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佛 » 談師談佛 » 學佛切勿「自毁傷」

學佛切勿「自毁傷」

談到學佛必須知佛密意,還可以引《維摩詰經》來再談一談。

《維摩詰經》有一段經文,是釋迦對彌勒菩薩開示:菩薩有兩種相,一種是只重視言說,「好於雜句文飾之事」,這是新學咅薩;一種是「不畏深義,如實能入」,且能如說修行,這是久修道行的菩薩。

這裏說的後一種菩薩,便是知佛密意的菩薩,與前一種,只重視雜句文飾不同,因為他們不知有密意。

經文接着說:新學菩薩不能決定於深法,有兩種情形──第一種情形是,對所未聞深經,驚怖生疑,不能隨順,對經不生信,而且毁謗,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說法,這說法從何而來?第二種情形是,對護持深經、解說深經的上師,不肯親近,還數說他的過惡。這兩種情形的新學,都是「自毁傷」。

不過久修道行的菩薩亦有兩種自毁傷,一種是輕慢新學而不教誨;一種是雖然能解深法,可是卻依深法取相分別。這兩種情形都對深法損害。

經中所說的深法,便即是諸佛密意,最容易犯的毛病是,未聞深法而誹謗深法,近代最顯著的誹謗,便是依「緣生性空」來否定如來藏,或將「藏」的梵文理解為「場所」,由是說如來藏非佛家思想。前者是曲解緣生性空,然後曲解如來藏,再用曲解來否定曲解;後者是執着詞意來定義道名言。其實只要客觀地看一看,說如來藏經典的數量,便應知道這絶不可能是釋迦的方便說法,再看一看釋迦稱之為「獅子吼」的了義經必說如來藏,便應該檢討自己的看法是否合理,釋迦有可能用大量了義經來開引外道嗎?釋迦有可能用大量了義經來宣揚非佛法嗎?看一看《維摩詰經》,這些人應該慚愧,

筆者二十年來着力弘揚如來藏的密意,以及如來藏的觀修,雖然知道一定會開罪一些人,但卻不敢自毁傷,所以才肯說人之所未說。洩露秘奧雖有業報,然而這些業報無非只是惡現象而已,何足掛齒,只希望讀者能體諒筆者的苦心。

 

back cat forward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