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最新文章推介 » 回答「資深傳媒人」

回答「資深傳媒人」

    王亭之寫了一篇〈勸告周永康〉,給讀者黃君放在微信,因此引來加大拿一位「資深傳媒人」的批評:「一派胡言」。黃君問他怎樣「胡」?他的回答如下:

中國現在的政治氣氛、壓制人民言論自由、特朗普訪華禁止記者提問、威脅誰提問剝奪進入中國權、禁止美國總統到大學演講、禁止記者招待會、壓制言論自由、血汗工廠、貪腐成風、終身制、揪黨內陰謀家、野心家,這樣背景下的歌功頌德,不是一派胡言是什麼?

    黃君將此事電傳給王亭之,要求王亭之回答。其實這些事不答也罷,因為明理的人自然知道是非,王亭之的文中何嘗有一點「歌功頌德」,但在傳媒人看來已經是「歌功頌德」了,所以他會覺得是「一派胡言」。

    現在再就王亭之的原文來說。文章十分善意,只是覺得周永康在牢中學佛,只學得「寬容」,其實不夠,所以便提出一些意見,讓他參考。他的毛病在於誤信西方的民主、自由、民權,那是受概念所迷,凡是相信他們那一套的國家,沒有一個得到好處,美國打着這些旗號來發動戰爭,殺別國的領導人,掠奪別人的財富,弄到一些國家內戰連連,諸如此類的事實,難道還不值得我們警愓?在文章中對中國毫無歌頌之意,只是讚成中國人走中國的路。文化背景不同,民粹不同,歷史傳統不同,若依着西方的概念來理國,那麼烏克蘭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剛解體後的蘇聯亦是一個例子,顏色革命後的許多中東國家更是數之不盡的例子,這樣說,並不等於對中國歌功頌德。

    再說,即使歌頌目前習近平治國的成就,也絶對不是胡言,因為中國的確進入一個崛起的年代,由清代同治年至今,中國從來沒有這樣能得到外國的尊重,甚至強國的尊重,這是事實,為甚麼不能歌頌?王亭之很希望這位處身加拿大的「資深傳媒人」,換一個角度來思維,倘如死抱着一些概念來論事,自然就會覺得不只王亭之「胡言」,相信有十幾億人都會是「胡言」、「胡為」、「胡思」。

    應黃君言詞懇切的要求,簡略回覆如上,不想再作爭論,因為王亭之自己已經站在美國的角度來思維,愈思維愈覺得做錯,這樣就夠了,爭論無益。