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王亭之專欄 » 雜談 » 覆木然先生:

覆木然先生:

看到你給我的覆信,我才知道「資深傳媒人」是你,你其實都有資格叫做資深傳媒人,不必客氣,我們兩人的觀點雖然不同,但亦不成爭論,大陸有許多不堪的現像,但整個國力的確上揚。我是從體諒的角度出發,你則偏向於責備,其實基本觀點應無不同,相信你對中國的崛起亦必同意。我們既曾結緣就是朋友,尤其是你認識我的表兄商承祚,是即更為有緣,有時間可以來喝一杯咖啡。

此覆

談錫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