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王亭之專欄 » 談「廣府話」 (page 5)

談「廣府話」

《作家月刊》出專輯講病毒

香港的《作家月刊》,將會在六月份出版一個專輯,討論何博士的「正音」。他們約王亭之寫一篇稿,說明這病毒「正音」的來龍去脈,王亭之當然應承,因為一向對何氏病毒音痛心疾首,難得引起共鳴,焉得不支持也。 據說...

Read More »

「粵語鄉愁」

《亞洲週刊》刊出林沛理教授的一篇文章,題為《香港人的粵語鄉愁》,談及何文匯的「正音」,以及近期對他的批判。 林沛理認為「這是一場文化戰和社會價值觀之戰」。何文匯對語言有「歷史癖和潔癖」,他「恨不得回到...

Read More »

「實際粵音」與字典

有些人因為何氏病毒音受到非議,於是查字典,殊不知近年出版的字典,其實很有問題。《語文雜誌》發表香港大學單周堯教授一篇文章,即曾提到,有些字典的注音,跟「香港通行的實際粵音有距離」。 他說:「語音是不斷...

Read More »

偷換論題

如今維護何氏病毒音的人,已幾乎沒有,有之,則唯轉換論題,例如將「懶音」問題當成主角,又或者查普通話音的字典,用來作「正音」的證據,更無稽的是,一味討論「廣州音」、「廣府音」、「粵音」的命名,那些資料,...

Read More »

說「約定俗成」

有些人,總以為語音應該有一個「合法標準」,如果你對他說,生活語言即是標準,約定俗成即是標準,他們必不服氣,尤其是對「約定俗成」更加認為荒謬。 香港人一入學校立即受到規範,以規範為標準,所以根本不理解甚...

Read More »

朱培慶與何文匯

朱培慶事件如今已事過境遷,不必談論,但卻可以一談泛民主派對此事件的反應。 他們的反應是不作任何反應,認為是「私人事件」,對朱培慶來說,真可謂老友鬼鬼。多年以來,香港電台跟泛民主派同一呼吸,尤其是對董建...

Read More »

何文匯開腔了

對於王亭之質問「何氏病毒音」,何文匯終於有回應,因為王亭之「不免荼毒」讀者,他才回應云云。 可是,他卻根本不理王亭之的追問:語音是否一千年不得改變? 他只糾纏在反切問題之上,捩橫折曲,希望令人得一印象...

Read More »

飣:「正飣」與「餖飣」

由於時代改變,廣府話許多詞彙都漸喪失。王亭之吃「蔥油雞」,語人曰:「蔥好味過正飣」,聽者即問:「正飣是甚麼?」足見「正飣」此詞已失。 「飣」本音「釘」,廣府話將之轉讀為陰去聲,即如「落定」之「定」音。...

Read More »

明代的廣府語音

明末屈大均的《廣東新語》,有一則「土言」,記錄了當時的廣東話語音,很有趣。 茲摘錄其中一些說法,則大約能知約定俗成的語音變化。 一切語音皆由約定俗成而為標準,所以語音變化乃從古以來就自然存在的現象,無...

Read More »

「約定俗成」的稱謂

《廣東新語》還記錄了明代時廣府語音的人際稱謂── 「謂子曰崽」。「崽」即是「仔」,只有何文匯堅持不准約定俗成,要讀之為「宰」,那麼小孩子就變成「細佬宰」,公仔亦變成「公宰」。其實我們如今用普通話唸「宰...

Read More »

幾個「仔」的稱謂

《廣東新語》亦採用了「仔」字。它說:「良家子曰亞官仔」。那是指有點身價的人,其子即是「官仔」。最著名的是:「大良阿斗官」,如今「大官」、「二官」的排行稱謂已不流行,在加拿大,一律叫英文名。 「奴僕曰種...

Read More »

稱謂的變與不變

《廣東新語》記錄的一些稱謂,亦可以顯出時代變化的痕跡,以及變與不變的原則。 「搖櫓者曰事頭。」原來明代只將搖船掌櫓的人叫做事頭。不似如今,通指老闆。「立桅竿者曰班首。」在船上立桅竿的人,是觀察風向、礁...

Read More »

詞義變化,約定俗成

《廣東新語》紀錄,一些明代的廣府話詞彙,如云── 「廣州謂美曰靚:顛者曰廢。」靚字的意思如今原裝不變,但「廢」則非指顛,而是指無用,例如「廢柴」。 「鯁直曰硬頸、迂腐曰古氣、壯健曰筋節、輕捷曰轆力。」...

Read More »

再談一些明代廣府詞彙

談明末屈大均《廣東新語》的廣府話方言,今日結束,否則可能悶到人。 「挈曰扱起。」這「扱起」即是「執起」。 「謂不曰吾」。如今俗寫為「唔」。 「來曰釐。」這「釐」音已轉讀為「嚟 」。這是韻母的變讀,而且...

Read More »

「說不準」與「講唔埋」

「說不準」,廣府話是「講唔埋」,兩者比較,以廣府話為佳。蓋「埋」也者,有「結局」的意思。例如「做埋的手尾」,即是收工前的清理工作。是故「講唔埋」,即有章回小說的套語:「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的意...

Read More »

「大碌藕」與「揮」

揮,無人不識其讀音,可是空有一個古音,恐怕只有廣府話保存下來。《康熙字典》引《音學五書》云:揮,古本音「熏」。這就是廣府人說「揮手」為「fung手」的來源了。這古音,極可能是秦漢時期傳入。 到如今,這...

Read More »

考試局支持王亭之

今年香港考試局的大學入學試,於「中文聆聽試」部分,內容以師生對話為背景,正式批評何大博士教授的病毒音。 例如,對話中說,「那些人盲目跟隨《廣韻》」、「跟隨一千多年前的古音」,這正是王亭之挑戰何文匯的辯...

Read More »

香港考試局肯定「約定俗成」

香港考試局的「聆聽試」錄音,提出一個字來討論,蘇東坡的「坡」字。此字如果依照《廣韻》,應該轉讀粵音為「頗」,但粵音一定讀之為「波」,決沒有人會讀成「蘇東頗」,也沒有人會說「山頗」、「斜頗」。 所以,這...

Read More »

「可炆煨」轉移論題

對於王亭之的質疑,「可炆煨」(古音)作瀟灑狀不回答,其實他十分介意,尤其是對《廣府話救亡》一書,已經三版,更加十分緊張,於是布置人手,去挑剔這本書,企圖否定它的價值。 於是,有一個小蛋頭寫了一篇「審查...

Read More »

《廣府話救亡》初入「龍虎榜

香港的「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將《廣府話救亡》選入「60本候選好書」之內。這個「龍虎榜」,由教協及公共圖書館合辦,至今已第十九屆,公信力十分高。 龍虎榜中端的好書林立,將來再選出10本,王亭之的《廣府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