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談佛 » 談師談佛 » 談談信仰佛教的態度

談談信仰佛教的態度

我在佛教界中朋友很少,一直以來只認識一些學者,沒有甚麼宗教界的朋友,原因就是我對信仰佛教的態度很執着。到底為甚麼要信仰佛,要聽從他的教導?不把這問題回答清楚,那便只是盲目的信仰。宗教家通常不管這些,有人來信佛,他們要來就來,何必理他們的態度呢。這其實是不負責任。

我現在也做一些弟子的上師,早些年還好,因為那時只教授一般的佛學,次第不高的觀修,所以可以隨緣,但在那時,我已經向弟子鄭重聲明,在我這裏,不要希望得到加持與感應,不要希望得到福報,更不要希望在我這裏學到一大堆事相。我聽過一個密宗弟子對我炫耀,他跟上師學過三四年,現在已經學懂七十多個手印,懂唸五六十條咒語,我當時只笑了笑,對他說,你懂的東西比我還多。他問,你懂多少個手印,多少條咒語?我回答,一個手印,一條咒語。答完之後,我轉身便走。回頭望一望,只見他滿面懷疑的面色,我希望他懂得我的意思。

這裏說的,便是學佛態度的問題了。

也不是每個學佛的人,都想從學佛得到世間利益、得到佛門的一些事相,比喻手印與咒語。在夏威夷時,有幾位教授跟我交往,其中有一位還很誠懇地請我寫四個字:「莊嚴淨土」。他說:我學佛,不敢想成佛,只想到西方極樂淨土。不像你們學密的人,想即身成佛。聽起來這位教授學佛的態度很謙虛,密乘行人相反,似乎有點自大。我當時也不說甚麼,只裁紙寫字,寫為「莊嚴法界」。我對他說:你不應該只是淨土的莊嚴,還應該是法界的莊嚴,法界即淨土,阿彌陀佛的淨土並非孤立存在。那位教授拿着紙幅,想一想,終於點頭,說道:可是我還不敢希望進入法界,我只希望能往生淨土。我回答道:你說莊嚴夏威夷,我說莊嚴大平洋,那亦似乎並無分別。

這裏說的,也是學佛態度的問題。

還有一個故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認識基督教徒甚多,還有幾位大牧師,他們堪稱為學者,其中就有一位跟浸會書院關係甚深的學者牧師,他還問過我想不想到浸會去教書,他可以安排我開一個佛學課程。我問他:為甚麼基督教的書院要開佛學課程?他說:希望學生對各種宗教都有基本的了解,尤其是佛教,很多基督教徒光從表面來看佛教,因此很多誹議,但如果能從佛學來窺測佛教,便會對佛家思想尊重。我當時聽他這樣說,真的想答應開課,不過當時事務實在繁重,計算一下無法抽出時間,那便敬辭他的邀請。

你看,這才是學佛的基本態度。這態度出於一位牧師學者,而不是出於一位佛教徒,所以便令我想起一句俗語:走得愈遠愈看得清楚,走得愈近愈看得糢糊。

所以學佛基本態度,是要尊重佛的教導,而不是求佛可憐,求佛疪佑,更不是只崇拜事相。怎樣才是尊重佛的教導呢?佛已經說過,弟子要「隨順行」,即是隨順佛所說法而行,隨順佛的教導而行。這便已經概括了一切,依法隨順,沒有比此更為正確。

隨順法行,包括依佛所說來觀修,還包括依佛所說來生活,這當然包括依佛所說來思維,能夠這樣來過日子,實在須要很大的福報,因為沒有福報便會受到干擾,例如生病、沒有時間、費時工作,都可能成為防礙你觀修與思維的因素,不過說起來也很奇怪,凡是能以正確態度來學佛的人,對他的干擾會自然消失,不須要你去祈求,環境會自然改變。我有幾位弟子對此便有強烈的感受,他們起初以為沒法跟隨我學佛,我鼓勵他們盡量觀修,果然不久之後,他們就環境改變,一切順利了。由這些事例,更加令我覺得,端正學佛態度,是入佛之門的首要問題。

 

back cat forward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