際上一些政治小動作,很奇怪,星象是利於與婦女打交道,這令筆者想到英國與德國,目前中國跟這兩國關係並非圓滿,其實依星象來看,十分容易疏通,筆者甚至想到,可不可以跟台灣的蔡英文疏通,改變一下她的慢性台獨動作(關於台灣問題以下再說)。

從星象來看,今年是中國人事關係相當好的一年,但亦必須是寬容的一年。現在中國對台灣人便已十分寬容,所以吸引了許多年青人回國求職、求學,這做法非常妥當,如果將寬容成為國際外交原則,應當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更從災難來說,由星象看不到有巨大的災難發生,也看不到有戰爭的現象,那可能是災難與戰爭的危機得到及時化解,因此總的來說,中國今年吉祥。

二、推算美國

由大玄空推算美國,如果由中原星系來外延似乎不妥當,因為由東半球延至西半球未必合理,但如果將美國用中原星系來推算,那便是等於東半球一個星盤、西半球一個星盤,古人並沒有傳下應如何推算的方法。筆者用兩個方法來算,外延法算出來,美國吉利,但如果另用中原星系起盤,則美國大凶。筆者現在便依另起星盤的方法來說美國,倘如有錯,便是全盤大錯。

另起星系,依美國的風向與水口來說,所得的星是爭鬥的星系組合(3、6、7、9),即是說,今年是美國在各方面鬥爭的一年,貿易戰可能是最大的鬥爭,在這場鬥爭中,用虛擬經濟為武器,十分不利,凡是見到這種星系組合,最不利於投機,虛擬經濟便是投機的利器。在2008年的經濟崩潰中,美國的虛擬經濟本應破產,但是美國厲害,中央政府出錢,聯邦儲備局印美鈔,加上那時還有一場伊拉克戰爭,於是這場經濟危機便安然度過。然而這其實只是現象,並非本質,本質上其實尚未度過危機。依星象來看,假如美國不作任何動作,只求安穩,那麼還可以說是由無鬥爭而得平安。倘若美國在經濟上發動種種鬥爭,亦即是種種投機,那麼,美國經濟將會受到很大的傷害。

對美國最不利的星,在他的西方偏南,繞過地球來看,便是南海一帶,美國將在南海失利。具體如何失利,實則無法指出,可能是受到南海國家的抵制與反叛,亦可能是在南海與中國較量失敗。

所以簡單來說,美國的情形可能是,燃燒希望之火,這火反而燒到自身。

三、推算香港

在經濟方面,不利投機,只利有長遠目標的投資。所以如果香港能參與一帶一路,戊戌年應該是一個很好的起步。

碰到一組不甚好的星,那便是容易發生障礙,尤其是內在的障礙,所以很多政制改革,應該都不甚如意。星系的性質是,長遠而言,人際關系相當好,但需費時建立,短期內缺乏助力。因此在處事方面,行動愈迅速愈容易解決,即是要快刀斬亂麻,倘若遲疑不作決斷,事情反而變得複雜,可能引起短期的社會不安。

另一方面,有一組是非詞訟延綿不斷的星(編按:作者撰此文時還未發生鄭若驊事件),相信終審法庭會很忙碌,不斷有司法覆核。

四、推算台灣

星象甚劣,凶星聚會,有如聚集群魔,政府種種作為都可能失望中斷。在人際關係方便,星系給出一個意義:雖然有好朋友,但毫無助力。看到這組星系,筆者自然便想起美國與日本。蔡政府希望美國和日本可以幫助他抵抗中國,相信一定失望。此外,在人際關系上還有一種意義,可以譬喻為「頭頂受大山所壓」,這恐怕就是中國跟台灣的關係。

依星象看,中國不會主動打台灣,除非被逼到非打不可,但一定會重重施壓,在施壓的過程中,倘若蔡政府希望用刑法來阻嚇主統人士,便應該提防到會不會逼到大陸出手。因為星象又有一重意義:不宜擴大是非。總的來說,蔡政府若能因應壓力,謙卑謙卑再謙卑,那便能平安度過一年,而且在選舉中反而得利,倘如認為要用壓力來對付主統人士,才能有利於選舉,那便會自討苦吃。

中國利於與婦女交通,所以蔡英文若能主動向中國表示誠意(真正的誠意,不是如今去中國化的誠意),相信一切問題都容易解決。

災難方便,星象顯示會受到強烈襲擊,這未必一定是戰爭,可能是天然災害。

五、結語

整體來說,這是利於君子不利小人的一年,小人奪利,必然不祥,能施人予利者,則可吉昌。一切作為宜於消災解難,消除誤會,倘大國政府能依從這個原則,便是吉祥的一年。倘若堅持奪利,便可能引起世界的一些動盪,不過,依整體星象而說,即使有動盪,亦可以合作化解,同時,整體星象亦有化解戰爭的意味。筆者個人相信,不會有朝鮮核子戰爭。

2018年1月6日寫交信報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