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談

「活水」也得有源頭

自五四以,中國人學西畫的不少,成就者卻屈指可數。不但如此,許多西畫家到了相當年紀,便改行寫國畫了,目前尚健在的老畫人,如劉海粟、朱屺瞻,都是寫西畫出身。 為甚麼會有這種情況呢? 道理其實很簡單,國畫有...

閱讀全文

相畫猶如相人

金嘉倫兄來函,對本欄提出意見,說用過多文字來談筆墨,希望談點別的東西。關於「筆墨」這個問題,本來只是「開宗明義」的話題而已,只是因為問題觸著一些人的痛點,而且這痛點又有「香港歷史淵源」,所以一談下去便...

閱讀全文

寫畫寫文章,誠意好重要

目前討論藝術的人,有一種,可以用廣府話來形容,叫做「恃後生」。後生本來並不是壞事,任何人都有過後生的階段,這個階段,吸收力強,記憶力好,可以說是大有作為的歲月。但如果動輒用「後生」來驕人,好像除了自己...

閱讀全文

能開風氣便宗師

廣府人有一句俗語,叫做「眼軌轉」。這句廣府話香港人很少用,但其實很傳神。「眼軌轉」的意思,是指欣賞事物的態度忽然作大幅度變化,例如三四十年代,聽眾喜歡聽女伶,七八十年代,聽眾卻喜歡聽歌星,這便是「眼軌...

閱讀全文

梁楷及《八高僧故實圖卷》

前語 友人近從內地購得南宋梁楷畫的《八高僧故實圖卷》複印本。在此以前,這卷畫從未有人印行過,複印本在海外至今亦只有樣本,從未正式流通。商得主人同意,把這卷畫介紹給讀者,固然是為了先賭為快,然而除此以外...

閱讀全文

多謝「隔壁老人」

香港有一位自名「隔壁老人」的大收藏家,最近出版了一本《煙雲過眼錄》,精品也。蒙其念與王亭之有舊,所以託陳尚禮兄送一本來。它是畫集,可是卻體裁特別。 全書內容主要是兩篇長文,一篇說「嶺南派源流」;一篇介...

閱讀全文

返到六十年前

欣賞隔壁老人的《煙雲過眼錄》,王亭之忽覺自己返到六十年前的歲月。於四十年代,業師張純初先生已逝,後來再拜趙崇正先生為師,由是接觸到一些廣州畫人,這段歲月,真的是十分容易過的一甲子往事。 前輩畫人收弟子...

閱讀全文

生死淵源歐振雄

《煙雲過眼錄》中有一幅鄧芬的《憶寫越南山水》,是鄧芬畫作中的神品。畫中有,「歐振雄收藏印」,於是又鉤起王亭之的回憶。 歐振雄是王亭之生平好友之一。他由香港移民澳洲,乃八十年代初的事。王亭之遊悉尼時,失...

閱讀全文

藤花漫想

小園紫藤花發,必在王亭之生日前數日。今年花發多逾千串,望之如花海。 王亭之一生最愛藤花,少年時登鼎湖山,見九龍潭畔一樹古藤,由潭的此岸蜿蜒至彼岸,百千萬億藤花垂紫,儼然紫雲蓋天,乃在山徘徊數日賞花,此...

閱讀全文

王亭之一幅山水畫

安省中國美術會的「端午畫展」,展出王亭之一幅水墨山水,馬鵬看見,大為欣賞,他在一個茶局中說:「這真是嶺南派的畫,因為將寫花卉的撞水法用在山水畫上,所以是嶺南派畫法重要的創新。」 王亭之沒料到馬鵬這個「...

閱讀全文

司徒父子畫展:堂構相承

司徒奇畫伯逝世已十周年,今年為其「百年冥壽」,奇伯哲嗣乃鏘便舉行一次「父子畫展」以為紀念。由十月十三日開展,假唐人街的中華文化中心展出。 於九月時,王亭之來溫市一行,即專程為司徒乃鏘作一輯錄影,講述「...

閱讀全文

照人天半玉顏酡

司徒奇先生今歲百年冥壽。其先,他的公子乃鏘兄在溫哥華舉辦父子畫展以作紀念,王亭之為畫展題名「懷舊以創新」,展出相當成功,王亭之並為其錄影,講述「蒼城畫伯」的畫藝與逸事。 今又接到乃鍾兄來電,他準備在香...

閱讀全文

隔壁老人贈詩

隔壁老人許灼勳兄自香港寄一自書立釉來,乃七律一首,詩云── 雪地圖麟脈隔山,飛來靈鷲歷間關,談金論易研書畫,印佛修心納宇寰。花甲新僑融國異,古稀野鶴看雲閒。神交廿載隨緣法,遙祝亭翁不老顏。 這是一首預...

閱讀全文

筆筆中鋒有是非

從來不知道,周汝昌於研究《紅樓夢》和宋詩之外,對書法研究亦很用心力。一本上海出版的《書法》雜誌,便曾發表了他的一篇談論書法的文章。全文尚未刊完,發表的一節,主要內容是論說寫篆書並不足貴,而且企圖打破一...

閱讀全文

健毫和柔毫

周汝昌先生在《書法》雜誌論書,有很多平實中肯的點,但其中有若干論點,筆者認為應該尚有可以商榷的餘地。例如談到用筆,周先生力主用健毫。筆者懷疑,他是針對沈尹默一路的書風而發。在書法界中,沈尹默的影響力很...

閱讀全文

建立書法體系

《書譜》這期有一篇很有份量的文章──熊秉明先生的《中國書法理論體系》。文章尚未刊完,讀者本來不應置喙,但欣喜之情不能自已,便禁不住要在這裏說幾句話。 向來討論書法的文章,總嫌缺乏系統,因此讀者未展卷即...

閱讀全文

美學系統有待建立

《書譜》發表熊秉明先生的《中國書法理論體系》一文,固然值得欣喜,證明書法家已自覺到「體系」的需要,事實上,只限於書法,依然局面太小。 倘如氣魄更大一點,還應該建立中國的「美學體系」。 有一次,筆者跟司...

閱讀全文

康熙御書及其他

星期天,筆者跟幾位朋友一齊欣賞了幾件高水準的藝術品──康熙臨董其昌詩屏,王石谷的雪景山水,王圓照的水墨山水。 筆者眼界淺,在此以前未見過康熙的書跡,故在未見作品以前,心中原以為這或又是欺世盜名之作,誰...

閱讀全文

王漢翹的一幅字

王漢翹兄有點公事,來我辦事的地方小坐。他這個「生意人」很怪,鎮日無事在自己的公司時,便磨墨揮毫,寫字消遺,因而每每有幾卷「日課」隨身。 我們的公事談過,筆者便索閱他的日課。──先看一張條幅,只不過是他...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