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該推廣如來藏修心法(六) 🔥

 

9、學術主權

西方滲透中國,厲害的招數是打擊中國的學術主權,例如諾貝爾獎是學術權威的代表,所以他們就利用諾貝爾得獎人來作滲透的工具。例如要用「虛擬經濟」來滲透中國,便擺出兩位說「虛擬經濟」的諾獎得主來影響中國。

筆者可以說一件故事,趙紫陽當政時,邀請過一位香港的經濟學家撰寫改造中國經濟的方案,這位經濟學家是主張虛擬經濟的學者,他的老師就是大名鼎鼎的虛擬經濟發明人,當然亦是諾獎得主。那時筆者住在夏威夷,香港那位經濟學者於方案撰寫完畢後,郵寄一份文件給筆者,要筆者提出一些補充意見,筆者看過這份文件後,大為反對,對他提出異議,他當然不接受,說要跟筆者通電話來討論,不過,趙紫陽下台了,這位學者十分失望,及至2008年美國經濟崩潰,他才不再堅持虛擬經濟,大概他已經同意筆者的說法,用虛擬經濟來主導,一定要講分寸,不能虛擬了一重,又再虛擬一重,如是沒有止境。

就整體學術來說,從古以來,中國的學術其實並不落後,所以烏克蘭的亞速戰士躱在地牢中都要讀《孫子兵法》,但這只是西方尊重中國學術的個別例子,他們其實是不斷建立西方學術標準來向中國滲透,中國便等於沒有學術。例如他們創出一套環保的理論,但卻不會說中國的《道德經》已經提倡「道法自然」,這便是最高的環保理論。他們亦寧願宣揚人權口號,卻不會說儒家之所說:若有一個有才能的人不能得到施展,便等於我把他推下溝渠,這種捨己立人的人權思想。

由於長期學術滲透,尤其是在哲學方面的滲透,弄到中國根本沒有自己的哲學思想可以依從,其實他們自己已經將哲學發展成為名言句義的堆砌,現在西方的哲學著作,都是自己創設一個名詞,將許多概念堆砌在這個名詞裏面,愈懂得堆砌的人,就愈容易變成大師。至於中國傳統哲學思想,由於沒有另立術語名言,亦並無堆砌,那就似乎不值得重視了。中國的學術主權亦從此喪失。

香港有些唯識宗學人,說自己的學說很有價值,其它宗派的學說不值一談,原因何在呢?只是因為唯有唯識學說,才能跟西方的「存在主義」與「認識論」配合。能跟西方哲學配合,自然就變成是佛家學說中唯一正確的學說。這就是中國學術主權喪失之後的學術現象了。

以此為例,就可以知道崇拜西方學術的現象如何可怕。所以中國傳統的人文哲學,已等如受到否定,歷史人文完全喪失,那還有甚麼中國,因為只有西方的歷史人文,無歷史人文何以立國!

若由如來藏的第一層修心來觀察,即能不受西方的哲學名言所困,由本然抉擇,便會知道儒家思想、道家思想,以及由中國發展出來的佛家思想,都比西方的哲學深刻,那就不會喪失主權,隨着西方的存在主義而存在,隨着西方的認識論來認識。筆者在《細說如來藏》一書中,有一篇〈哲學東西〉,由蘇格拉底(Socrates)直至邊沁(Jeremy Bentham)一共十六家哲學,將之與東方哲學比較,結論是這十六家哲學只各自得到東方哲學的一邊,讀者如果有興趣,可以參考拙作。拙作中作出比較,實在是對中國學術主權的喪失,發出一聲長歎。

10、審美主權

西方的思想滲透,令到中國許多基本主權喪失,結局就可以奪取審美主權了。筆者最近看到一個視頻,介紹現代的中國美人,個個都穿着西式奇裝異服,扭手折腰,做出許多動作,卻說是美人了,這便是審美主權喪失後的認知。中國審美本來並不如是,美人要有一種正派的氣質,穿衣化裝要跟這氣質融合,這才能說為是美。現在推之為美人的人,其實浮薄不堪。

還有,一些畫評家否定國畫,說國畫沒有焦點、沒有透視,所以照西洋畫的原則來看,可以說是畫不成畫。這些畫評家完全不知道,焦點在一幅中完全可以轉移,例如畢迦索的畫,便常常轉移焦點。他們卻又推崇這是「變形」了,那麼,為甚麼中國的山水畫卻不可以變形呢?國畫的轉移焦點可以稱為「散點透視」,唯有用散點透視,即是不永遠站在一個平面的固定位置上來透視全景,這才能表達出畫作者的心境。畢迦索的變形,其實亦是他心境的表達,我們從畫作中可以看出八大山人的心境,寂寞、感懷,如果他固定一個焦點來畫,就不可能有這樣的構圖,亦不能用他有特色的筆墨。

現已說完十大主權的喪失,可以總結一下了。如果國家推廣如來藏的兩層修心,重複來說,即是心不落於名言概念來思維,只住在本然來觀察(例如住在一帶一路的民本思想來觀察),就是第一層正確的修心。然後第二層是觀察現象,倘如只由眼耳鼻舌身意此六根六識來感覺,往往就會成為錯覺(例如認為美國支持烏克蘭,打的就是民主戰爭)。要不生錯覺便不能依六根六識的領受,要超越六識才能決定現象的真偽。

如來藏的修心等如打疫苖,推廣如來藏修心等如動態清零。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